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封从陶谭手上拿过丹药,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感受着里面充盈的元气波动,用元神探查之后,果真发现,这枚丹药,已经达到了十成药力的王丹境界,满意的点了点头,丢给了洪昆。

  洪昆一直是眼巴巴的盯着这枚解毒王丹看呢,见到陈封丢来,慌忙的接住,喜不自胜。

  终于到手了,我体内之毒,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还能解除。

  洪昆差点喜极而泣,不过被陈封不合时宜的打断。

  “你体内的毒,已经扩散开来,这几日没有丹药的辅助,加上你并没用元气即使的阻止毒素波动,现在已经到了我见你之时的地步,所以,一颗解毒丹已经不能够将你彻底治愈,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当初那个计量,三枚解毒王丹。”陈封扫了一眼洪昆,便已经看到带着斗笠的洪昆,脸上再次出现了那日恐怖的一幕,看上去着实是吓人。

  洪昆一听,皱眉看向陶谭。

  而此时的陶谭,因为刚刚炼制出三品解毒王丹的缘故,正在兴头上,断然不会拒绝这个要求,满口答应下来。

  可是他转头一看,炼制解毒王丹的几味药材已经耗尽,想要炼制的话,断然不可能。

  “没关系,少的几味药材都是平常所见药材,去药店买或者去魔兽身上采集都很容易。”陈封看出陶谭的神色变化,淡淡的说道。

  洪昆一听,此时正是为自己的病,自然不会推脱,急忙是张口道:“既然如此,那么陶老先行在此补充元气,我去去就来。”

  陈封看了一眼幽幽的天色,也是沉声道:“我也就此别过,希望你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

  陶谭一听,本来有意挽留,可是见到天色已晚,便不再多说话,只是伸手示意陈封慢走,然后幽幽的从怀中取出一个物件。

  这个物件,通体漆黑,是个木质的小木牌,小木牌上隐隐有元气波动。

  陈封皱眉问道:“这是何物。”

  陶谭将小木牌递给陈封解释道:“这个是我在黑市摊位的凭证,拿着这个你就可以在那个摊位摆摊。”

  陈封一听,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抱拳与之告别。

  二人大步而出,陶谭不顾身体的虚弱,起身相送。

  幽幽的长街上,洪昆语气郑重道:“陈兄,今日之事多亏你了。”

  陈封没有说话,摆手示意洪昆不必如此多礼。

  “你应该看得出来,我并非只是一个学校看门人这么简单吧。”洪昆想了想说道。

  听到洪昆这句话,陈封先是一惊。

  他知道,以洪昆所中之毒就可以推断出来,此人的身份不一般,青花血篮之毒在大路中属于十分少见的下毒方式,而且下毒之人实力高深,想要对付天鹤学院一个看门人自然不必如此周折。

  由此见得,今日陈封所看到的洪昆的实力以及背景,都只是表象而已,在洪昆的身后,一定有着一个庞然的大秘密,只不过,那是他人的隐私,陈封并没有意思干涉。

  “呵呵,洪昆,你想多了,你的事情我并不想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陈封丝毫没有跟洪昆套近乎的意思,语气不卑不亢的说道。

  洪昆听罢,心中顿时有些凌乱,忙解释道:“陈兄大概想错了,我并非有什么企图,只是想告知陈兄,若是日后有用的着洪昆的地方,一定说一声,在这小小的云水城,我还是敢说这句话的。”洪昆语气平稳,可以听得出来,洪昆说这句话的时候,十分的有底气,由此更加可以证明他的神秘。

  陈封淡淡一笑,算作同意了洪昆的提议,而心中却是默然的思考着。

  在这云水城,陈封所熟识的人之中,实力气息与洪昆相同的,大概只有那个脾气古怪的林仙儿,林仙儿表面上霸道无比,而洪昆却给人一种深藏不露的感觉。

  陈封能清晰的察觉到,洪昆此人一定大有来头,说不定以后还能用上一用。

  念及此处,陈封停住脚步道:“就此别过,我要去黑市一遭,今日炼出丹药之后,别急着服下,反正你体内之毒也是慢性,而对付这种毒性,即使有丹药,也并不能保证药到病除,我建议你在子时服下一粒,运功调息七十二周天,然后再次服下一枚,以此往复,必定药到病除。”

  洪昆仔细的将陈封的每一句话都深深记下,然后抱拳告别。

  很快,洪昆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夜色之中,不见了人影。

  而此时,陈封转身向黑市的方向,直接的奔了过去。

  因为自从在出了陶谭之门,陈封就用强大的元神觉察到,在他方圆数里之内,有一股十分隐秘的气息正在暗中关注着他。

  这种感觉,就好像有人拿着弓箭瞄准了自己的脑袋,而自己却不知道对方在哪儿一样。

  B酷匠L网1(永久n◎免●费,看wX小说=K

  对方在陈封走了这么远并没有急着下手,看来一定是有组织有计划有阴谋的一伙人,如此一来,虽说自己不一定会有危险,但是岳珊珊此女就不一定了。

  毕竟这几日与自己走的最近的,恐怕就是这个岳珊珊了,若是有人想对自己下手,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一定会事先将岳珊珊拿下,然后再行胁迫自己。

  越想陈封就越加的不放心,而脚步也是加快了几分。

  施展鬼魅的身法,来回在大街小巷穿梭,不一会儿的功夫,虽然陈封前进的没有多远的距离,但是也是让那些跟踪他的人有些晕头转向搞不清楚现在的位置。

  由此,陈封这才急着向黑市奔去。

  一路上,陈封没有片刻的停歇,虽然那些人看起来笨笨的,不一定有自己这般深思熟虑,说不得他们并未想到利用岳珊珊对付自己这一点。

  没一会儿的功夫,陈封便是来到了郊外那间破败不堪的茅草屋,而他也是感觉到,那些人的脚步也是跟出了云水城,正在向这边悄悄跟来。

  陈封此时并没有急忙进入暗道,反而是对茅草屋中那个假寐的糟老头说道:“岳家小姐,今日可曾来过。”

  老头闭着眼睛,懒洋洋的恩了一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