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量好了彼此的条件之后,陈封列出了修复锻造台所需要的材料。

  因为星级锻造台的价值摆在这里,那么寻常市场上所见的普通货色已经不能满足这些。

  而想要找到这些珍贵的材料,对岳珊珊来说却显得有些轻巧了。

  云水城,和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城市一样,外表上看去中规中矩,但其同样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这些位面的存在,并不为每个云水城的人所知晓,只有一些上层权势才有介入其中的资格,而这些上层权势分为修者和云水城有实力的家族以及皇族人士。

  最起码的,生前的陈封是没有资格来这里的。

  而岳珊珊之所以敢拍着胸脯保证能助陈封修好这锻造台,也与她神秘的身份有关。

  清晨,云水城的大街各处坊市已经开张,眼光毒辣的摊贩,不时的向路过的行人推荐他们可能需要的东西,经过一番热痛割肉之后,狠狠的将客人宰上一刀。

  对于这些小商贩,陈封与岳珊珊自然没有丝毫的兴趣理睬。

  穿过整个闹市,人越走越少,街越走越萧条。

  直到二人即将走出云水城的时候,岳珊珊在一处破旧的茅草屋前面停下来。

  陈封抬头打量了这间茅草屋。

  破陋不堪,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这哪像是做生意的样子,怕是早就赔了个倾家荡产了吧。

  目光探进其中,屋子里空荡荡的,只有一张破旧的门板上,稀稀疏疏的摆着几株廉价的疗伤药草,而且还都是半成品,丝毫谈不上成色二字。

  门板后面,坐着一个睡意昏沉的老人。

  老人席地而坐,一动不动,就好像已经死在哪里多时一样。

  若不是看见他若隐若现的身体起伏,怕是早就误认其已经死亡。

  就是这么一家店,在陈封随着岳珊珊踏入的时候,陈封不禁是警惕心大起。

  以他武帝的神识,自热是查探到这里的古怪,不过他只是笑而不语,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

  0o酷●2匠网}正s版@☆首b发

  “随便看看吧,要是中意,可以便宜出售给你。”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那具酷似尸体的人身上发出来,闻着皆有一阵毛骨悚然之意。

  “无名草的叶子三片,火麟花四朵,剩下的草药一样七份。”岳珊珊微微躬身,上前一步说道。

  “哦--”苍老的声音恍若来自另外一个时刻一般,抬眼看了看眼前的人,再确认是岳珊珊的时候,浑浊不堪的双眼微微有一丝亮光,那一闪而逝的亮光,在触及到陈封的时候,陡然暴涨,但是很快便很巧妙的隐退了下去。

  “岳老头又差遣你来啦。”老头错综蔓延的老脸上,努力了好几次也挤不出一丝笑容来,表情生硬的说道,随即便好似是十分无力一般的低下了头。

  陈封用神识探过,这老者竟然懂得隐藏实力的方法,而且在这茅草屋的周围,隐隐还有阵法中辅助性功法的痕迹,看样子应该是一种幻阵,若是想要胡来的话,幻境开启,就别想离开这儿了。

  起初陈封还对岳珊珊领来的地方持怀疑态度,但是现在看来,此处着实不简单,一间茅草屋的防卫设置竟然已经这么严苛,要知道阵法一途实属冷门,而阵法的功效又极其的强大,只有少数极其有实力的门派,才会拥有少数的阵法。

  “是的白先生,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朋友,陈封,我和他一起帮老爷子采购一些珍贵的材料,还劳烦白老行个方便。”岳珊珊态度极其的恭敬,就好像在和家中长辈交谈一样。

  这被称作白佬的家伙,也不寒暄,直接点了点头,声音再度嘶哑的说道:“祝你们好运。”随即单手一划,在陈封与岳珊珊的脚下,凭空出现了一个传送阵。

  在陈封错愕的表情下,白光一闪,眼前的景色一花,二人便是消失在了云水城。

  “这些黑市也未免太过严苛了吧,一个入口而已,至于用传送阵么,要知道传送阵的价格,可是很昂贵的呀。”陈封现在是穷人,当然看不惯别人白痴一样烧钱的做法。

  “这个黑市可不同寻常所见的黑市,这可是云水城最为著名也是最大的黑市,一般有什么难以搞到的东西,在这里都可以找到影子,而且为了让一些好东西掌握在有实力的家族或者实力手中,这里是不允许外人进来的,以免打破局面,造成混乱,毫不夸张的说,这儿才是云水城地下的根。“一发话说完,岳珊珊脸色也是凝重无比。

  陈封见惯了大世面,自然不会被岳珊珊的三言两语吓到,无所谓的催促岳珊珊赶紧办正事。

  据岳珊珊所描述,在黑市中有一件神秘的店铺,这个店铺的主人便拥有修复锻造台的能力。

  于是二人便直奔主题,直接冲进了黑市。

  在进入黑市的时候,门口处有两个值班的修者,一人递给陈封与岳珊珊一个面具。

  正所谓财不露白,在这里,即使是买了东西也不能露,因为黑市虽黑,但要保证交易的隐秘性,戴上面具的话,不易被人盯上。

  戴上面具,在岳珊珊的带领下,二人行至黑市靠边的一个角落,一个古朴而又别致的石门,半开半闭。

  在石门之上,有一个石狮,石狮口中有一个铁环。

  岳珊珊上前转动了三下铁环,随后,石门咯吱开启。

  若有人敢莽撞的冲进去,而没有转动铁环,现在的下场已经被阵法所困住。

  店中,一个黑袍男子,同样的戴着面具,突兀的出现在了陈封和岳珊珊的面前,就那么傻傻的站着,一言不语。

  岳珊珊从陈封手中接过凤舞霓裳,放在一旁的黑色陨铁所制的桌台上,恭敬道:“请先生修复这锻造台。”

  黑袍人依旧是站着,不过这时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从宽大的袖口处,伸出一根手指,比划了一下。

  “这是什么意思。”陈封问岳珊珊。

  “要钱啊,让人办事不得掏钱吗?”岳珊珊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