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雷葛身边的黑衣武士杀气凛冽,但还有比他更急迫找陈封麻烦的,那就是何英。

  在陈封进入高级游猎区不久,何英就紧跟其上,当然其实力也是不够格进入此处的,还好今天大汉并不是那么蛮不讲理,在何英偷偷塞给大汉一小袋子金币后,大汉断然的放行了。

  却说陈封,一路走在山间密林之中,虽然道路崎岖难行,但现在的体格可不比之前,应付这样的山路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一路走来,陈封倒是极其的小心,在他走过的地方,打眼看去断然不会发现什么痕迹,风炎武帝可是一个快要成精的老妖怪,平生走过的密林山地无数,当然是饶有经验的。

  从他穿越密林的身法,以及他选取的方向来看,他是直奔密林深处的高级魔兽而去。

  此时正值七月天,在林中行走的话是极其闷热的,陈封按照记忆里的信息,找到许多种可以充饥解渴的水果,边吃边走倒是不宜热乎。

  良久,陈封回头看了看来时的山路,嘴里嘀咕道:“咦,这群家伙也太慢了吧,到现在还没追上来,我都等的有些不耐烦了,要知道老子还有正事儿呢,要找麻烦的话,请你们快点。”

  嘀咕完毕,陈封看了看头顶遮天蔽日的大树,眼睛一动,纵身翻上了树干,在树叶的掩护下,悄无声息的隐藏了起来。

  在陈封睡了一觉之后,脚下的密林里才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假寐的陈封透过树叶的缝隙看去,是一个年龄十五岁左右的小白脸,皮肤白皙五指修长,若是化个淡妆啥的,端像是个大闺女,若没有猜错的话,这人就是何英了吧。

  “妈的,这小子跑哪去了,按照紫玲符箓提示的信息,应该就在这附近才是。”何英有些抓狂的四处巡视着。

  何英暗恋林菲儿多年,一直没有表现自己的机会,如今林菲儿被陈封欺负,自己只要来个英雄救美,那林菲儿还不感动到以身相许么?

  要知道一个女孩儿,被一个曾经深爱过的男孩伤害的时候,则是开启下一段恋情的最好时期,若再此时趁虚而入,成功的几率要大上很多。

  别看何英只有不到十五岁的年纪,但对此中道理还是颇为熟悉。

  “喂呆子,跟踪个人还能跟丢,你还是个男人嘛。”陈封坐在大树的树干上,摇着双腿,嘴巴里吃着野果,目光看着远处渐渐升起的太阳,幽幽的说道。

  “靠,你个胆小鬼,竟然躲到树上去了,害老子一通好找。”何英闻言急忙向上看去,见到悠然自得的正在吃果子的陈封,自然是气的七窍生烟,手中随手丢出一枚爆天雷,向陈封所在的位置飞去。

  陈封低头一看是爆天雷,一阶攻击性符箓,鄙夷的一笑,随即装作一副大吃一惊的架势,从树上狼狈的跳了下来。

  轰~~爆天雷在空中爆炸,陈封刚才所在处的枝干以及树叶统统化为了霏粉。

  “下手还真他娘的恨。”陈封从地上爬了起来,继续吃着野果,饶有兴致的看着何英。

  “算你小子躲的快,不然非把你炸成肉泥不可。”何英傲然道。

  “我说娘娘腔,老子给你有啥仇,是拆你家房了还是摸你妹了,至于这么恨我吗。”陈封调侃道。

  “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在天鹤学院,谁不知道林菲儿是我的女人,你欺负了她,我就要,杀了你!”说到后面,何英咬牙切齿,周身杀机毕露。

  陈封看的好笑,但还是板着一张脸说:“什么,林菲儿是你的女人?”

  “废话,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何英的大名,我的女人也敢动,小子,你大难临头了,快点说吧,有什么遗嘱交代一下吧,我并不是那么无情的。”何英神色傲然道,仿佛赐死陈封还是他的仁慈一般。

  在何英说话的时候,陈封也没有闲着,他的鼻子四处嗅来嗅去,在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血腥味,终于,他在一片矮草丛处发现了一丝端倪,随即嘴角一挑,露出一抹邪笑。

  “说的好像你很厉害似的。”陈封抱着肩膀,不以为然的说道。

  “以你这种天鹤学院第一废物,断然不会理解到我这个等级的强大,下辈子我劝你眼睛擦亮一点,不然你会后悔的!”何英冷笑道。

  在这里,魔兽出没不定,杀掉陈封都不用他何英亲自动手毁尸灭迹,那些饥饿的魔兽就可以帮他摆平,所以说,这里可是杀人越货的胜地。

  “你只不过比我高一级,有什么资格说强大。”陈封道。

  “说你白痴你还狡辩,在修真一途,一级之差就是天壤之别,你以为凭你前几次侥幸的出几次风头,就真的天下无敌了吗,我告诉你好了,你在我眼里,也就是个屁。”何英恨透了陈封,若眼神和话语能杀人,陈封已经被秒杀无数次了。

  “哈哈,真是可笑,我是你一级之差不假,可是林菲儿可是和你同等级的,你说说,在天鹤学院,你算老几呢,你能配上林菲儿,你这不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嘛,我劝你啊,去红袖楼包个女子老实的过完下辈子得了,林菲儿么,你这辈子是没戏了,虽然我说话不好听,但我说的很对。”陈封抱着肩膀,看着何英气的快要抓狂的模样,心中甚是得意。

  “男子汉大丈夫,光靠嘴皮子有何用,拿出你的实力来,让我看看你到底几斤几两,又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酷匠6网@q正版(首发o=

  何英说罢,右脚猛然在地上一踏,整个身子腾空飞起三丈之高,在下落之时,身体速度急速飞增,口中爆喝:“双燕斩!”

  “我说你是娘娘腔你还不承认,你看看你用的什么鸡毛招式,还双燕斩,真是可笑之极。”陈封嘲笑做伴,向右微微一侧,轻松躲过何英的双手刀,随即单手出,向何英的腰间空庭穴点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