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食堂,陈封看到过岳珊珊,不过岳珊珊好像在故意逃避着他一般,远远的还没等陈封打招呼,就是慌张的离开。

  “这小妮子,又搞什么。”陈封喃喃的低语道。

  其实他不知道,像岳珊珊这种大家族的苗子,哪儿还用来食堂这种贫民吃饭的地儿,岳珊珊只是想在吃饭的空当,可以瞅陈封一眼,哪怕是远远的也好,不过被发现了,只能是落荒而逃。

  匆匆的吃过了早饭,一根鸡腿,一碗米饭。

  虽然修真者,都是可以用元气护住肠胃,进入辟谷期,告别五谷杂粮,但是那只是针对修炼的时候,像那种一闭关就是一年或者几百年的大能,哪儿有时间吃饭睡觉,所有时间都在修炼。

  可是不闭关的话,还是可以犒劳一下肠胃的。

  毕竟,吃东西也是一种享受。

  人生在世,快乐的事情少之又少,要是把吃饭这个惬意的事情再忽略掉的话,那岂不是太乏味了。

  吃过饭,陈封没有回宿舍,反而是直接去到重力训练室找洪昆去了。

  只是还未走到重力修炼室,就在半路的走廊上碰见了洪昆。

  洪昆远远的就招呼道:“等你半天了,我们走吧。”

  陈封只能是歉意的点了点头。

  一路跟着洪昆,在城中转了几条街,两个人停在一处颇有风格的宅院前。

  这个宅院,之所以说是颇具风格,是因为与这个城市的主格调有所不同。

  云水城,大多数的建筑风格都是蓝墙红瓦,给人一种沉淀下来的热情之感,有着这个城市自己的温度。

  而这所宅院,白墙灰瓦,矗立在这个城市,颇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

  酷◎K匠8T网唯21一Ww正4?版,其他Cn都‘(是¤盗y版#◎

  不过这种建筑风格,还是给了陈封一种莫名的好感。

  门匾处,黑色边框上书陶府两个金色大字,气势磅礴而又不失典雅。

  洪昆上去敲门,不一会儿的功夫,便从中走出一名身穿藏青色短袍的小药童,头上用青色布条,挽着一个高高的发髻。

  洪昆上前说明了来意,因为昨天洪昆走后,已经来过这里,有过预约,所以小药童认出来洪昆之后,便是热情的将两个人迎了进去。

  陶府占地并不大。

  四合院,装修的很是考究,少了花里胡哨的雕栏玉砌,只有一些颇具意境的壁画在四周墙壁之上。

  此时北房的房门大开。

  正门口处,坐北朝南的,席地而坐一个发须花白的老者。

  洪昆一眼瞧见,便是恭敬的上前道:“陶老,还在运功么?”

  陶老闻言,缓缓的睁开眼睛,轻轻的挥动双手,将元气压缩回丹田之中,随即便堆出一脸的和爱,笑对洪昆道:“你来啦。”

  老者越末有八十余岁,身子骨十分的硬实,不过眼睛有些浑浊,修为不高,在武徒四重天。

  从路上陈封得知,此次洪昆找到的是一位二品炼药师,与洪昆多年交好,算是一个好友。

  其在云水城,算的上一名顶级的炼药师,在云水城各大药铺,都有他的丹药出售,而且最让洪昆看重的是,这名陶老,尤其对气爆王丹拿手,可以说,在云水城,想要找到比他更精通气爆王丹的,洪昆还真的找不到第二个人来。

  看到洪昆如此自信,陈封才跟着洪昆来的。

  由于昨天洪昆来的时候,只是说次日是否有空,求当面炼制几枚丹药。

  于是,他们两个一来,陶老便是热情的说道:“洪昆,你我相识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如此拘谨,想要什么丹药,直接说一声就行,何必学着旁人那样,多了诸多的礼节。”

  “若是我用的丹药,我自然昨夜就等着你炼制出来了,不过嘛,这次不是我用的,而是我们学院的一个学生,是他来求药。”说着,洪昆向身边一指。

  陈封拱手道:“见过陶老,此次前来,是求前辈炼制三枚气爆王丹。”

  见陈封彬彬有礼,陶老越发的开心,笑道:“气爆王丹,这可是我的拿手作品,这里正有现成的,既然你是洪昆引荐而来,只需付点材料费就成了。”

  “那倒不必,钱的事儿好说,只要丹药成分够数,多少钱无所谓。”陈封面色古井无波,只是淡淡一笑,伸手接过陶老从袖口中掏出的一个墨绿色的小药瓶。

  打开瓶子上的木质瓶塞,放在鼻孔轻嗅了一下,陈封眉头一皱。

  “怎么。”洪昆知道,陈封要的是二品丹药十成药力的气爆王丹,这次的肯定不够十成药效,但也不能由他说出,以免得罪了陶老这个大能,只能是装作不知的问道。

  “确实是气爆王丹,不过这只有六成的药力。”陈封毫无情面的说道。

  此话一出,陶老的脸色瞬间就变了,由刚才的得意洋洋,变得跟遇见深仇大恨的杀父仇人一般。

  “什么叫做只有六成药力。”你要知道,在云水城,能练出六成药力的气爆王丹的人,绝不会超过十人。“陶老傲然说道。

  “这句话我相信,不过,这六成药力,确实达不到我的要求。”陈封如实说道。

  陶老深呼一口气,看了洪昆一眼。

  洪昆忙递上一个颜色道:“陶老,看在我的几分薄面,不如在炼一炉。”

  “好吧,看在洪昆的面子上,我就在起一炉丹药,虽然老夫年迈,但是曾有几次问鼎七成药力的气爆王丹,那也是我的成名之作,在云水城,听到气爆王丹,就会知道我陶谭之名。”陶老再次恢复刚才的气势,得意洋洋的说道。

  谁知,陈封再次不合时宜的说道:“我想前辈理解错了,我是说达不到我的要求,是远远达不到,因为我要的是十成药力的气爆王丹。”

  这句话说完之后,宽敞的屋子里,顿时是静悄悄的,静的有些可怕,针落可闻。

  就连站在陶老一旁的小药童,都是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看着陈封。

  “小子,你是在说梦话吧。”良久,陶老才恢复了语言功能,气短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