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怎么能行,我们只是武徒二级的呀,一阶魔兽可是可以媲美人类武徒四重天强者的,那里只有武徒四重天的修者才可以进去,我们进去只是送死的。”赵鹏骇然道。

  “你是你,我是我,别跟我套近乎,我意已决,这件事就这样了。”陈封冷冷道。

  赵鹏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

  打发了赵鹏离开,天色已经渐晚,陈封换下了破旧不堪的衣服,梳洗过后便向食堂走去。

  经过中午在食堂发生的事儿之后,陈封觉得整个食堂的人都在有意无意的躲着自己,就好像自己是瘟神一般,不过这也好,图个清静。

  在食堂口领过午饭,陈封刚要转身离开,却见几个身材高大,长相魁梧的壮汉将陈封围在了正中间。

  “就是这个小矮子么?”其中一个面带杀气的说道。

  陈封这才顺着这个人的目光,向旁边看去,一个绿袍少年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正在怒视着他。

  “就是他,就算他化成灰我也认得他!”

  这个绿袍少年正是中午时分,陈封出手教训的那个。

  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陈封释然,他不怕敌人老找他,就怕敌人躲在背后算计他。

  “这就是你找来的帮手么,一群乌合之众而已,你至于兴奋成这样?”陈封不无鄙夷的说道。

  瞧这几个人,虽然长的虎头虎脑一副凶狠样,但在陈封看来,只不过是外强中干的货色,从对方几人眉宇间散发出来的气势判断,应该是军人。

  只是不知道的是,这个绿袍少年到底是什么身份,竟能请来军人帮忙。

  要知道在整个云水城,只有城主府才拥有不足万人的军队而已。

  “小子先别狂,有种跟我们出去过过手!”绿袍少年躲在大汉身后,面容犀利的跳脚喊道。

  陈封无奈的耸耸肩,虽然他不屑跟这几个实力参差不齐的家伙动手,但是人家找上门来了,总不能放过这么好的练手机会吧。

  陈封的身体,刚刚经历过淬体丹淬体,究竟强到了何种地步,与人对敌有什么优势还未显现出来,如此这般,正是一个大好时机。

  陈封无所谓的耸耸肩,伸手道:“请吧。”

  天鹤学院作为云水城的标志性学院,除了教学建筑占了大半个学校之外,还有一个地界颇为不小的操场,以及适合青年男女幽会的小树林。

  而这一次群殴陈封的地方几个人就选择在小树林,在他们看来,四名武徒二重天的军人,教训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那是绰绰有余了。

  而在前面带路的那个大汉,则是那个绿袍少年所谓的老大了,平时绿袍少年就做些跑跑腿儿的活,给老大找几个如花似玉的美女,或者找一些好玩的玩意儿,仅此而已,而这次他挨打老大之所以帮忙,并不是说绿袍少年有多大的面子,而只是因为他虽然是一条狗,但主人却不会允许任何人都可以欺负自己的狗。

  几个人在小树林中站定,大汉轻蔑的扫了一眼等得有些不耐烦的陈封说道:“呵呵别紧张,一会给你松松骨头你就没事儿了。”

  说着,大汉抡起他那沙包大的拳头,向陈封的鼻子砸了过来。

  而看到这一幕的绿袍少年,则是激动的眼冒金星,手舞足蹈的在大汉身后喝彩。

  一旁威风凛凛保持警戒的三个人,看到老大出手如此迅猛,而且一出手就是老大引以为傲的铁护拳,不禁是钦佩的叫了一声好。

  可是让他们打破脑袋也想不到的是,在老大的铁护拳砸向陈封的时候,陈封只是傻傻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盯着那个沙包大的拳头,任拼拳头砸在了鼻梁上。

  嘭~一声闷响,隐隐的可以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

  “好!!!打得好!”大汉的小弟们纷纷是拍手称赞,只是让他们有些疑惑的是,明明那么重打在了鼻子上,为什么没有鼻血流出来。

  接下来,他们便知道了答案。

  只听那大汉在打中陈封三秒钟过后,突兀的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蜷缩着的右手不听使唤的耸了下去。

  这一幕即便那几个人再傻也是看明白了,这世界上还有比铁虎拳更硬的东西,那就是陈封的鼻子。

  “一起上吧,别再浪费老子的时间了。”陈封白了一眼大惊小怪的几个人。

  可是这几个人在看到陈封的恐怖之后,谁还敢动手。

  “怎么,认怂了?”陈封挑眉问道。

  那大汉疼的是龇牙咧嘴,以他多年的打斗经验来判断,能够接下来他这一拳而丝毫无损的,恐怕要武徒五重天的高手。

  嘶~想到这里,那个大汉不禁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赔礼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得罪前辈了,请前辈恕罪。”

  还在原地站着的几个人,一看连老大都跪下来求饶了,他们也是慌忙拜倒在地,磕头如捣蒜一般。

  i酷…r匠网ml首.A发√_

  “行了,我懒得和你们一般见识,都起来吧。”陈封挥了挥手,席地而坐,将手中的晚餐盒摊在了地上。

  “老大真是大人大量......”大汉脸上努力挤出一脸笑容想要恭维一番,却被陈封挥手打断。

  “废话少说,我找你们正要有事儿。”陈封说道。

  “找我们有事儿?”几个人一愣,他们实在想不到两者的生活会有什么交集。

  “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是城主府的军人吧?”陈封挑眉问道。

  当他的目光扫到几个人穿着的黑色皮质长靴的时候,便已经有了答案,因为那鞋子不是普通人穿的。

  “恩,是啊。”大汉瞪着无辜的牛眼说道。

  “听说明天城主府要和天鹤学院联合举办一场游猎大会,是么?”陈封问道。

  大汉一听陈封说的是这件事,便悄悄的舒了一口气,在他看来,本以为陈封要敲诈一番的。

  “确有此事,今天下午的时候,城主府已经带来了入场所需的令牌,想必也已经分发到了参赛学生的手中了。”大汉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