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那个喜欢四处惹是生非的陈封?”林仙儿上下打量了陈封一眼,颔首问道,眉宇间的那种淡然和超脱,无法言喻,恍若一个得道高人。

  不过陈封是何许人也,对于林仙儿这种道貌岸然的德行,可是见得多了,所以看林仙儿这么拽,陈封还是一副有种你打我的样子,丝毫不软弱。

  此时,蓝青与吕良,纷纷上前一步,对林仙儿恭敬的施了一礼。

  看得出,林仙儿在这两个人的心里很是敬重。

  “我是陈封,不过我从不惹事。”陈封简短的回答道,是啊,谁会吃饱撑的到处惹事,何况陈封自己都不觉得,可以狂妄到那样的地步。

  “老大,我想推荐陈封加入猎手堂,我看他对这次的任务很是有兴趣,不如带他一个吧。”蓝青知道林仙儿的脾气。

  所以趁两个脾气古怪的家伙,并没有说几句话的时候,抛出了岳珊珊交代给自己的任务,然后十分识时务的后退了两步,生怕林仙儿会暴打他一般。

  “这个。”林仙儿微微有些迟疑的说道“实力虽然弱了点儿,不过懂的倒是不少,我就勉强收下你好了。”林仙儿依旧是居高临下俯视着陈封,一副上位者应有的气势荡然而出。

  陈封对吕良耸了耸肩,表示成功搞定,而对方也是长出了一口气。

  不过接下来陈封的话,差一点把吕良和蓝青两个人吓个半死。

  “我这次加入猎手堂的任务,并不是为了获得酬金什么的,我是来取魂源的,我希望你能事先搞清楚。”陈封摸了摸鼻子说道,虽然这个说法有点儿冒失,但这是真的。

  本以为林仙儿会暴怒,毕竟这句话对林仙儿来说,是相当无礼的。

  不过出乎吕良和蓝青意料之外的是,林仙儿并没有生气。

  林仙儿闻言,只是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这应该算是一种不屑了,在吕良和蓝青看来确实是不屑。

  林仙儿轻启红唇,语气柔和的说道:“以你对奔雷扇的了解,看得出你也是研究过炼器的吧,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夺人所爱,毕竟你明明知道这个魂源对我的重要性,所以现在该搞清楚情况的是你,不是我。”

  听到林仙儿的话,吕良和蓝青皆是一愣,毕竟林仙儿今天的态度,确实是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这个陈封,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呢,向来脾气火爆的林仙儿,只是在刚开始的时候爆发了一下下,现在怎么会用这种温润如水的语气和陈封说话。

  “当然知道,不过这个魂源,我必须拿到。”陈封笃定道,从他刚毅坚定的目光不难看出,这句话是真的,没开一丁点的玩笑。

  一时间,那场面有些僵硬,空气中隐隐有种寒冷的气流在四处流动,从林仙儿有些加速起伏的胸脯,陈封觉得林仙儿好像是生气了。

  “老大,你别当真啊,陈封就是这么一个人,幽默,喜欢开玩笑。”吕良赶忙上前赔礼道。

  谁知林仙儿一点也不给面子,一把推开了吕良。

  傲气凛然的对陈封说道:“告诉我,你哪儿来的自信!”

  蓝青对吕良吐了吐舌头,事情到了这么一个地步,等一下要是林仙儿要出手暴打陈封,他们两个可不是对手,只能默默祈祷陈封长点心了。

  魂源的确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宝贝。

  陈封知道,林仙儿不会傻到把魂源拱手相让,不过陈封早有准备。

  面对林仙儿居高临下不可一世的姿态,陈封只是淡然一笑,然后道:“魂源,据说此物为天地所酝酿,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宝贝,魂源炼化后可以使武魂觉醒,已觉醒武魂的来炼化能够起到增强之用,更有甚者,可以将魂源炼化到武器中,可以提高不止一成的攻击力。”

  “恩,有了这个魂源,我的奔雷扇,一定会提升两成左右。”林仙儿自信的说道。

  “呵呵,两成?你高估了你的奔雷扇与魂源的契合度,因为魂源的属性并非属雷,它对你的武器增效也只能是马马虎虎,一成就已经是上限。”陈封道。

  林仙儿闻言,眸间不由浮上一丝失落。

  不过接下来陈封的一句话,顿时让林仙儿的眼睛再次一亮。

  只听陈封淡淡道:“武器的排行由低到高依次是,青铜级——黑铁级——白银级——黄金级——白金级——钻石级——王级——传奇级,而你的奔雷扇只是黑铁级别,这个级别提升一成的增益,对你来说可有可无,不过我倒有一个方法,可以让你的黑铁级奔雷扇提升四成上下的攻击力,你看如何。”

  有句话说的好,丢了一个金币,也许你会有点忧伤,可是你前脚丢了一个金币,后脚捡到一个金条你还会忧伤吗,现在的林仙儿就是这样。

  R#酷%(匠网~a正%版‘首发?G

  林仙儿听到此话,失去光彩的眸子,瞬间再次焕发光芒,紧紧的盯着陈封,生怕陈封一不留神就会跑掉一般,急切的问道:“你有什么方法?”

  对于强者来说,吸引他们的,只有让他们变得更强的,所以林仙儿会有如此迫不及待的速度也是情理之中。

  不过,林仙儿的态度,正中陈封的下怀,这正是陈封想要的结果。

  “在古老的大陆,当时武者并没有诞生武魂,炼器的时候都是用阵法,根据记载,对于雷属性武器,有一种名为九星天雷落阵的阵法,是雷阵中最为偏门的一个,但却是古老的炼器方法之一,我想用这个,提升你的武器,应该不只是四成了吧?”陈封笑吟吟的反问道。

  此时,不只是林仙儿,蓝青与吕良都有点看不透这个少年了,看着年纪不大,懂的真是多。

  林仙儿自然是听说过这个方法,所以当陈封说出来的时候,她的内心是十分震惊的,不过想到这个阵法早就失传了,便不屑的说道:“你逗我呢吧。”

  “怎么会,我刚才说的话句句属实,不要用你的无知来评价我的智慧好吗?”陈封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