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即便是哈哈狂笑起来,笑声止:“你这么自恋的人,仅为我平生首见。”

  轰~岳珊珊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

  她想到过无数种陈封可能的回答方式,但没有一个是这样的。

  他竟然说我自恋?

  我自恋?

  x2最rD新章◎节“Z上#酷;M匠f网@

  自恋?

  岳珊珊长大至今,十多个年头来,听到的誉美之词无数,但是说她自恋的,同样,陈封是头一份。

  “你说我自恋?”岳珊珊的肺都快被陈封气炸了。

  “不要拿我和那些庸俗之辈相提并论,你在我的眼里,不过是一具可有可无的尸体,仅此而已。”陈封道。

  若‘石化’这个词可以用来形容一个人的表情和心情的话,那用来形容此时的岳珊珊最为恰当不过了。

  良久,岳珊珊才从那个从未有过的状态中逃离出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好,算你狠。”

  “好,搞清楚自己几斤几两,就赶紧走,我还有事。”陈封下了逐客令。

  “不行,今天我必须带着你上课,我答应了老师,就一定要带你去。”岳珊珊眼看来硬的不行,只能用这等软磨硬泡的手段了。

  果然,对付这种手段,陈封是没了脾气。

  “随便你。”陈封无语道。

  随即冲进了熟悉的小窝。

  将这次的战利品一股脑的从怀里掏出来放在桌子上,然后便冲进了池塘,果断将岳珊珊这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当做空气。

  泡在浴池中,陈封的心情那叫一个爽。

  这三天的日子,过的真叫一个辛苦,又脏又累又热的,这一下泡在温凉的池水中,仿佛到了天堂一般,简直一飘飘欲仙。

  浑身舒爽的陈封,不由的开始了以后的打算。

  现在炼器台残片到手了,这玩意不禁可以修复成为新的一个锻造台,还能用来修补破鼎,简直是一个宝贝。

  不过,结合自己现在的状况,修复破鼎的话,对当下的受益并不打。

  在这几天的战斗中,陈封发现,以自己掌握的这些武技还有功力来看,若想得到最完美的发挥,那需要的是一把趁手的武器。

  而作为一名炼器宗师,现在锻造台残片有了,若是有办法恢复的话,自己就可以随时随地打造适合自己的终极神兵了,虽然没有什么大用,但实用性倒是无可置疑的。

  想到这里,陈封浑身来了力气,匆匆的洗了洗,便从池子里跳了出来。

  穿上干净的衣服,陈封走出了卧室,一进客厅便看到了岳珊珊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自己。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难道你真的对我有什么不良的企图么,这样吧,你先洗个澡啥的,我会满足你。”陈封大言不惭道。

  陈封说这些话,是想将这个镇定的女娃气的暴跳如雷,可是现实让他有些失望。

  谁知道,岳珊珊丝毫没有在意这些。

  而是一副求知若渴的样子,十分认真的问道:“这锻造台碎片你是从哪儿来的?”

  这一下陈封才明白过来,因为他看到了岳珊珊的手中,拿着那个他视若珍宝的炼器台碎片,通体漆黑,看不出什么质地。

  “捡来的。”陈封抠鼻道。

  “捡的?”岳珊珊显然是相信了陈封的话,一脸震惊的说道。

  “那你可不可以送给我?”岳珊珊说道。

  “啥米。”这次震惊的换做陈封了,他实在想不到,这年头的人,脸皮厚到了如此程度,这么宝贵的东西,说送就送了,而且还是拿别人的人情送给自己,是自己傻了,还是岳珊珊傻了?

  “送给我好不好。”作为一个校花,不得不说,岳珊珊卖萌的样子,杀伤力绝对是十分强大的。

  不过更为强大的是,陈封这个屌丝,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迎合,只见他毫无风度的从岳珊珊手中夺回了锻造台碎片,怜爱的说道:“你做梦呢吧,这可是我废了半天劲才得到的。”

  “你不是说捡来的吗?”

  “是啊,游猎大会的奖品,这跟捡来有什么区别吗?”陈封淡淡说道。

  游猎大会!

  听到这四个词,岳珊珊的眼睛都直了。

  这几天,学院的翘楚可都是去参加游猎大会了,虽然她也想去,不过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以武徒三重天的实力去参加,无疑是去丢人现眼。

  不过让她磕掉下巴也想不到的是,陈封这个武徒二重天的人,竟然还有脸去参加游猎大会,而且还得到了锻造台碎片,这……有点让岳珊珊的大脑神经有些短路。

  “你参加游猎大会了?”岳珊珊问道。

  “废话,不然我怎么会这么狼狈,还有,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就因为你,我在密林里,平白无故的被好多人追着打。”陈封仿佛这才想起来,好多人好像跟他提过岳珊珊什么的,而且打架的理由就是替岳珊珊教训自己。

  不过岳珊珊好像不对这个感兴趣,依旧是眼巴巴的盯着陈封手里的锻造台残片。

  “凤舞霓裳,五星级锻造台,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岳珊珊恨铁不成钢的问道。

  这句话,听起来有些可笑,毕竟在锻造一途,陈封可以说是领导者了吧,上次在课堂上,老师都要乖乖请教陈封。

  锻造武器也好,法宝也好,若锻造台的等级,直接影响着武器和法宝的品级。

  比如,你想用一级的锻造台,锻造出二级的武器,那简直就是做梦,天大的梦,一丁点儿可能也没有。

  五星级的凤舞霓裳锻造台,在锻造台图谱上,可是一件排名在前列的神器,陈封自然是有些耳闻,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无意中得到的这个残片,竟然是凤舞霓裳,这端的是让他有些大吃一惊。

  不过随即便明白了过来,为什么岳珊珊会如此这般的盯着这个锻造台,对于自己无力戏谑的话充耳不闻了,看来神器的诱惑力,端的是巨大无比呢。

  陈封啧啧叹道:“这东西现在是我的,它的人生,会让我开启出新的辉煌!”

  “额,是啊,凤舞霓裳现在是你的了。”岳珊珊的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失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