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情,已经定下,无论如何也是要决斗的,所以你问这个问题,没有丝毫的意义。”陈封脸色一寒道。

  这几个人,都是白痴么,决斗这种事儿,既然接下来了,哪儿还有反悔的余地,若真的感觉实力不济去反悔,那全学院的笑柄岂不是全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无论如何,这一战终究要打,逃避不能解决问题,什么时候都不可以。

  岳珊珊自然知道,让陈封单方面去解决决斗,那岂不是打陈封的脸,以陈封这种心高气傲之人,断然是不会答应此事的,但是若让校方出面取消这次决斗,那陈封就不会太难堪。

  “打不过也要打吗,宋文是什么人,好多年都在武徒五重天了,他不是没有实力突破,而是一直夯实根基,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即使宋文的对手是武者二重天,对方也不会有太大胜算,何况是你!”岳珊珊越说越气,那种感觉,就好像遇到天下第一大笨蛋一样,说句话都费劲,有时候真想把自己的脑袋劈开,塞一半进去,好让他聪明一点。

  陈封一直注视着岳珊珊,从其激动然后过激,然后愠怒,然后大怒的表情变化可以看出,她是真的关心自己。

  “你,为什么要这么关心我,你喜欢我对不对?”陈封问道。

  本来小脸就红的岳珊珊,听到陈封答非所问的话,那难以消去的红晕,一下子就蔓延到了脖子根,两只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眼睛转个不停的思考着对策,好一会儿才说道:“哪有,我哪有关心你,这是,这是沈碧瑶老师的意思。”

  岳珊珊终于是想到了一个好的不能再好的借口,眼睛一瞪,万分认真的说道。

  “真的?”陈封心里乐开了花,但依旧是一副疑惑的样子。

  “当然,要不是沈碧瑶叮嘱,我才懒得管你的事儿。”岳珊珊理所当然的说道,因为撒谎,眼睛不停的瞄着天花板,但房顶上的蜘蛛网,差点把她吓了一跳,女孩子最害怕蜘蛛和蟑螂了,虽然明知道它们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的伤害。

  “哦,这样,那你回去转告沈碧瑶,说我陈封谢谢她的好意了,这场战斗,非战不可。”

  说这句话的时候,岳珊珊能够看到陈封眸中的坚定,那坚定执着的眼神,让岳珊珊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怎么,我脸上有花吗?”陈封察觉到岳珊珊射来的异样目光,转头问道。

  “啊?没有没有。”岳珊珊啊了一声,慌忙说道,说完还转过头,一副做坏事被人抓住的样子,怕怕的吐了一下舌头。

  不过转念一想,为什么他只是谢老师呢,自己大老远的跑来,被他凶了一顿,一句谢谢也没有给,哼。

  “对了,城里最大的赌场梦月坊,竟然将你和宋文的决斗,开设了一个专门的赌局,真是可恶,一定是宋家在其中做了手脚,宋文的赔率是十赔一,你的赔率是一赔十。”岳珊珊嘟起小嘴巴,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可能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生气的样子都是那么的迷人,那么的好看。

  “诶,听着貌似不错哦,我的赔率比他高诶。”陈封喜不自胜。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连傻子都看得出来,你这次决斗是输定了,我去赌场看了一下,已经有好多人压宋文了,即使是十赔一,还有那么多人愿意花一万金币,去赚那少得可怜的一千金币,更有甚者,竟然把房子都卖了,去压宋文赢。”说到这里岳珊珊似乎被气坏了,别过头去不看陈封。

  T看正%版章节J上酷7O匠C网H&

  气氛一时间似乎有些尴尬,岳珊珊很生气,陈封也不去哄,就这样两个人坐了老半天。

  多年以后,陈封曾那这件事嘲笑岳珊珊,不过那已经是后话了。

  “那个,商量个事儿好不好。”陈封堆上一副讨好的笑脸。

  “不好!哼!”岳珊珊真的不想让陈封去参战,随后说道:“你要答应不决斗,我去帮你摆平这场赌局,以我家族的实力,去宋家取消这场决斗,谅他小小宋家也不敢拒绝。”

  岳珊珊任性的说道,有时候,女孩儿任性起来,真的很迷人。

  陈封听到岳珊珊还在这儿等着他,不免是无语起来,扣着鼻孔十分无力的说道:“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有啊,明明一直在听。”岳珊珊似乎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什么,声音变的好小。

  “你有没有钱,借给我点。”这场面,任谁看到,都像是一个妻管严的老爷们,正在跟小媳妇要钱出去干事业一番。

  “有啊,要多少。”岳珊珊弱弱的说道,她知道,陈封这个一根筋,断然是不会听她的话,取消这次决斗,只能是退而求其次了,在她看来,陈封借钱不外乎是想买些丹药或者利害的武器,以此保证战斗的胜利,所以就爽快的答应。

  “有多少要多少,到时候一赔十,我们五五分怎么样!”陈封笑逐颜开,一副即将暴富的傻样。

  “什么,你要拿我的钱,压你赢?”岳珊珊一听陈封这话,眼珠差点没飞了出去,也幸亏了眼眶比眼珠小。

  “对啊,你难道不这么认为吗,以我的实力,打宋文岂不是手到擒来,这可是发财的好机会,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可是一片好心那。”陈封一副大好人模样,敦敦教导着一个初入社会的小呆驴。

  “算你狠,我还是等着给你买棺材吧。”岳珊珊这一下真的是连心都碎了,这个傻瓜,难道不知道自己真的很担心他吗,竟然还这样的气自己,真是不可理喻。

  生气的岳珊珊,连道别都没有,直接从陈封的小屋逃也似的离开了。

  看着岳珊珊的背影。

  陈封喃喃自语道:“让别人看到你这个样,明天定会有人以为我欺负你来着,来找我决斗,我又要打架了,哎。”

  不过这个声音,急匆匆离开的岳珊珊是听不到了。

  岳珊珊走后,陈封再次将气息扩散到周围的各个角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