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胸脯剧烈起伏的岳珊珊,在晨曦的照耀下,格外的迷人。

  陈封向前走出几步,站在屋子门口,转身对岳珊珊说道:“对了,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儿?”嘴上这么说着,神色上却有几分不耐烦。

  作为天鹤学院的校花,岳珊珊走到哪儿不是前呼后拥受人瞩目的,没想到一到陈封这里就会碰钉子。

  完全没了脾气的岳珊珊,终于等到陈封的一次主动搭讪,这才深吸了一口气,调节了一下微微有些紊乱的心神,嘴角勾起一抹浅笑说道:“当然有事,老师让我喊你去上课。”

  “我不去。”陈封哼道。

  “不去不行,必须去。”岳珊珊态度强硬的说道。

  “腿在我身上,我不去你能把我怎样,我要洗澡去了,要是你想偷看大可留在这里。”陈封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你站住!”岳珊珊终于是怒了。

  只见她身遭周围的元气猛然震荡,颇有几分想要大大出手的意思。

  几乎只是瞬间,岳珊珊便依靠一种诡异的步法来到了陈封的身前。

  那如同鬼魅一般的身法,加上灵巧的手势,几乎只在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将陈封的整个身子缠住,手里一柄亮晶晶的短刀,只差分毫的放在了陈封的喉咙之处。

  这个姿势,若让其他人看到,一定又是一番羡慕嫉妒恨。

  岳珊珊长袍下的皓腕,此时缠了一圈在陈封的脖子处,而纤细修长的腿顶在了陈封的屁股,锁住了下盘,而陈封的整个身子,则是贴在了岳珊珊的酥胸之上。

  “光天化日之下,你这么占我便宜真的好吗?”被岳珊珊强硬的控制住身子,陈封不怒反喜,开玩笑道。

  “哼,到底是谁图谋不轨,所幸我们今天就说清楚好了。”岳珊珊一脸愠怒。

  这几日,经常听到碎嘴的人散播着她和陈封的闲言碎语,更有甚者大言不惭的说岳珊珊已经芳心暗许给了废物陈封。

  而岳珊珊怀疑,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一定是陈封本人,因为这场闹剧的最终受益者,只有陈封一人而已。

  所以她今天来,不只是要让陈封来上课,更是要给陈封一个下马威,让他日后老实点做人。

  可是她没想到的是,在这种危险的状态下,陈封依旧是死性不改。

  于是,岳珊珊将手里的短刀,在向陈封的脖颈贴近了几分,冰冷刺骨的寒意,瞬间给了陈封一个机灵。

  “小姑娘,我屡次三番让这你,你可不要得寸进尺。”陈封道。

  “有什么招数你尽管正面用出就是,我岳珊珊不怕你这些,怕的就是你暗地捣鬼,你那么做,只会让我更加的瞧不起你!”情急之下,岳珊珊出口难免有些重。

  陈封眉毛一挑,从这句话他还是能够听得出来,岳珊珊此番前来不只是要他去上课那么简单了,这话里话外含沙射影的,同样让陈封很是不爽。

  想到这里,陈封心中也是微微有了几分怒意,身躯一震,手腕一翻在岳珊珊的臂弯处一拍,岳珊珊的身子便倒飞了出去。

  这一幕来的太快,以岳珊珊的眼力,竟然还看不出陈封是如何出手的,怎么出手的,毕竟岳珊珊的修为要比陈封高出许多,岳珊珊实在是想不到,陈封是用了什么方法,什么时间出手将自己的攻势打退的。

  “你!”岳珊珊气急败坏,轻摇红唇,在其提气想要冲上来。

  “我警告你,没有一个人可以;两次把刀放在我的脖子上。”这次陈封是真的怒了。

  葛然间,从陈封的身上,散发出无语抗衡的狂霸之气,这种气势,让岳珊珊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身子,而且全身瑟瑟发抖。

  “怎么可能,他的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气势,这种气势,即便是武徒巅峰境界的爷爷也不曾具备,这种气势,遍寻天水城也不可能寻求到与之媲美之人,而这么强大的气势,竟然还是从一个废物身上发出来的,这怎么可能!”岳珊珊心中极度震惊着。

  只是过了片刻她便明白。

  眼前的这个男子,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废物陈封了,就在那天上课的一幕,这个废物再也不打算装下去了,他开始展翅飞翔!

  那天他说出的话,让老师都为之震惊,要知道,天鹤学院的老师那一个不是见多识广,能够被一个毛头小子吓到,显然不是侥幸那么简单,这个陈封,足有实力让任何人望而却步。

  想通了这些,岳珊珊轻轻的吐出一口气,慢慢收起短刀,再次恢复那个倾国倾城的女子,应该有的风度。

  “陈同学,刚才是我冒昧了。”这一下,岳珊珊真的乖了,变成一个让陈封都有些陌生的乖乖女摸样。

  陈封微微的眯起了眼睛,再次仔细打量了一下岳珊珊,长的漂亮自不必说,身材惹火也不用说,陈封诧异的是,这个女子的心态,能够在瞬间将暴怒的情绪,压榨成古井无波,足以见得,此女不凡。

  “废话少说,我只想知道,你说的暗地搞鬼是何意,我陈封行事一向端正,你若污我,我能做的只有一个,让你从此消失。”陈封冷声道。

  嘶~岳珊珊不由的吸了一口凉气,在她接触到陈封寒冷如冰的眼神之时,虽在这晨曦照耀之下,岳珊珊依旧感觉到了那股不可遏制的寒意,发自内心的寒。

  “好吧,明人不说暗话,我岳珊珊敬你是个君子,今天有什么话就直接说了吧。”岳珊珊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道。

  “说!”陈封淡淡道,虽然把时间浪费在岳珊珊这么一个小角色身上,有点可笑,但陈封倒是想听听岳珊珊能说出什么话来,莫名的想知道。

  “近日,校园内多次听到你我有关的闲言碎语,是否是你散步的。”说道这里,岳珊珊也是眉毛一挑,杀机毕露。

  她退缩不是因为她软弱,若有人侵犯她的尊严,她同样准备放手一搏。

  “什么。”陈封神情微微一怔。

  酷CO匠a网D唯=一{2正S}版},其}他Y‘都R/是盗;版z!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