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嘲笑我的无能么?”杀手迟越剑眉倒竖,心中愤怒的想到。

  对于任何行业的人来说,如果有人鄙视你的专业素养,无疑是其最大的耻辱。

  而有胆量鄙视一个杀手的职业素养,那无疑是找死的节奏。

  士可忍孰不可忍!

  “我再送你一程。”毫不顾忌与陈封近在咫尺的巨兽烈晰,杀手迟越拔出腰间的佩剑。

  那是一把寒铁所化的宝剑,通体漆黑,在云水城,此剑第一,无与争锋。

  黑芒暗月,在乌云密布的森林里,竟然爆射出骇人的光芒。

  而剑出的同时,杀手迟越已经飞跃而起,一个倒挂金钩,身体飞转上半空,在瞄准了陈封身体所在的位置之后,骤然下降。

  长剑剑尖直指陈封的心脏,飞落而下。

  倒地不起的陈封看着杀手迟越终结一剑,心中微微有些不舍,不舍这刚刚重生没有多久的生命。

  可是,天意如此,夫复何求。

  本以为,自己的重生,是可以逆天改命的。

  不过,如此看来,吾依旧不能改变自己死亡的命数。

  难道此生就要终场了么?

  想到这些,陈封有些绝望的闭上眼睛。

  可是在他闭眼的那一刹那,他分明看到,看到天空中白光一闪。

  那是……那是……那是闪电!

  陈封的身体,似乎因为闪电的出现,瞬间爆发出无穷的力量。

  他顾不得全身因痛就要四分五裂的身体,迅猛无比的聚集起身体中最后的元力,猛然爆发出《灵旋锻体》第一式灵降,双掌迅速无比,化整为零,向浅水区下微微一沉,双掌迅速的插入泥潭之中,然后,哄~一阵令人惊骇的闷响过后,陈封瞬间埋没在深达七八米的泥潭之中。

  而此时。

  杀手迟越的剑已经兵临城下,只差一尺之遥就可以刺破水面。

  可是,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

  此时,三石阵上陡然发作。

  三根石柱陡然发出耀眼的红光,红光在杀手迟越周围,凝聚出一个巨大的红色漩涡,这个漩涡急速的转动,带着一股吞嗤天地的力量。

  在这等强大的力量之下,杀手迟越身体也是不由自主的停在了半空,就要像步入沼泽一般,四处的压力,波涛汹涌的暗劲,让杀手迟越十分的不爽。

  就在杀手迟越要强行破开这三石阵的困力之时,从天而降的闷雷,似乎是一头暴走的野兽,轰隆而下。

  轰~~~白光一闪,整个浅水区的水瞬间分起十丈之高,在这些飞起的水滴,落在地面的时候。

  那些成群结队的青骨狼,已经在强大的雷电之威下,化为了焦炭,而他们的天敌巨兽烈晰,此时也是被炸了个外焦里嫩,浑身冒着青烟,再无生命迹象。

  而杀手迟越,此时断然也好不到那儿去。

  因为三石阵的缘故,杀手迟越所在的位置,正是三石阵的正中心,也是雷电之威的着力点。

  此时断然已经找寻不到杀手迟越的身影,连一片衣服的碎屑也看不到。

  只是,在地上轰出越有6米深的大坑之中,有一块闪着点点银光的东西,正在熠熠发光。

  而大坑的四壁,此时坚硬的如同石头一样,而陈封正是被砸在了里面,并且夯实。

  哗啦啦啦~~~倾盆大雨,终于而至。

  大雨持续了一夜方才停止。

  次日,雨过天晴。

  磅礴的大雨,已经将那个坚硬的大坑冲刷无数次,此时已经是积满了雨水。

  此时如同一个淡水湖一般。

  停在一般栖息的鸟儿,呆呆的望着这一片焦黑的泥土,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而在这清脆悦耳的声音中,掺杂着一丝不规律的声音。

  哗~~哗~似乎是水的声音。

  在淡水湖中。

  蓦然的伸出一个人头来,很是突兀。

  那个人,很是眼熟,手里举着一个墨绿色的小药瓶。

  从那个瓶子可以看得出来,这正是那日赵鹏送给陈封补元丹的小瓷瓶,而这个人,正是陈封。

  @酷!p匠网‘唯一BE正f版9{,2其rf他都9是?盗{版。o

  狼狈无比的爬出淡水湖,陈封躺在岸边大口的喘着气。

  感受着和煦的阳光洒在脸上,陈封傻傻的一笑,“老子还没死,啊哈哈!”

  随即,陈封颤颤巍巍的将手伸进了怀中鼓鼓囊囊的地方,从中掏出一件银白色的物件。

  “玄铁鼎,真是一个好东西呢,比赵鹏那个用的鼎不知道要强多少倍。”而更让陈封喜不自胜的是,他还在湖面上搜集到了诸多的魔兽丹。

  那些青骨狼死后,没有损坏的魔兽丹,统统被陈封收了上来,虽然品阶不足一阶的标准,但也可算作下级魔丹,况且这数量还是蛮惊人的,少说也有百十枚的样子,另外,巨兽烈晰的那枚,也让陈封在休息了片刻之后,从巨兽烈晰的身体里取了出来。

  将最后几枚补元丹运到口中,陈封慢慢的打坐调息,修复着受伤的骨骼经脉,直到正午,陈封才堪堪恢复了七八分的样子。

  此时,时间已经到了正午,盘算着自己还要去采蜂王蜜,回去以后好做炼药之用,陈封只能是尽量的降低了对嗤人蜂的仇视度。

  在浅水区的周围,陈封如愿以偿的找到了几种可以对付嗤人蜂的草药,然后按照记忆里的比列配在了一起,再从浅水区中取了一点无根水,将这些草药先是捣碎磨成粉,然后一点点的加入无根水,充分搅拌均匀之后,得到一坨粘稠无比的泥状物体。

  看着自己的劳动成功,陈封并没有觉得很恶心,反而是很得意的放在手里把玩,还时不时的放到鼻子下面去闻闻。

  这一幕若是让任何一个人看到,一定会当场吐血而死。

  将这些泥巴,从头到脚的全部吐沫在身上,陈封已经变成一个标准的泥人。

  本就破烂不堪的衣服,凌乱不堪的发型,加上这种打扮,简直一山中野人。

  可是像陈封这种人,怎么会这么在意自己的面目呢……

  来到嗤人蜂所在的山谷,走到那个擎天柱一般的大桦树下面,陈封大大咧咧的爬了上去。

  在最大的那个嗤人蜂蜂窝处停下的时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