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可喜的是,青骨狼的数量实在是太过庞大,即便杀手迟越再厉害,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陈封由于身上有着刺鼻的气味,并未引起青骨狼的一丁点儿兴趣,倒是杀手迟越现在可被这些暴怒无比的青骨狼盯了个正着。

  “这些该死的青骨狼,今天是打了鸡血吗?”在此严峻的形势下,杀手迟越还是那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虽有那么一丁点的愠怒,但其还是稳步的向陈封接近着。

  毕竟能够成为一名杀手,对于以少胜多这种错综复杂的场面杀手迟越,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轰隆隆~正在焦急的等着着乌云密布的陈封,此时的小心脏砰砰的跳动着。

  酷匠}K网2@唯;一;《正)G版',h其他都2是‘盗m版n◇

  若是在杀手迟越追上自己之前,天雷并未降临的话,以现在三石阵所能发挥出来的威力,断然不能一击致杀手迟越于死地。

  而若给杀手迟越一点儿时间的话,说不定他会依靠自身强大的实力,强行攻破阵法也说不定。

  轰隆隆~一阵剧烈的声响过后,大地都在颤抖起来。

  陈封惊喜的抬头看天。

  乌云还在不紧不慢的聚集着,倒是风声已经缓和了下来,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天雷降临。

  可是,这轰隆隆的声音哪儿来的?

  随着陈封目光的转移,陈封不得不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真是忙中出错。

  本以为召唤出青骨狼对付杀手迟越,只有自己这种天才才能想出来。

  不过让陈封没有想到的是。

  这个时候竟然,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大面积的青骨狼聚集,引起了青骨狼的天敌——巨兽烈晰的注意。

  这巨兽烈晰常年生活在有浅水区的密林深处,以青骨狼为食,体型巨大无比,按照它的体积计算的话,这家伙堪比五头犀牛大小。

  以这样的体积,单单是走起路来,那威势已经是十分的骇人了。

  而这震得大地发颤的轰隆声,真是巨兽烈晰发出的。

  此时,巨兽烈晰睁着两只灯笼一般的大眼睛,双眼通红,其实巨兽烈晰的眼睛是黄色的,只有在它交配或者极度兴奋的时候,眼睛才会变成红色。

  而巨兽烈晰在平常时候,实力是二阶魔兽。

  但是当它暴走的时候,实力却飞升到了三阶魔兽。

  这也是巨兽烈晰恐怖之处。

  “不会吧,这下好像玩大了。”陈封猜中了开始,没有猜中结局。

  完美的计划就这样被打断了。

  后有追兵杀手迟越,前有阻拦巨兽烈晰。

  更为令人纠结的是,在他和巨兽烈晰就是自己刚刚布下的三石阵!

  “老子跟你们拼了!”陈封此时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淡定与从容,飞身跃起两丈之高,然后踏着青骨狼的脊背,飞奔向三石阵。

  身后的杀手迟越眸中寒光一闪,却是不动神色的用出高级武技三段玄掌。

  排山倒海的掌印,呼啸而过,在他之前的数十头青骨狼,在遇到掌印的时候,几乎是没有任何挣扎的就化成了碎肉。

  青骨狼此时方才察觉到了杀手迟越的强大,全都是微微一怔,而就在这一电光火石的时间里,身体灵敏无比的杀手迟越陈封已经是急速向陈封射去。

  飞奔的杀手迟越,只在空中留出一段模糊的残影,那速度,用缩地成寸来说的话再完美不过了。

  拼命逃窜的陈封,也是感觉到了周围空气中,强大的气息波动,此时心中不免一紧,在感受着那股强大的气息,就像是一把利箭,即将穿过自己身体的时候,陈封的身影,在青骨狼的背上猛然一滞,《灵旋锻体》第二式神将在准备了三转之后,瞬间发出。

  显然杀手迟越也没有料到,狼狈如此的陈封此时还有心思反击,但此时正是杀掉陈封的最好时机,杀手迟越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头扎进了陈封所放出的《灵旋锻体》第二式神将之中。

  砰砰砰~~~数百声肢体碰撞声响起。

  在《灵旋锻体》第二式神将之下,攻防兼备,身体灵动性与力量完美结合的陈封,在经过三枚粹体丹淬炼身体之下,才堪堪的将《灵旋锻体》第二式神将发挥淋漓尽致,而杀手迟越虽然要高出陈封很多个阶位,但面对毫无准备的强猛攻击,杀手迟越还是有些应接不暇的。

  不过,高手过招,拼的就是看谁的身体硬。

  杀手迟越毫无做作的硬撼下陈封的《灵旋锻体》第二式神将,面不改色的稳稳落地。

  而陈封看起来则是狼狈无比。

  在《灵旋锻体》第二式神将之下,陈封总共与杀手迟越有二百三十一次与杀手迟越的正面对撞,而每一次的对撞之下,杀手迟越都能够恰到好处的接下陈封的攻击,然后给陈封一次重创。

  杀手迟越眼睁睁的看着陈封的身体像是一个被打飞的皮球一样,飞速的跌向了已经张开血盆大口的巨兽烈晰。

  “哼,让你也常常被畜生吃掉的滋味。”说罢,杀手迟越就要扭头离开,因为他感觉此处浅水区有些古怪,在他面前,有三根火红色的石柱。

  而这些石柱上,有着让他见都没有见过的花纹,但是以他杀手的直觉来判断,这些纹路,以及这样的布置,好像在一本远古残卷中看到过有类似的东西,这个东西,叫做阵法。

  阵法的恐怖曾让他一度忌惮无比,谁要是掌握了阵法,对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武者,也是可以轻易剿杀的。

  可是难道眼前这个猖狂的小子,也是掌握了此中玄妙,竟然能够布置的出来,失传已久的阵法?

  就在杀手迟越转身的那一瞬间,余光扫到的却是,以完美抛物线飞向巨兽烈晰嘴巴的陈封,竟然在半空中生生的掉了下来。

  以他对力道的掌握的完美,简直是不可能出现如此状况的。

  可眼下明明不可能发生的事儿,竟然发生了。

  陈封那个垂死之人,竟然还有能力改变无处借力的身体抛飞的方向!

  豁然转身,杀手迟越似乎看到陈封鄙夷的一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