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为让林仙儿觉得有意思的事情是,毕竟来这里,并不是很无聊,最起码还能看到那个酷爱装逼的陈封。

  来到这之后,骂了封燕一顿之后,林仙儿心中的怒意消去大半。

  目光在人群之中扫视了一眼,这才发现陈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偷偷的溜了回来。

  看到陈封正在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林仙儿依旧是没有好脸色,板着一张脸,冷冷的瞪了陈封一眼。

  就这样,考试一事,在林仙儿的暴力手腕之下,再次开始。

  沈碧瑶此时感激的看了林仙儿一眼,若是没有林仙儿出口帮助,说不得会让沈碧瑶大费口舌一番,如今好了,人家林仙儿一句话,就将乱糟糟的局面摆平。

  清了清嗓子,沈碧瑶微笑道:“因为事发突然,考试被打断,经商量扔将继续,有些人逃跑炼器材料有丢失情况,所以时间定为两天,两天之后提交东西决定最终成绩。”

  考试由此便正是开始。

  而那些搭档遇害的,在考试的过程之中,可以自由组合新的搭档,这个条件相当人性化了,毕竟在上一次的考试之中,搭档遇害的话,就只能是独自完成任务,如果那样的话,一个人完成两个人才能做的事情,着实有些难上加难,而如今倒好,搭档没有了,重新再找就是,不必纠结。

  听到沈碧瑶老师的安排,众多学生也是心里没了意见,纷纷是整装待发,向原来分派的区域四散而去。

  陈封自顾自的拉起岳珊珊离开集结地点,丝毫不去顾忌其他学生的目光。

  而岳珊珊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牵手,而且还是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不得不说,岳珊珊的俏脸,顿时变得通红无比,好几次想要从陈封的手上挣脱出来,可是陈封的手力气好大,挣脱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

  偷偷的看了陈封一眼,陈封并没有表露出太多的情绪出来,有的只是平静,无比的平静,就好像闲庭散步一样。

  岳珊珊这才稍稍的放下一些心,若是陈封表现的欣喜若狂,那么就证明他对自己心存歹意,虽然这样想着,但岳珊珊的内心深处,却有一股莫名的失望。

  一个男人若是对一个女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那意味着什么呢。

  最-新~9章S节6M上`o酷aR匠网

  走了好久,直到走出所有人的视野,陈封才将岳珊珊的手松开。

  岳珊珊心里猛然一空,刚才的那个问题,直到此时此刻依旧缠绕在岳珊珊的脑海之中,如今陈封猛然的松开了自己的手,岳珊珊的内心之中,陡然升起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只不过这种感觉稍纵即逝。

  “别发呆了,一路上都是心不在焉的样子,你忘记你来这里是干什么的吗。”陈封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教训。

  岳珊珊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俏脸更是羞红无比。

  “你是来考试的,怎么可以如此不上心呢!”陈封气汹汹的说道,仿佛考试不通过会有严重后果的不是岳珊珊,而是他陈封一般。

  岳珊珊听到陈封这么说,方才恍然大悟,连忙是深吸一口气,表露出一本正经的样子出来。

  长长的睫毛下,一双美丽乌黑的大眼睛,像是会说话一般,透露出她的冰清玉洁,恰到好处的腰肢,丰满傲立的酥胸,以及绝美的容颜,无不在向世人展示上帝对她的宠爱。

  此时只见她黛眉微蹙,从储物戒指之中,拿出一张粗糙的地图出来。

  按照地图上的索引,以及考试所需要的材料分布,二人一边走,一边寻找着需要的材料。

  这一天,是陈封重生以来无比平淡的一天。

  一整天的时间,都在无精打采之中度过。

  唯一值得一提的事情是,碰到了一个同学。

  本来在这样的森林之中,到处都是天鹤学院的学生,碰到一个同学,本就没有什么好稀奇的是。

  但是这个同学,给了陈封一个很是深刻的印象。

  具体发生了什么,时间是在中午时分。

  因为天气热,陈封与岳珊珊二人在树下吃着采集来的野果,正在乘凉,这里的环境十分的不错,在悬崖边上,凉风徐徐的,很是爽歪歪。

  而这个时候,陈封觉得背后有异动,扭头迅速看去,顿时四目相对。

  在悬崖的边上,伸出一颗头来,这人蓬头垢面,不过可以从他露出的小半拉身子看出,此人也是天鹤学院的学生。

  “你在干嘛。”陈封饶有兴致的问道,难道这家伙在练习攀岩么。

  虽然说,有很多材料,都在险峻的地方,诸如悬崖峭壁什么的,但采集一下材料,不应该如此狼狈才是。

  那人看到陈封,支支吾吾,双眼冒光,如同看到了偶像一般,“哇,你是陈封吧,咱们是同学呀,我叫朱光兆,在班级很有名气的哦。”

  说着话,朱光兆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形象不怎么好,而且此时在陈封的身旁,可是有着班级的班花学校的校花岳珊珊在场,潜意识之下,伸出手去摸自己亮瞎世人双眼的惊艳发型,手刚触碰到头发,整个身体便是再次落下悬崖。

  陈封眼睛一瞪,脑袋有点发蒙,连忙走过去,这一看之下可是咋舌不已,这悬崖,少说也有几百米吧,这么高的高度下去,不说会不会摔死,能不能爬上啦还真是一个问题。

  看着深不见底的悬崖,陈封惋惜的摇了摇头,叹息道:“智商是硬伤。”

  岳珊珊在一旁撇着可爱的小嘴儿,声音柔柔的说道:“看来爱美也是一个致命的错误。”

  就这样,两个人在悬崖边上等到晚上,还没有朱光兆的影子,看了一下时间,陈封道:“看来今个他是爬不上来了,真不知道他是哪天摔下去的,爬上来肯定费了不少力气。”

  岳珊珊也是随声附和道:“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一来到这里,就从这儿掉下去了,好不容易爬上来,没曾想过于激动,然后……”

  岳珊珊没有说下去,只觉得人与人之间,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