可是陈封没有想到的是,一次两次三次……直到十二次,大小姐依旧没有停下来歇一会儿的意思。

  “我靠,这家伙哪里来的力气!”陈封心里骂道。

  但是转念一想,武者四重天,不禁是实力超群,在这一方面,也是一定一的厉害,也就不以为意。

  陈封的记忆力,大小姐一共变幻了十三次的姿势,每一次都能让陈封气冲云霄,然后跌落在地上。

  等到十三次之后,很显然的大小姐的力气也是用的差不多,趴在了陈封的身上,但是丝毫不给陈封喘息的机会,继续着第十四次……

  陈封欲哭无泪,感受着生命精华不断的从身体流逝,却丝毫不能做些什么,武者四重天的强大气场,此时已经从大小姐的身体之上完全的释放出来,牢牢的将陈封控制起来。

  陈封连动一动手指头的可能性都没有。

  既然不能反抗,那就慢慢享受吧,这是陈封昏迷之前告诉自己的最后一句话。

  然后,他就昏了过去,至于后面索要无度的大小姐又要了多少次,那就不得而知。

  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天色大亮之时。

  陈封醒来之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下体剧痛无比,就好像已经断了一样。

  被这个感觉刺激之下,陈封一下子脑子就完全的清醒了过来。

  也是瞬间便是想到了昨天发生的事情。

  被人强势推到这一点可以理解。

  不能理解的是,竟然被人屡试不爽之后,昏迷了过去!!!

  陈封脑袋偏偏空白,想不到堂堂大武帝,叱咤风云的存在,有朝一日,竟然会被一个女人搞的死去活来。

  天啊地啊,我……

  “咦,情况有些不对,这里怎么这么眼熟。”陈封正感慨,突然发现,这里好生熟悉。

  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宿舍。

  正当陈封惊讶莫名,自己为什么会在宿舍中的时候,赵鹏伸出一张胖嘟嘟的脸。

  “哟,老大,你可算醒了。”赵鹏急忙凑过来,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

  “咦,你怎么哭丧着个脸,家里有啥事儿啦?”陈封关心的问道。

  自不必说,一定是赵鹏把自己背回来的。

  也幸亏昨天带赵鹏去了,不然的话,自己说不定直到现在还在那个索求无度的大魔头石榴裙下喘息呢。

  “恩人那!”陈封看向赵鹏的眼神,多了几分感动。

  赵鹏可没有心思去搞明白陈封眼神中的含义,而是依旧忧心忡忡的说道:“老大啊,我该怎么说呢。”

  陈封一看,心知一定是有十分重大的事情,不然的话,赵鹏不会如此这般。

  “你直接说就好,有什么事儿,老大帮你兜着。”陈封拍拍胸脯道,但是这一拍之下,发现上衣已经被撕碎,低头一看,浑身上下都是女人的唇彩的颜色,没有唇彩的地方,便会有深深的吻痕,陈封一脸的尴尬之色。

  赵鹏满脸忧色的叹息一声,幽幽的说道:“老大你的胆子,比天还大,你说你搞岳珊珊,我不反对,你搞林仙儿我也没有意见,你怎么把城主的女儿搞了,这可怎么办,不过情况并不十分糟糕,我已经打探过,城主大人已经外出,还没有回来,但是所剩时日无多,回来之后想必他就会来取你项上人头了。”

  赵鹏有一种十分可怜的眼神,看着陈封的脖子,一看之下,心中更是惋惜不已,好好的一个脖子,吻痕密布,看来老大昨天经历的确实不少呀,而且一定战绩辉煌。

  书上可是有着记载,吻痕这个东西,是女子交合之时,兴奋度达到巅峰时,留在男子身上的标志。

  一次巅峰,留一个标志,单单看老大这大好脖子,就有十七八处吻痕,再看身上的,啧啧~~老大就是老大,赵鹏心中暗暗称赞啧啧称奇。

  听了赵鹏的话,陈封先是不以为意,但听到赵鹏说,城主要拿自己的项上人头,当下便从床上跳了下来,跳脚骂道:“怕个毛,就算他不来,我还要找他讨回公道,我堂堂大武……不是,我堂堂大帅哥,被他女儿强推,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若是不能给我一个说法,我定要跟他闹一个天翻地覆!”

  陈封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赵鹏听了陈封的话,当场就愣住了。

  赵鹏莫名的想到了一句俗语,得了便宜还卖乖。

  w9最新章#@节}上E酷匠%7网TQ

  这句话也就是为陈封这种人专门发明的吧。

  赵鹏想了想,觉得老大说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这种出个门被强暴的事情,放在谁的头上不郁闷。

  赵鹏竟然也跟着附和点头,称要找城主找一个公道,真不知这两个人,是不是脑子有病了。

  “痛死我了,若是给我弄坏了,我要那小妮子好看,哼!”陈封气冲冲的喊道。

  赵鹏一听有料,忙不迭的嘿嘿坏笑着凑过头去,“爽不爽,这个大小姐,可是云水城数一数二的大美女,多少人垂涎三尺,据说她在一个十分有名气的学院上学,具体什么名字我倒是没有记住,总之是牛到我连想都不敢想的学院,在那个学院里,个个学生都是实力背景突出之辈,即便如此,那里也是以她姿色响当当的成为校花,追她的大能,没有八百也有一千。”

  赵鹏眼珠子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被一个公众人物那啥,即便情非得已,即便有些难以启齿,但也是一件值得回忆的事情,值得开心的事情。

  自己为什么就没有这么好命,赵鹏有些嫉妒老大的好运气起来。

  “爽?爽个屁,你去试试一晚上一百次,这是人干的事吗,等她老爹来了,我就跟他拼了,什么狗屁城主,这家伙养的什么女儿!”陈封光着屁股在屋子里来回晃荡,一番激昂的言论,仿佛他动动手指头就能将人家城主弹飞一般。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清脆的敲门声。

  “陈封,你在吗?”说话的竟是岳珊珊。

  陈封一听,身体打了一个机灵,一脚踢在赵鹏的屁股上道:“找个理由把她送走。”说完,一溜烟的跑回被窝去了。

  现在的这个样子,若是给岳珊珊看到,她会怎么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