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头怎么开始流行夜郎自大了,某些人不看自己几斤几两都敢在这儿丢人现眼的,天鹤学院的脸啊,我都羞!”贺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盯着陈封的方向,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能站在这里等着的,无疑都是有十足的把握在前十名的人,其他的人早就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分量,灰溜溜离开了。

  而他这么说,无疑是想让陈封如同丧家犬一样,灰溜溜的离开。

  可陈封却依旧充耳不闻,丝毫没把贺丰的话当回事儿。

  “我说陈封,你在这儿干嘛?”见陈封毫无反应,贺丰只得是直接挑明道。

  “你是白痴么?”陈封说道。

  “你敢说我是白痴?”贺丰顿时就怒了,双眼怒视着陈封哼道。

  “你都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了,不是白痴是什么,难道是傻蛋?”陈封额首叹息一般的说道。

  “你给我搞清楚点,你现在是在跟谁说话,不要惹我,我警告你。”贺丰一字一顿道。

  陈封无奈的耸肩膀,不再搭理贺丰。

  可贺丰就像是一头乌龟似的,咬住了就不会放口。

  “没事儿赶紧滚远点,我看着恶心。”这话是这一大片同学的共同心声,只是没有人会像贺丰一样大胆的说出来而已。

  ●酷F.匠-网首发0

  “我还等着领奖呢,要是你受不了,大可以滚蛋,不要让我见到你,我看到你,不仅是恶心,还有便秘呢。”陈封不甘示弱,君子动口不动手,陈封是无论动口动手都不会让人一步的主。

  陈封这话一出,顿然是轰然大笑。

  贺丰更是笑的夸张,都笑出泪了。

  看着笑不可知的贺丰,陈封挑眉问道:“你觉得很可笑么?”

  “可笑,这是我这辈子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了,就好像一直蚂蚁说它可以一口吃掉大象一样好笑。”贺丰撑着墙以免自己栽倒在地,费力的说出心里话。

  “好,既然这样,我们打个赌好了,我赌我能领到奖品。”陈封淡然道。

  “赌就赌,我预测我起码要在前八名,而你,想进名次还是下辈子吧。”贺丰大笑道。

  而一旁的学生,也是鼓掌叫好,似乎陈封此时就是一个正在卖命演出的小丑一样。

  “大哥,咱跟这傻小子赌点儿什么呢?”贺丰的小弟问道。

  贺丰微微皱眉。

  这几日总是听到有关陈封于岳珊珊的流言蜚语。

  以岳珊珊女神级别的人物,断然是不会对陈封这种屌丝感兴趣的。

  但是无风不起浪,贺丰这种小心眼的人,断然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情敌,所以他不想让陈封好过。

  “输了就叫爹!”此话一出周围看热闹的学生先是一愣。

  随即便是鼓掌叫好。

  虽然谁叫谁爹都跟他们没有一分钱关系,但喜当爹这种事儿,向来是喜闻热见的。

  终于,剩余的学生也都排着队,将自己的战利品一一上缴了上去,并且登记了身份信息,只等结果出来。

  登记工作完毕之后,不一会儿的时间,便从密室中走出了负责宣读成绩的考官,考官身后,站着陈封见过两次的军官大汉。

  大汉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格外刺眼的陈封,悄悄的比了个大拇指,脸上神色却是依旧那么的庄严肃穆,像是一尊雕塑。

  陈封自然也是看到了他,看他的意思是在暗示陈封的成绩不错。

  陈封并没有表示什么,依旧是懒散的站在墙根靠着墙。

  “现在宣布比赛结果,首先是第十名……第八名……第七名……贺丰!”此话一出,贺丰几人小队,顿时欢呼雀跃,仿佛一夜飞升了一般。

  第六名是吕良一伙人实力最差的那个。

  第五名则是吕良。

  到了此时,前面就剩下5个名额了,贺丰不由的得瑟了起来,“算了吧陈封,你可能要失望了,赶紧叫一声,爹要走了。”

  贺丰的声音,微微有点大,害的考官竟然停下来了宣读,冷冷的扫了一眼贺丰。

  而考官身后的大汉,二话不说的带着两个手下,冲上去给了贺丰一脚。

  虽然大汉只有武徒二重天的实力,但是一些武技是十分了得,干脆利落,一脚就踹到了实力在武徒四重天的贺丰。

  贺丰大怒,但是已经被大汉身后的多名卫兵包围了起来。

  “安静点儿。”大汉丝毫没有将贺丰放在眼里,冷冷的斥道,随即再次转身,回到了考官的身后。

  这一下,现场顿时静谧的有些诡异。

  “谁再喧哗,直接剥夺参赛资格!”考官似乎还不解气,冷冰冰的说道。

  接下来,一伙人差点集体叫出声来,因为考官念道:“第四名-陈封!”

  哗~“怎么可能!”

  “什么,废物陈封是第四?”

  “怎么可能?”

  赵鹏此时已经绕了一圈,小心翼翼的走到陈封后面。

  无视陈封稀奇古怪的打扮,赵鹏依旧是恭敬有加的走到身后,听到考官如此说的时候,全场人几乎都是哗然了,而最最淡定的要数陈封,接着是赵鹏。

  因为在这一群人中,最了解陈封的也只有赵鹏了,虽然也是仅仅的一知半解,但也不至于在这个时候大惊小怪了。

  而吕良在听到陈封的名字,竟然排在第四的时候,也是没有惊讶,只是淡淡的点了一下头,对身边的人耳语道:“看来那场麻烦,已经被他肚子摆平了,如此说来,我们三个人都还不是他的对手,你们觉得,当初我拉拢他,是谁想沾谁的光呢?”

  他的两个小弟,此时脸蛋微紫,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仿佛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样,生疼。

  而比他们还难受的,莫过于贺丰了。

  因为,他打赌输了,难不成真要喊这个比自己还要小几岁的小子爹么?

  “不行不行。”一想到这,贺丰就是慌忙的摇了摇头,仿佛只要她不这么做,陈封就会变成他爹一样。

  而早就知道这个结婚的军人大汉,此时表情也是微微有些变化。

  当初第一次被陈封制服的时候,说实话,大汉的心里多多少也是有些不服气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