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我想帮你取消这次与宋文的决斗,若向学院举荐你这个人才,我想校方会主动出面,如此一来,你即能免遭遇难,又能一展宏图,对你来说,无异于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林仙儿解释道。

  校方?

  陈封最讨厌的就是校方,陈封可是记得,当初在武魂觉醒之时,校长曾赐予自己一掌,这一掌,总有一日,陈封是要加倍偿还!

  “好事?笑话,我陈封岂是胆小怕事之人。”陈封猖狂的大笑道,在他看来,宋文一辈,不过是前进路上的踮脚石,而不是绊脚石。

  见到陈封如此态度,林仙儿脸色一沉,不无恼怒道:“我好生救你于水火之中,你为何如此这般。”

  “哼,我陈封,堂堂男子汉,顶天立地,岂能因为白白忍受别人骑在自己头上,无论是谁,打我一拳,我定双倍奉还!宋文之流,我还不放在眼里,所以,这件事儿你不用管,我用不着。”陈封态度坚硬无比,那一刻眼眸中透露出深邃的坚定,直让林仙儿惊讶。

  陈封这话说的,差点让林仙儿暴走,若不是看在陈封上次提供一个精妙无比的炼器之法的份上,林仙儿一定会冲上前去,将陈封胖揍一顿,然后扒光衣服,用绳子将脖子拴住,吊在猎手堂的大门口暴晒三日。

  林仙儿强忍下一口怒气,噌的一下不知从哪里拿出两张符箓,种种的拍在桌子上。

  冷声喝道:“紫雷符,以你的见闻,这个东西并不陌生吧,运用此符,就算对上武者二重天高手,对方不死也要重伤。”

  “当然知道,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儿,紫雷符,可以释放出强悍的天雷,威力巨大无比,宋文那厮虽然强大,但在紫雷符之下也难逃厄运,我就说嘛,你的宝贝一定多,早点拿出这个赠予我不就行了,害我白费口舌。”陈封厚着脸皮,起身就去取。

  “慢着。”可是林仙儿却收了回去,面色冷淡的说道:“这不是赠品,而是交易品,你拿东西来换,紫雷符的价值你也说了,要是你能拿的出来可以与之媲美的宝贝,这个就是你的。”说着,林仙儿扬了扬手。

  在与陈封的交锋中,一直处于被动地位,此番林仙儿定要扼住陈封的喉咙,让陈封乖乖的吐出来点宝贝。

  w#酷…匠&网"}唯√J一正)版,_其他W都0a是盗版

  “啧啧,原来是交易,那你干脆把奔雷扇租我几天好了,我拿去将宋文那厮弄死,不过我得打欠条哦,你不介意吧。”陈封摸了摸口袋,示意空空如也。

  “哼,就知道你这个小滑头不会乖乖就范,我这没有宝贝,我就不给你,气死你。”林仙儿像是一个小女孩一样,竟然如此蛮不讲理的说道,顿时让陈封没了脾气。

  “行啊算你狠。”陈封起身,竖起中指,转身就要离开。

  “我就是想要看到你看不惯我,但又不能拿我怎样的样子。”林仙儿得意的说道,看得出她很高兴的样子。

  只是,在陈封即将走出屋门的那一刹那,林仙儿却又飘来一句。

  “这次你可要打败宋文,赌局的赌注又翻了一倍,我可是押了重金在你身上。”林仙儿说道,还不忘记用手指点了点陈封。

  “你觉得我能赢,或者说,你相信我能赢。”陈封转头蹙眉说道。

  “那倒没有,宋文的实力我知道,你断然不会是他的对手,以你目前的情况来看确实如此。”林仙儿冷冷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把钱压在我身上,钱多任性吗?”陈封嗤之以鼻。

  “我只是觉得,相比于宋文,你没有你那么讨厌而已。”林仙儿道。

  这一刻,空气中,仿佛飘荡着一股柔情,那柔情,若有若无,如梦似幻。

  只是陈封对此通常都是不解风情,他没有说话,径直的走出猎手堂。

  看着陈封的背影,林仙儿怔怔的出神。

  她知道,陈封有时候说话确实十分的狂妄,但是经由炼器阵法这一件事儿之后。

  林仙儿觉得,陈封的狂妄,是有实力的,狂妄只是一种态度,和吹牛无关。

  默默的,林仙儿竟然在心底希望这次胜出的是陈封。

  因为类似这种决斗方式解决个人恩怨的,失败就意味着死亡。

  林仙儿不想让陈封死,一点儿也不想,也许有着再次利用的因素在其中,但也许是其他的因素,只是单纯的不想让他死。

  陈封并没有急着回到住处,而是来到云水城的一处坊市所在地。

  这里此时十分的热闹,从云水城各地赶来许许多多的散修,或者名门正派的弟子,再次摆摊兜售一些通常可以见到的疗伤药,或者稀奇古怪的材料。

  更多的是拿一些自己不需要的东西卖掉,来换取自己一些需要的。

  他们并不为了能够赚到钱,以物易物的交易方式,能够让他们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这就足够了。

  通过熙熙攘攘的人群,一路走来,陈封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直到快将整个方式走玩一遍的时候,眼睛不经意间的看到一种东西。

  那是一块墨绿色的玉石。

  玉石通体散发着有绿色的光芒,类似翡翠一样的宝石,但是没有翡翠那般的色彩斑斓质地通透。

  其内似乎有着一种斑驳的力量,绿色之中透露着一团黑气,端的是怪异无比。

  不过,摊主好像并没有将这块石头当做宝贝,可有可无的被丢在了地摊的一个角落,主要销售的是一大批廉价的疗伤药。

  似乎是急需金币的缘故,摊主将疗伤药的价格标注的很低,所以此时摊位前面围了好多个前来采购药材的佣兵。

  他们的装束五花八门,有的破破烂烂,有的两三个一伙穿着统一的制服。

  陈封走上前去,目光随意的在摊子上扫了一圈。

  最后漫不经心的从摊位上挑选出那块石头,以及一旁的几块质地低廉的玉石。

  “这几块石头不错,拿去镶嵌在大刀上倒是蛮好。”陈封一副乡巴佬模样的,目光大放异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