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经过炼器溶液的稀释和反应,在浇筑上去的那一刹那,赤红战刀还是发出一阵吱吱的声音。

  陈封却丝毫不在意。

  虽然赤红战刀可能会被腐蚀,但那只是影响外表的美观而已,不会影响到赤红战刀的强大。

  而为了保持毒液,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战斗的损耗而消逝,陈封不得不催动法决,将毒之精华一丝丝的禁锢到刀身之中,成为赤红战刀的基本属性之一,就好像赤红战刀原有的火属性一样。

  现在的赤红战刀,可以说是黑铁级别中的神器,就算说是万刀之王也不夸大,毕竟在黑铁级别就能拥有双重属性的武器,还是绝无仅有。

  深夜,刀成,难以掩饰内心中的激动,陈封在院中挥舞了好半天。

  在持有赤红战刀之下,陈封再次将自己掌握的唯一一个武技中的,《灵旋锻体》第一式第二式练习了多次,而每一次都有着新的领悟,和新的进境,在充分的将两者完全融合之后,陈封清晰地发现,自己的战斗力又提升了一个层次,对于和宋文的一战,陈封更加的有把握。

  深夜,陈封终于有了几分疲倦的感觉。

  这几天下来,虽然说是胜券在握,但是现在实力低微,陈封依旧是紧绷着神经,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如今丹药准备充足,而赤红战刀战意浓浓,陈封自然是有恃无恐。

  如此,陈封便是再次回到木桶之中,一边睡觉一边修炼起来。

  一时间,小屋之中,蒙蒙亮的光华再次流转。

  天地之间不断流动的元气,不断的穿梭着陈封的身体,陈封没有将它们灌入丹田之中,化作自己的修为。

  T.酷=*匠)网{永s久◇^免N费.看Um小@$说“G

  而是不断的用这些天地元气,精炼着自己的身体,以及拓宽着自己的经脉。

  这温润的天地灵气,较之灵药,来的更加的温和,这样的情况之下,虽然陈封的身体在一点点的改变,但这改变确实节节攀升的。

  若是强行服用高阶丹药,可能因为经脉丹田的韧性不够,导致爆体的结局。

  但是运用天地之间的温和能量则能起到很好的效果,不但奠基了强大的肉身,更能为以后的修炼打下坚实的基础。

  修炼无岁月,一晃之下,就已经到了七日之约,而陈封依旧沉静在那股玄妙的感觉之中,无法自拔。

  而此时,天鹤学院却是热闹无比。

  仿佛今天大家都不用上课,都不用修炼了一般,早早的就来到了学院的教练场。

  教练场,占地很大,几乎有学院的二分之一这么大。

  在教练场,有很多可以修炼的地方。

  比如,很多巨大的石碾,可以用来修炼臂力,以及一片铁树林,用来修炼身体的强韧程度等等,但是此时,这些平日十分火爆的地方空无一人。

  而那些人,都聚集到了教练场的正中间位置。

  中间位置,是一个高高的擂台,离地六米六,是个十分吉利的高度,但是无论是谁都知道,吉利只是针对决斗中其中一人的,因为面对另外一人的,是噩梦,是死亡,是生命的尽头。

  生死擂台周围,此时已经聚集了学院的大半部分学生。

  他们一则是来为宋文加油鼓劲儿。

  毕竟宋文可是猎手堂的红人,地位高高在上,若是能够巴结上宋文,那以后在学院自然是横行无阻。

  而他们到来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亲眼见证结局,因为他们大多数都是下了很大很大的赌注。

  赌徒么,像来对于赌博都是很专注,很认真。

  此时,擂台上空无一人,而那些早早来到的人群,也是三五成群的站在一起,小声的议论着什么。

  而就在此时,忽然,不知是谁高呼了一声宋少威武,整个人群便是齐刷刷的转头,然后一起高呼。

  只见,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青年,一脸倨傲的神色,一翻身便是跳到了擂台之上。

  此人眉宇之间透露出一抹桀骜不驯,方脸浓眉,一副不怒而威的气势,整个人散发着阵阵的寒意,而此时,看到这么多人为他鼓舞呐喊,他的脸上少有的多了几分喜色。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此次大赛的参与者之一,宋文!

  “风云舞动!宋少必胜!”

  竟然还有拉拉队,一群衣着火爆的小姑娘,排着整齐划一的队伍,跳着勾人摄魄的舞蹈,嘴巴里甜甜的喊着口号,真是让人垂涎。

  人群顿时是哗然,似乎拉拉队的口号很对他们的胃口,这些人,竟然跟着拉拉队一起如此喊了起来,一时间,整齐划一的喊声,刺破了教练场的天空。

  而与这些人格格不入的,依旧有人,在角落处,依稀可以见到,赵鹏一脸鄙夷的看着擂台,嘴巴一张一合,正在对旁边的人,低声的交谈着什么。

  身旁之人,不是别人,而是洪昆,此时洪昆依旧是戴着斗笠,掩饰着容貌,所以并没有学生认出来。

  似乎是听到了教练场这边的异动,林仙儿一袭青衣,在吕良等人的陪伴下,气定神闲的走到了人群的外围站定,从始至终,林仙儿脸色微寒不发一语,而吕良眼睛四处看,似乎在寻找陈封,目光露出急切和不安。

  而岳珊珊,此时也是如期到来,虽然她说好要给陈封买棺材的,但那是玩笑话,并没有带着棺材来,而是带着自己的一干老师,沈碧瑶自然也在其中。

  听到人群整齐划一的口号,风云舞动宋少必胜,岳珊珊嗤之以鼻的冷哼一声,表示着自己内心的不满,想要喊一个支持陈封的口号,但为免有些格格不入。

  一个时辰后,喊口号的人口干舌燥,便停了下来,而陈封依旧没有出现。

  “妈的,这小子还不来,是不是怕了!”有人高声阔论,引来哄堂大笑。

  更有人喊:“肯定灰溜溜回家咯,赌坊里支持宋少的已经有千万金币,而陈封那厮不过百万金币而已,傻子都知道,宋少必胜!”

  宋文脸色并未露出不耐烦,他很享受此时的状况,若陈封再有一刻钟不到,那就可以宣布自己不战而胜,毕竟时间已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