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上次炼制出来的十成药力的气爆王丹,市场价也不过万余枚金币左右的样子。

  所谓是有略胜于无吧,陈封能够白捡这么一个宝贝,内心之中还是蛮有收获感的。

  不过,得到这个宝贝,陈封并没有打算卖掉赚钱,钱这个东西,可以以后在赚,但是这个魂木,今个脱手了,下次在遇到,可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于是陈封思量片刻,打算用这个魂木,去诱引一头魔兽,看着魂木强裂的木属性气息,钓到一个强力的魔兽不在话下,而且很有可能是已经孕育出武魂的魔兽。

  普通魔兽,一级二级的,虽然实力强横,但是大多数都只是没有武魂觉醒的魔兽而已。

  在魔兽的世界之中,武魂觉醒被称作孕育武魂,这需要一个无比漫长的过程,并不是努力修炼就可以得来,这不但需要得天独厚的修炼优势,还要有一定的机缘才能够形成如此气候。

  将战利品收割完毕,陈封心满意足,转身欲走之时,目光突然撇到一旁。

  那边,是灵儿以及她父亲的尸体。

  看到这里,陈封如遭雷劈,刚才经历的一幕幕,再次过眼云烟一般历历在目,此时的陈封,心中某一个地方,突然如遭雷击一般,他竟然迈不出一步,心中充满了酸楚,充满了无尽的悔恨。

  静默良久,陈封这才抬起沉重的步子,走到二人面前。

  此时,灵儿无比安详的闭着眼睛,犹如睡着了一般,而灵儿的父亲,依旧是虎目圆睁,眸中充满了不甘之色,是愤怒,还是解脱,不一而论。

  轻轻的拂过灵儿父亲的眼睛,陈封口中喃喃的说道:“天灵镇无数英灵的仇怨,今日已经了结,你们安心的去吧,轮回的路上,不要心存怨恨。”

  转身,陈封抽出赤红战刀,在灵儿死去的地方,用战刀,在地上刨出一个深坑,由于此处是湿地的缘故,土地十分松软,并不多时,便是大功告成。

  将灵儿和他父亲的尸骨,按照辈分排位,依次下葬,并一一掩埋。

  为了不让二人遭受到无关紧要的打扰,陈封并没有立碑,就这样将二人的尸骨葬在了这里。

  “是结束,也是开始,结束一段不堪回首的人生,开始一段精彩纷呈的轮回,我相信,下辈子你们一家一定能够幸福安好。”陈封忠诚的祈祷。

  做完这些,陈封深深的吐出一口气,仿佛一时之间,失去了很多很多。

  步履沉重无比的离开这里,陈封一路向魔兽大战爆发的方向赶去。

  盏茶时间之后,陈封已经来到了十分接近大战爆发的地方。

  因为在这里,陈封能够嗅到,十分浓重的血腥味道。

  这血腥,混合着魔兽腥臭狂热的血液,也有人类的血液,混合在一起,颇为的刺鼻。

  “就在前面。”陈封加快脚步,急速奔向前方。

  此时的陈封,依然是恢复了八成的元力,所以赶起路来并不吃力,只是几个辗转腾挪之间,便是已经来到了目的地。

  在这里,森林被破坏的极为严重,而且一眼看去尸横遍野,有学院老师的,也有大量魔兽的尸体,总之这里已经是血流成河。

  而且从战斗的痕迹能够推断出来,这次魔兽暴乱,规模和实力都是十分的庞大,包围起学院的那些督查者更是绰绰有余。

  再往前走出不远,此时陈封一眼便是看到,有几个学院的督查者,正在围攻一个三级魔兽。

  三级魔兽,那可是能够媲美武师级别的存在。

  这几个只有武者之境的督查者,竟然能够在数百魔兽的围攻之下,坚持到现在,而且还有余力对付三级魔兽,可见学院的督查者也不是吃素的。

  不过,他们现在的攻击,对魔兽来说,伤害并不大,可以说是微乎及微,他们做的只是暂时的钳制而已。

  从他们的攻击方式可以推断出,此次他们是要将这个变态级别的三年级魔兽赶到山脉上方。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不容乐观。

  三级魔兽的实力,可不是这几个武者就能抗衡的,双方在片刻之间,便是进行了好几次拉锯战,前前后后的来回掠夺阵地。

  陈封摇头叹息。

  这些督查者,有着真正战斗力的,没有几个,大多数是属于博学多才的那种,并不是骁勇善战,毕竟都是学院的老师,为的就是教书育人,若是实力强横,怎会甘居于此做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老师呢。

  陈封没有过多的犹豫,只身加入战斗之中,而此时,一直在外围督战打外援的沈碧瑶,一眼就看到了陈封。

  -看:V正;$版章7:节上E酷D1匠Zq网☆e

  沈碧瑶身影一闪,纤纤玉手一般抓住陈封的手腕,将陈封拖了出来。

  “我不是吩咐人将你们带出这里吗,你怎么又回来了。”沈碧瑶似乎有些恼怒的说道。

  陈封急忙后退几步,强守心神不去看沈碧瑶,平复下激动的心情后,幽幽的说道:“可是现在的局面不容乐观呀。”陈封反驳。

  “你进去就是添乱,我已经派学生去通知学校了,我想很快便会有援兵过来。”沈碧瑶自信满满的说道。

  以她的缜密思维,这样的场面,沈碧瑶还是能够掌控。

  谁知陈封听了,颇是不以为意的说道:“我想,这次的事情,十分的蹊跷。”

  “蹊跷?说来听听。”沈碧瑶也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又想不起来究竟哪儿出了错误,只能是皱眉说道。

  “我已经查明,这次的事情,是有人故意为之,所以,你说的传讯者,应该被他们杀死了才对。”陈封语气不容置疑的说道。

  而此时,沈碧瑶也是注意到,陈封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多处都有破损和浴血的痕迹,这样一来,更加的相信了陈封的话。

  “那学生们现在如何,可曾撤退到安全的地方。”沈碧瑶十分的不安,慌忙问道。

  “这个你放心好了,我来的时候,将他们召集起来,有数十个人的团队,现在他们正在向外围运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