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凌乱无比的糟老头,听到这个声音,忽然身体一僵,随即猛然睁开眼睛,仔细的就这昏黄的灯光向桌子之上看去。

  随着老者的动作,整个空间似乎都停止了流动,陈封从未感受到如此强烈的元气波动,一时间惊诧万分。

  虽然陈封早就已经料到,能作为黑市的看门,整个糟老头实力应该不弱,但是令陈封没有想到的是,眼前这个糟老头,能够有如此强大的气势。

  但是一个莫不经心的动作,就已经让陈封从内心深处发出一丝忌惮。

  这种高度的存在,是现在的陈封不可匹敌的强大存在。

  陈封微微皱眉,紧紧握着赤红战刀的手,不由得加了几分力气。

  这是修者在面临强大到不可战胜敌人时的反应,这类反应有两种,一种是瞬间释放凛冽的战意,就像陈封这样,另外一种就是迅速收敛自己的气息,然后伺机逃跑,此时的岳珊珊感受到这股山雨欲来的气息,则是迅速的收敛自身气息,随时准备溜走。

  两种截然不同的对敌反应,可以导致出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

  若是前世的风炎武帝,在对敌之时,稍微圆滑一点,不那么的血气方刚,断然不会被人暗算到陨落的地步。

  虽然用一生繁华买了这么一个代价,但是陈封依旧没有因此有所变化。

  生死看淡不服来干。

  也许对于陈封来说,没有不可战胜的敌人,只有临阵脱逃的弱者,而陈封宁可站着死,也不会坐者生。

  这是强者的态度,超脱生死的一种玄妙境界。

  糟老头并没有因为二人的反应感到有丝毫的不满,只是一眼看去那块小巧精致的玉牌,一眼看吧,糟老头哈哈大笑,“几年里这一天终于来了。”

  刹那间,山雨欲来风满楼!

  呼,感受着那强大的气场,陈封整个人似乎将要被唤醒一般。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老头的强烈战意,激起了陈封内心深处强烈的共鸣,让他有一种想要茹毛饮血的冲动。

  但是,陈封还是克制住这股冲动,静静的看着糟老头,面色古井无波。

  “嘎嘎嘎。、”糟老头发出一串难听的怪笑,拿着玉牌的手,突然手腕一翻,整个玉牌消失。

  糟老头负手而立,傲立天地之间,莫名的强者气息四散开来。

  而陈封也能清晰的感受到,自通道之中急忙赶来的四人,也是因为糟老头的这股强烈气势而有所缓和。

  “白老,您这是作何。”岳珊珊声音弱弱的问道,语气十分的尊重,就像一个晚辈,对长辈那样。

  糟老头并没有说话,眼睛射出一道奇光,横扫着周围,天地万物,一瞬间仿佛尽收眼底,只是颤颤巍巍的站起身体。

  忽然,白仲明的眼睛,扫到了陈封,目中奇光也是为之一闪,随即有些激动的说道:“你手中的刀,好熟悉的气息,以此品质,入围云水十大名刀也不足为过!”从白老的话中,步伐赞许之意。

  陈封并没有丝毫兴奋,只是平淡的说道“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件收割生命的废铁,仅此而已。”

  “好,够狂!敢问,这刀是出自谁之手。”白佬的眼睛再度一亮,追问道。

  “古人言,相由心生,而对于修者来说,一把刀是否适合自己,就要看这刀能否符合自己的心,天下之大,贩夫走卒何其之多,可是只有自己炼制的刀,才会更好的迎合自己的胃口,你说呢?”陈封道。

  白仲明闻言,轻轻的眯了一下眼睛,似乎是在思考什么问题,随即重重的点了点头,长吁一口气道:“人最不了解的人,其实并非他人,而是自己,故而世界上才会有镜子的存在,用意看清自己,而你的这番话,似乎是看透了自己,而且,这世上,恐怕能够看透你的,也只有你一个,只有你知道你真正需要的是什么,追求的是什么。”

  说到最后,白佬的神色之中,焕发出寻常难以见得的欢愉之感,看得出此时的白佬,似乎很兴奋,只是不知他兴奋的理由。

  陈封听罢,并不多说,只是淡淡点头,算作同意白佬的说法。

  而白佬则是继续道:“你的刀中暗含火属性,想向来都有水火无情一说,可见见得,自你内心深处,自有一番横刀立马战破苍穹之意,而这数道毒纹的存在,证明你是一个不容侵犯之人,惹到你的,不管是谁,你都会想法设法的置于死地,而且是必死的结局,这世上,本不存在杀人的名刀利剑,而只因有尔等敢于横空断天之人。”

  白佬仰天长叹,似乎很是感慨的样子。

  一时间,小茅草屋的气氛有些尴尬。

  陈封都是十分的纳闷,这个白佬,为什么在看过那个玉牌之后,整个人的变化会如此之大,这个玉牌,在这黑市之中,究竟是取何意。

  未等二人思考出所以然来,通道之中,四人已经走出通道,一股肃杀之意,漠然出现在茅草屋之中。

  8酷"匠A网唯Z。一7X正版》,}其A他都s`是“盗^版%

  而随着这四个人的到来,陈封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一直潜伏在茅草屋百米之外的四个人,也是闻风赶到,如此一来,陈封和岳珊珊就被人困在了垓心。

  “扶摇万世几人生,魂破九天几人跪,天地本无情,何言负君人。”从通道中出来的四人,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冷冷的说出这段话。

  这段话,很多人都听到过,但是听到之后,性命不会幸运的延续到第二天,因此,这段话,亦被游荡者称作死亡召唤。

  一般只有带队的队长才有资格说,而他的身份,就是这个队伍的死神。

  这四个人之中,实力在武者二重天的有二人,武者一重天的有二人。

  而在武者二重天之中,有个是武者二重天高阶,此时他便是这个小分队的死神,站在最前端,目光冰冷,不带丝毫的感情。

  而他身后那名武者二重天的,虽然目光冰冷,但是眉目之间,并没有那么的默然,反而很是活跃,一直在岳珊珊的前凸后翘位置看来看去,很是下流的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