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法,经过无数代炼药师的垂炼,不断的取其精髓,不断的做出改进,最后成为了一种炼丹师的入门级手法,而这个手法也由那名炼丹师最早的提名而流传下来。

  而对于炼丹过程中,什么阶段,该用什么手法,都已经是定数。

  由于加入一位药的缘故,陶老一时间有些蒙圈,固然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进行。

  若不是经陈封提醒,陶老还真的想不起来,此时应该用千重万影。

  因为,对于紫光灵芝此时的形态,若是用的手法不对,一则不能在指定时间里,将紫光灵芝与丹胚结合,二则会发生碎丹的情况,因为在高温焙烤的情况下,每一种药草都有被化成灰烬的危险,要在药草化成灰烬之前,随着不断旋转的药鼎,陶老必须尽快完成。

  只是这千重万影,虽然是二品丹药师的入门级手法,但着实是一门十分错综复杂的手法。

  起手式就要在一个呼吸的瞬间,打出百余道掌印,然后随着口诀的念出,时缓时慢,如春风般的细腻,如夏风般的狂乱,如秋风般萧瑟,如冬风般的肃杀。

  随着时间的推移,陶老已将手法完美的发挥出来,眼看就要大功告成,紫光灵芝包裹住丹胚的那一刹那,奇光从缝隙之中爆发出来,一股能量从丹胚处爆发而出。

  而此时,正是千重万影的最后时刻,如冬风一般的萧瑟。

  =n酷)匠网5首B~发^《

  手法的这个阶段,要求炼丹师的手法要发挥到极致的快。

  这虽然不是手法的精髓所在,但也是极其重要的阶段,也是最后的阶段。

  而就在此时,陈封忽然察觉,陶老因为奇光的激射,手上的手法顿时一缓。

  陈封心知不免,急忙出手相助,口中喝道:“容影决。”

  一时间,从陈封的手中,极快无比的射出一道白光。

  白光一闪即到,将从丹胚中激射而出的奇光笼罩而下,竟然一下子将那奇光,重新压制进入丹胚之中。

  而此时,陶老的千重万影终于是险而又险的发挥完毕,将紫光灵芝与丹胚完美的包裹在一起。

  看着眼前的一幕,陶老震惊无比。

  在紫光灵芝包裹之下,整个丹药颜色变了又变,最后变成一枚紫红色的丹药。

  而让他最最震惊的是,是那个从陈封口中说粗话的三个字“容影决!”

  天啊,容影决在炼丹师一途中,那可是一种无比高深精妙的手法,作为一名二品丹药师,陶老曾经在一本《丹药师手法宗禄》中看到,曾经有一名叫做风炎武帝的奇人,会这种手法,相传,这个手法在炼丹过程中,可以应对多种突发状况,对于一些极高难度的丹方之中,必不可少,而作为这个手法的入门底线,要求是六品炼药师,实力不够者断然不会参悟,而且这个手法具体操作过程,元气催发路线以及口诀都是秘不相传的,记录中记载的,掌握了这种手法的人,也只不过寥寥几人,而这些人,无一不是整个大陆的巨头。

  “啧啧。”陶老心中激动无比,一颗小心脏砰砰的跳个不停,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也不敢相信听到的一切。

  正在陶老惊诧莫名之时,耳边再次传来陈封清明的声音。

  “你还在等什么,等着丹药被烤成废渣吗。”陈封一看到这个呆驴,就是气的只想翻白眼,这个老头,怎么看起来比赵鹏那厮还要愚笨。

  “哦哦。”陶老连忙是应了两声,伸手去抓丹药。

  “冰片香,下段焙烤三息,寒冰草上段位,两息。”陈封在一旁命令道。

  刚才还盛气凌人的陶老,一时间在陈封的面前,变得是唯唯诺诺,生怕自己表现的不满意,让身旁的大能不满一般。

  但越是小心翼翼,陶老还是免不了犯错误,本来以一名二品丹药师,断然不会犯下如此愚笨的错误。

  但事情总是令人匪夷所思,本就紧张的满头大汗的陶老,在将冰片香缓慢移动到下段位的时候,由于源气控制失调,导致在空中飞舞的药鼎,一时间偏移了原来的位置不到半寸。

  而正是这半寸之错,导致通体火红的药鼎,一侧靠近了已经形成的丹体。

  虽然只是半寸,面对绝对高温,丹体顿时承受不了温度,噗噗噗裂出三道缝隙。

  陶老一看就傻了眼,心知此番就要爆丹,这么好的一炉丹药就要毁在自己手中。

  而正在这时,耳旁再次传来陈封的声音。

  “天地无水,水破天成,万法无道,道破地机,凝源决,给我聚!”陈封一声高喝,手中打出阵阵手决。

  在洪昆与那小药童看来,陈封伸出的手,已经看不到手。

  漫天飞舞的都是手掌在空中划过的残影。

  恍惚之后,陈封大手在药鼎之上一拍,顿时排山蹈海的能量,在药鼎之中四处翻腾起来,从药鼎之中,顿时是飞出一枚通体泛着金光的丹药。

  而陈封则是在虚空中一探,这丹药便是乖巧的落入了陈封的手中。

  顿时,一股异香,随着陈封的手掌缓缓展开,从他的手中飘荡出来。

  在屋子中的几人,问到这股异香的时候,不免心神一阵,即使是闻闻,便能感觉到那心神合一的玄妙之感,体内平静涌动的元气,在这一刻突然的狂躁起来,似乎丹田之中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催动。

  “秒,秒,好浓郁的香气。”洪昆两眼发直,拍手叫好道。

  而陶老,依旧呆若木鸡。

  他还没有从刚才看到的那一幕中逃脱出来。

  在不知情的人看来,凝源决这三个字似乎只是平淡的三个字。

  但是在陶老眼中看来,这不紧紧是三个字那么简单,而是一道分水岭,是一道高阶炼丹师,与七品之下中阶低阶炼丹师的分水岭。

  在他这个阶段,凝源决这三个字,简直是高高在上,若说炼丹师所掌握的法决是一个金字塔的话,凝源决这个法决则是金字塔顶端那颗闪耀着奇光的明珠。

  而陶老,则是在百里之外一丝丝靠拢的蜗牛,他距离凝源决的距离,就像天和地那么遥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