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重创之下,陈封猛然咬牙,横眉倒数,没有发出任何一丝声响的,牢牢的抓住了那块蜂王蜜,而那几只伏在蜂王蜜之上的嗤人蜂,竟在陈封手速之下毫无反抗的束手就擒。

  呼~当陈封半边身子从嗤人蜂的老窝出来的时候,那成群结队的黑头蚁已经将万年桦木吃掉一大半,这时万年桦树摇摇晃晃了几下之后,咣当一声倒了下去。

  而陈封趁机在空中飞到另外一颗树上,然后像一只灵巧的猴子一样,在树林里飞奔起来。

  在奔跑过程中,他发现自己挥动的手臂上,出现了三个骇人的血洞,那血洞滔滔的流出黑色的血液。

  “可恶的黑头蚁,竟然还对我下毒,不过幸好我已经得到了蜂王蜜,嘻嘻。”陈封一边飞奔,一边在经过有大片叶子的树木时,从上面摘下来几片叶子,将新鲜出炉的蜂王蜜包裹起来,然后从中用手指蕉上一点,涂抹到三个血洞之上。

  可能是因为剧烈运动的缘故,血洞并未就此立刻停止流血,只是速度上变慢了一些,而且流出来的血,也渐渐的从黑色,变成鲜红,随即停止。

  这一路狂奔之下,陈封因出血过多,而且元力又是不断的消耗,在三小时后,已经是精疲力尽。

  一路上,因为要穿越低级游猎区中间捷径的缘故,陈封倒也是不时的看到低级游猎区游猎的学生。

  陈封并不是那种见人就打招呼的乖乖孩子,对于那些人诧异的目光,他直接选择无视。

  “妈的,那是什么怪兽,跑的竟然如此之快!”一个低年级的学生说。

  “笨死了,你看那样,这么灵敏,而且身段和人类差不多,一定是传说中的野人啦,而且你看,浑身都是泥巴,一头长发乱糟糟的,只不过这速度着实快了点,想必我们人类武徒三重天的武者也未必能够追的上吧。”

  在这二人议论纷纷的时候,陈封身影已经是跑出了他们的视线。

  在游猎区的出口处,此时已经聚集了大多数游猎归来的学子,他们都兴致勃勃的互相攀比着自己的战利品。

  n:看G正p版,章◇节¤上;I酷Q{匠(网P

  而在登记处,则是由城主府一方的代表,以及天鹤学院一方的代表共同组成的,一来是保证参赛的公平,二来是维持秩序。

  而登记处后面的亭子中,此时坐着几个人,这些人都是实力较强的学生,他们的成绩在登记簿上有排名,所以在这里等着结果出来后,挑选自己中意的奖品。

  本来现场秩序,在大汉的维持下,正在有序的进行着。

  可是一个人摸样的怪物突然出现,现场顿时炸了锅。

  陈封一身蓬头垢面的不说,身上涂满的泥巴状液体,让任何人看到都想要作呕,毫不夸张的是,一些忍耐力弱的人,已经是慌忙跑到一边大吐特吐起来,而那些还在等着记录结果的学生,也是失去了兴趣登记,皆是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陈封。

  陈封只有十几岁还未成年,倒是从出现时的淡定,以及无视周围人目光的态度来看,这哪里像个毛头小子呢。

  自古年少气盛,年少轻狂,陈封这个年纪的同龄人,那一个不是把自尊和面子看得极其重要,他们进去的时候都是带着备用的衣服的,出来的时候就换上,显得云淡风轻干干净净高人一等。

  可是陈封为了更多的得到一些东西,进去的时候拿的都是一些材料啊工具啊,衣服什么的,带着也是累赘,故而他就这样一幅乞丐像的出来了。

  越过那些目瞪口呆的学生,看着无人于心登记,陈封倒也图个省事儿,直接来到队伍的最前头。

  他刚要开口说话。

  从亭子中跳出一个身穿青色长袍,手拿折扇,头发精心梳理过,发冠焕然一新的白面书生。

  这人跳出来之后,脸上的神色精彩纷呈,先是惊讶,然后愕然,然后是哈哈哈大笑。

  “这不是鼎鼎大名的废物陈封吗,我还以为你会死在里面呢,看来真是福大命大,傻人有傻福啊。”这人名为贺丰。

  贺丰的实力在武徒四重天的境界,所以他会这么毫无余地的嘲笑一个实力不同他的人。

  这个世界的规则就是这样,实力才是硬道理。

  而他之所以这样大肆嘲笑陈封,并非陈封实力低下本身,而是因为他是女神岳珊珊的追随者之一。

  面对这家伙的无理取闹,陈封毫不在意,只是若无其事的从怀中掏出一枚补元丹,然后哥哥蹦蹦的吃了下去,随即向那个负责登记的老师说道:“没见过帅哥吗,赶紧的登记,我很忙。”

  这一句话说下来,本来那些还能扛得住的,现在都是哇哇大吐了起来。

  此时,又从亭子中走出一人。

  来人正是吕良。

  吕良一脸激动的神色,上前拱手道:“恭喜陈兄凯旋归来,我可是等候多时了,正要随兄弟一起去寻找你的下落呢,刚好,你就出来了。”

  此话一出,刚才还耀武扬威的贺丰,顿时是委顿了几分。

  在这个亭子里,实力最强的就是吕良的三人小队了,两个势力武徒五重天的,一个四重天的,这样拔了尖一般的存在,神一样的队伍配置,贺丰可不敢叫嚣,只是他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像吕良这种身份的人,怎么会和一个废物如此亲热,如此的在意呢?

  “怎么好意思麻烦,我自己能做的事,从来不会劳烦别人。”陈封冷冷说道。

  吕良看得出,陈封元气有些微弱,并未多话,轻轻点头后便回到了亭子里面。

  将自己的战利品一股脑的丢在桌子上,陈封便闪到一边,靠墙站着。

  而那堆战利品则被拿到密室之中,仔细的查询战利品的真实性和数量。

  等待无疑是最无聊的事儿,于是有些无聊的人,在这个时候,突然会办一些傻事儿。

  比如贺丰,他纠结了自己的几个小弟,站在陈封不远处,呱噪的卖弄着他的公鸭嗓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