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丹本就是一门十分精妙的学问,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真正的炼丹师,一定胆大心细半分马虎不得。

  因为这涉及到的东西太多了,无数的先辈经验得知,炼丹中出现的一些微不足道的小错误,都可能酿成大祸,数不胜数的炼丹师,都因为操作不当,或者陨落,或者身残,所以说,陈封的指点,对陶老无比重要。

  在陈封不断的指点之下,陶老获益匪浅,这四分药材,陶老共炼制出来三枚八成药力的气爆丹,以及一枚九成药力的气爆丹,虽然在陈封看来,这些都是垃圾,但是陶老就不同了。

  要知道,炼丹师百年之中炼丹术能有寸进,那就是无上的光荣,何况是陶老这种,在一天之内,就由那个仅仅炼制出七成药力的入门级弟子,一步步的迈到了九成,若是换做陶老自己摸索的话,这两成的差距,他可能要几十年。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陶老现在是打心眼里觉得,陈封就是上天派来的救世主!

  陶老老脸通红,十分的尴尬,在陈封暴怒之前,慌忙的跑出炼丹房,没有叫上小药童,自己从地宫中带出数十份气爆丹的炼制材料,往地上一丢:“承蒙前辈指点,我一定幸不辱命,炼制出前辈所要求的丹药!”

  陈封看了一眼,只能是无奈的点点头,催促陶老抓紧炼制。

  陶老先是吞掉几颗补元丹,补充一下高速消耗的元气,然后凝神静息,将体内的元气,转化为炼丹所需的大量源气,做好一切准备之后,陶老再次上阵,这一次,看他那决绝的表情,看来是壮士一去兮……

  就这样,一天的时间过去了,在黄昏即将到来的时刻,陈封用脚踹了一下靠在门框睡着的小药童和洪昆。

  “起来起来,收工了。”陈封不耐烦的喊道。

  由于炼丹过程太过于枯燥乏味,洪昆和小药童坚持了没多久就睡着了,看洪昆那嘴角长长的一串哈喇子,这一觉睡的应该很是香甜可口。

  “前辈留步!”将手中的药鼎一丢,陶老慌张的来到陈封面前,表情惶恐不已道:“您怎么能这样就走!”

  “不然呢,你还想把我困在这不成!”陈封皱眉道。

  此时,经过一天的炼制,药老总算是幸不辱命的炼制出四枚气爆王丹,药力都是十成,还有二十多颗八成药力的,二十多颗九成药力的。

  这一堆极品丹药,可以说在陶老的巅峰状态也是炼制不出来的,何况是在如此垂垂老矣的情况下炼制出来。

  对陶老来说,陈封给他的震惊和恩惠太多了。

  要知道,一个二品丹药师,能够得到一名最低八品以上的炼药师指点,那将是对么大的荣幸,在陶老的心里,此时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相见恨晚。

  若是陶老能早一些,哪怕早十年认识陈封,那他在炼丹一途上的成就,就不只是二品丹药师那么简单了,恐怕要三品,四品乃至更高的阶位。

  “前辈!大恩大德无以为报,请受徒儿一拜。”陶老竟然以耄耋之躯,向一名十五岁的少年下跪!

  这一下把洪昆下了一跳,他实在搞不懂,为何高高在上的陶老,要给陈封下跪,但当他看到桌子上一大桌的极品丹药,心中便有些了然,只能是愕然的接受这个现实。

  只是陈封未能让陶老得逞,在陶老即将跪下去的时候,陈封上前一把将陶老从地上拉了起来,声音没有丝毫感情的说道:“老头,你难道忘了刚才我说什么了,我说,一会儿你别拜我为师。”

  陶老身体一僵,整个人的表情变得呆滞无比,仿佛一时间便苍老了数十岁。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寿命无多,即使拜了陈封为师又能如何,想要在余生有所存进真是太难了,念及此处,陶老无奈的叹息一声,随着陈封的脚步,在后面垂着头,如丧家之犬。

  临到出门的时候,陈封一拍脑门,急忙转身,却与身后低头跟着的陶老撞了个满怀。

  陶老本就是耄耋老者,这一下差点把他的骨头架子撞散了,若不是他日夜用药材强身健体,此时恐怕要卧病不起了。

  “你跟我这么近干什么,对了,这次的手续费我还没给你,差点忘了。”说着,陈封凭空摸出一张卡片,从这张卡片所闪烁出来的耀眼光芒可以看出,这里面少说也有几万枚金币。

  洪昆看到这卡片,惊得下巴都快掉了,心道:“这孩子哪儿弄的这么多钱。”

  陶老见状,愕然道:“陈兄真是羞煞老夫矣,我已经得到如此恩惠,怎敢厚着脸皮要手续费。”

  陶老连连后退好多步,生怕陈封塞到他手中。

  陈封无奈的撇了撇嘴,将手中的卡片向空中一丢,转身潇洒的离开了。

  洪昆伸手接住即将落地的卡片,走到陶老身前道:“陶老辛苦一天了,这钱还是收下了吧。”

  陶老将洪昆拦住道:“不,这钱是你的,就当是你买的药材钱吧,另外,老夫还有一事相求!”

  第一次看到陶老如此严肃的样子,洪昆一愣,盯着陶老说道:“陶老,有话直说,何必如此。”

  “倒不是什么大事,对你来说,小菜一碟。”陶老眸中冒着精光。

  洪昆更加的疑惑了,问道:“究竟是何事?”

  “嘿嘿,只求你多多带陈封来几次,只要你能带他来,以后你想要什么丹药,只要老夫能炼制出来,你一句话的事儿。”陶老放出豪言道,为了能够再次得到见到陈封的机会,陶老也是下了血本了。

  洪昆一听,眼睛一亮,握着卡片的手直打哆嗦,结巴着说道:“真真真真的?”

  “当然,老夫什么时候说过假话!”陶老一脸严肃的说道。

  洪昆脸色一红,慌忙陪笑道:“好好,一言为定!”

  就这样,两个人心照不宣的达成了协议,再看向陈封的时候,陈封早就已经消失不见。

  (更新最:快上2O酷…r匠网v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