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说呢,如果没有陈封的指点,沈碧瑶就不能够出色的完成上面分配下来的任务,而正因为她炼制出了这些老怪物都炼制不出来的高难度东西,她在学院的地位,才得以如此的一飞冲天,被院方所重用,所以沈碧瑶的今天,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完全是拜沈碧瑶所赐。

  “不行,我们不能够后退,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想尽一切办法的将这个变异蛊虫王,引出苍松林地,哄到对面的高山之上才可以。”沈碧瑶器宇轩昂,衣袂飘飘,一副不容抗拒的斩钉截铁摸样。

  花白胡子老头,此时已经满脸大汗,虚汗狂流不止,看得出他现在已经是体力透支十分的严重,若是不能够得到及时的休息补充元气,那么他将不会撑到下一刻回合。

  1最新Z{章‘节'上8酷I}匠√☆网XB

  听到沈碧瑶如此斩钉截铁的回答,花白胡子老头,无奈的叹息一声,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从中倒出五枚丹药,自己吞掉一枚,剩下的四枚依次分发给众人,丹药一服下,顿时,连远处的陈封,都能够感觉到,那股精纯庞大的元气,只是片刻功夫便已经在花白胡子老头几个人身体之中蔓延开来。

  “不错,还留有后手,这群老怪物。”陈封在一旁抱着肩膀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丹药服下,几个督查者脸上都恢复了血色,再次与变异蛊虫王颤抖一轮之后,再次飞到掩体处。

  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再度不满起来,因为这么硬撑下去,也不是一个好的办法。

  “不能这样下去了,这样下去的唯一结果,那就是全军覆没,与其拼个鱼死网破,不如我们尽快离开这里,至于那些村庄的人,听天由命吧。”

  “对,不能这样下去了,我们会撑不住的。”

  ……

  一时之间,抗议之声此起彼伏,即便是这次的负责人沈碧瑶,脸上也是挂不住了,此时的她,一张俏脸变得愠怒无比,高耸的胸脯剧烈起伏,分分钟都有可能暴怒的模样,不断的从众人身上扫视。

  而那些督查者,向来老成持重,但是今天事关自己的生命,万万不可儿戏,面对沈碧瑶的威胁,他们丝毫不以为意,一时之间,场面竟然有些剑拔弩张,眼看就要引起一场内讧。

  “你们!”沈碧瑶狠狠的说道。

  不过,再怎么说,她也只是一个实力不高的女子,她说的话,并没有什么威慑力。

  而花白胡子老头,是这里实力最强的,但此时此刻,他也是一副十分为难的模样,他也想走,但是迫于对院长的承诺,他不得不死死的听命与沈碧瑶。

  “我看,我们在坚持片刻,说不定这个变异蛊虫王会变得烦躁,自己离开了也说不定。”花白胡子老头无力的为沈碧瑶辩解道。

  “狠,别闹了,我们死了这么多人,都没有把它怎样,而且还杀了它这么多孩子,他会善罢甘休吗。”

  变异蛊虫王,只有母体才能变异成三级魔兽,而变异成为三级魔兽的母体,有着极为强横的生殖能力,一个月的时间,一个三级魔兽变异蛊虫王母体,可以诞生出几十个不等的蛊虫,而其中一些实力弱小的蛊虫,会被变异蛊虫王当做食物吃掉,只有那些生命力顽强,而且魔性很强的蛊虫,才有得以生存下去的权利,而这么做,虽然有些残忍,但是为了保持种族的强横,以及进化的趋向完美型,这个习惯,一直在蛊虫的世界之中延续着。

  而它们这种有违天道的方式,也是正道称之为魔的一个立足点。

  “要走你们走,我会与沈碧瑶老师留在这里!”花白胡子老头,此时也是盛怒无比,本来大战许久,他就已经很是心烦了,却不料遭遇到如此不服管教的队友。

  一时之间,剩下的那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都是重重的一点头,就要转身离去。

  而正在此时,一直默不作声的陈封,突然开口说话,语气铿锵有力,让那些人顿时都停下了脚步。

  “各位,先不要急着离开,做逃兵的滋味,会让你们很难受的,不如先留下来,听我说几句。”陈封不卑不亢的说道,虽然他只是武者一重天的实力,但他还真的没有将这几个武者高阶的强者放在眼中。

  一个人的强大与否,不在于他拥有多么恐怖的实力,而在于有多大的担当。

  现在的这几个人,遭遇到这一丁点的磨难,就要退缩,这何尝不是对强者的一个极大的讽刺呢。

  “哪儿来的臭小子,有话说,有屁快放,老子没有心情陪你在这个鬼地方。”其中一个毛发旺盛,满脸络腮胡,而且不修边幅的人,看了陈封一眼,不屑的说道。

  “我想你们之所以如此费力,不是因为你们的实力太弱,而是因为,你们的战术是错误的。”陈封丝毫不以为意,凡人的目光,是不会左右陈封的思想,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如此。

  “恩?你说我们的战术是错误的,哈哈,真他娘的好笑,不把它赶走,你还想把它煮了吃吗?”那个脾气火爆的家伙,愤怒的吼道。

  “你说对了一半,不过我不想吃它,也不想煮,我只想我们联手,将之杀掉!”陈封一字一顿,十分自信的说道。

  听到他的这句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为之一愣,用看到白痴一样的目光看向陈封。

  陈封无所谓的咧嘴一笑,“难道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哈哈,白痴,你杀一个给我试试,老子看着呢。”胡茬男傲然的说着,双眼一瞪陈封,似乎对陈封的话,十分的反感。

  也是如此,自己辛辛苦苦的战斗许久,却被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臭小子教训,换做是谁都不会有好脾气对待。

  “我只是有这么一个提议而已,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想要将它带到山中,可能性不是说没有,但是伤亡会十分的惨重。”陈封一针见血的说道,而那个胡茬男,也是冷哼一声,算作默认的陈封的回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