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重力修炼室走出来,陈封直接回到了宿舍。

  j酷匠网'N首!4发,

  此时的他,浑身的衣服都是脏兮兮的,为了不给学校抹黑,他决定还是回去换一套干净的衣服。

  陈封回到了住处之后,便是一头冲进了木桶之中,美美的洗了一个澡,直到回身干净舒爽之后,才从木桶之中走出来。

  找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换上,整理一番之后,听到有人在外面敲门。

  陈封寻声问道:“是谁?”

  “我啊老大,我是赵鹏。”外面的人兴奋的说道。

  “进来。”陈封招呼道。

  赵鹏闻言,连忙是推门而入。

  小胖子赵鹏,一脸的憨态可掬,一副忠厚的笑容,让陈封看起来十分的别扭。

  “你干嘛笑的这么猥琐。”陈封瞥了一眼赵鹏问道。

  赵鹏脸色一僵,尴尬的笑了笑道:“我是被太多的消息充斥大脑,不知道先说什么好。”

  陈封听了,淡淡一笑,转身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说道:“那就一件一件的说。”

  说完,将手中的水壶推向赵鹏。

  “谢谢老大赐水。”赵鹏连忙是激动的接过茶壶。

  陈封无奈的撇嘴道:“你想多了,我是告诉你茶壶没水了。”

  赵鹏身子一僵,连忙应声道:“我这就去烧一壶水。”

  说着,赵鹏又一溜烟的离开了。

  一刻钟后,赵鹏拎着茶壶急匆匆的走回来,先给陈封倒上一杯,然后给自己也是倒上了一杯。

  四处看了一下,发现没有多余的座位。

  干脆小胖子赵鹏便是席地而坐。

  “好了,你可以说了。”陈封催促道。

  赵鹏得到了开口令,滔滔不绝的便是说了起来:“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让我有些头大,但是幸运的是,这些事情都是关于老大你的,所以我还是能够梳理的过来。”

  陈封抿了一口白开水,饶有兴致着享受着赵鹏在这儿拍马屁。

  “你们考试之时,魔兽暴动的事情已经传开,而老大您越众而出力挽狂澜,着实是再次出了一把大大的风头,特别是关于你和岳珊珊的绯闻,现在更是沸沸扬扬,现在都有学生传言你们已经开始布置婚房了呢。”

  噗!

  意外,十分的意外,所谓的人言可畏也不过如此吧。

  陈封擦了擦嘴角的水渍,心里知道,不能让赵鹏说下去了,按照这个节奏说下去,恐怕岳珊珊都要为自己生孩子了。

  “好了,我的事情就到此为止,说说你。”陈封故作镇定的说道。

  赵鹏闻言,稍稍有些失落,但是很快的便投入到兴奋的感情之中,得意洋洋的说道:“你走之后,我可是夜以继日的好好修炼,现在的炼丹技术,可是突飞猛进。”说到这里,赵鹏的语气微微停顿了一下,目光之中露出一丝狡黠,怪异的嘎嘎笑了两声,平静下后问道:“你和岳珊珊进行到哪一步了呀?”

  赵鹏这个憨厚可爱的小胖子,顿时变成了一个好奇宝宝一样的家伙。

  陈封不解的问道:“什么哪一步?”

  “就是,接吻、拥抱、上床,哪一步了?”赵鹏目光紧紧的盯着陈封,生怕错过了陈封说的每一个字。

  陈封顿时无语,挠了挠头,欲言又止。

  赵鹏看到陈封这个样子,就知道自己的想法破灭了。

  现在的陈封,无疑就是学院里面的头号公众人物,大明星一样的存在,关于陈封和岳珊珊的关系究竟进行到哪一步,学院上上下下都是猜测。

  而所谓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就是指的赵鹏这么一号人了。

  关于陈封和岳珊珊的关系究竟如何,唯一有可能最先知道的,就只有赵鹏。

  而赵鹏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直到今日,赵鹏愕然的发现,事情好像不只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陈封对于此事,简直是只字不提,赵鹏不甘心,想要找一个委婉一点的借口,再次询问陈封一下。

  毕竟好奇心这个东西,一旦上来了,若是不能够得到满足,是很难消退下去的,赵鹏就是这样的感觉,此时此刻。

  “那个……”

  “别那个了。”陈封挥手制止赵鹏的话,冷声问道:“我问你,上次我走的时候,交给你一个黑市的摊子,你可曾去看过了。”

  赵鹏听到陈封的话,顿时安静了不少。

  经这么一下,好奇心也是去了一大半,恭恭敬敬的说道:“去看过了,着实是一个好地方,若是没有一点手腕,单凭钱也是很难租到那样的摊位,着实是个好地方。”

  “恩。”陈封点头,看来陶老虽然炼丹水平渣渣的不行,但是在这个云水城,还是有一定的能力,这么好的摊位,想要得到也是要花不少心思,而陶谭那老头,现在拱手相送,看得出此人也是蛮大方的。

  不过上一次去的时候,陶谭说要去云游四海来着,也不知出发了没有。

  “老大,你能不能教教我。”赵鹏一脸的求知若渴的模样。

  陈封为之一愣,不解的问道:“教你?炼丹?我刚回来,还不知你的水平如何。”

  “不是这个,我说的是那个,泡妞的技巧,你想想看啊,岳珊珊这么高颜值你都能追到,可以看出,老大你在泡妞一道的水平也是无人能出其右,小弟不瞒你说,到现在还是个处,现在跪求老大指点一二,我会继承您的衣钵,将此道发扬光大,遍地开花!”赵鹏说着说着,无比的义愤填膺。

  而陈封听的确实无比的郁闷,真想抄起椅子拍赵鹏一下子,但是想想,自己就这么一把椅子,要是打坏了可就没的坐了,于是只能忍住,一言不发,直勾勾的看着赵鹏,凌厉的眼神扫向赵鹏的时候,顿时将赵鹏的气焰一扫而尽。

  赵鹏只感觉浑身一冷,再不敢多言半句,低头不语。

  “我让你谈黑市的事情,你给我扯到哪儿去了,说,生意如何。”陈封怒道,衣服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