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他的语气,是迫于无奈才选的三班,低年级生挤破头都想进这个班,还被他给嫌弃了?

  不少同学眼中都带着怒火,更不要说这位暴脾气的女老师了。

  “啪!”

  钢铁打造的讲台,被生生打的陷下去,留下一个清晰的掌印。

  更新最y快2上酷匠/'网

  老师发飙了,不少学生一脸期待,有不少人都吃过亏,那滋味能多一个体会真好啊,谁叫这家伙比自己当时还狂呢。

  “三个月前刚获得三星炼器师资格认证,教一些菜鸟,倒是够了。”陈封上下打量了沈碧瑶一眼,身材真是没话说,两条大长腿笔直有力,腰细臀圆,长得还算赏心悦目水平差点就算了。

  沈碧瑶已经濒临暴走,一个学徒还不算的新生,有什么资格对她指手画脚?

  太放肆了!这种刺头就该狠狠地蹂躏!

  “这是苏老头给你的信。”陈封没理会她,把信扔过去一步步走到后排最后面的一个空座位上。

  沈碧瑶愣了一下,急忙打开信封,扫了两眼,脸上的怒火转眼之间竟然消退了,院长嘱托,要特别关照这位新同学,以往只有一些出类拔萃的天才会收到这样的照顾。

  沈碧瑶看了黑袍少年一眼,此人绝没来过器院,那副泰然自若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这个人有点奇怪啊。

  “岳珊珊,你坐过去照顾一下新同学,带一套课本给他,顺便告诉他一下,我上课的规矩。”沈碧瑶指着靠窗坐着的一位恬静少女说道。

  少女短衫长裙,眸子清澈,身材高挑,炼器三班能如此受欢迎,除了沈碧瑶的教学水平高之外,更重要的是有学院三大校花之一坐镇。

  岳珊珊可不是外表出众的花瓶,她已经是一星炼器师,正大步朝着二星发起挑战,完全有资格进修中级课程,但执意留在了基础班打底。

  岳珊珊微微一愣,有点不明白沈老师的用意。

  按照这位女暴龙个性,这位黑袍少年应该被揍了才对,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很多学生都有点想不通,表情奇怪。

  陈封看着坐过来的女孩,又看了一眼讲台上的沈碧瑶,身材差了点,长相上略胜一筹,眼神里透着一股傲气。

  “这位同学,怎么称呼?”岳珊珊有点不悦,这家伙的眼睛不老实,在她身上乱瞟真是大胆。

  “我叫陈封。”

  “啊!”岳珊珊发出一声低呼。

  “怎么了?”陈封问道。

  “你就是学院里疯传,那个觉醒残魂,被孙老师判定无法进阶的陈封?在课上打老师,被院长出手打伤的恶徒?”

  “是我。”陈封也懒得解释,被扣上一顶恶徒的帽子,实在有些冤。

  “天呐!他就是陈封……三年终于觉醒武魂,还是未知残魂的那个倒霉蛋!”

  “他怎么来了,这个人不是打老师,没被开除吗?”

  “陈封我知道!刚来学院的时候那可是一号人物,现在嘛……废物一个。”

  学生之间小声说着,有不少鄙夷的。

  沈碧瑶自然听得到这些声音,心道:“原来他就是陈封,院长执意把他留下来,还把他推荐到自己班上,重点关照,难不成这小子真有点本事?”

  “肃静!”沈碧瑶叫道,“现在,开始上课,先来温习一下上节课的内容……”

  陈封随便翻了翻课本便仍在了一边,听了几耳朵便没了兴趣,太阳暖暖地照在身上,打着哈欠直犯困。

  心里埋汰着苏老头坑人,课本里很多知识缺乏精华部分,更有的解释不到位,比自己当年入门所学要弱化得多。

  真是越活越退步,也不知道这教材是哪个白痴编写的,也有可能是云水城这种小地方,信息闭塞,教学水平滞后。

  岳珊珊提醒了好多次,陈封一直都在走神,哪里在认真听讲。这家伙脸上又是一副对自己不耐烦的样子,索性便不管他。

  “炼制一阶青铜级武器——火纹匕首,材料选取分别为拥有火属性的矿石三颗,晶火石为优,黑火石次之,火爆猿的血液一份,器胚的材料至关重要,所以一定要选取紫源寒铁,培元液三份,一级锻造台。”

  沈碧瑶的声音铿锵有力,“炼器是一件考验人耐心的活儿,这些材料都准备好了,接下来就是控制武魂来炼制,源火的使用是你们要重点学的,有谁知道炼制火纹匕首,源火该如何调控?”

  看到无人回答,岳珊珊刚要起身。

  旁边不切时宜地,鼾声大起。

  死寂。

  岳珊珊急忙伸腿踢了一脚,没反应,陈封睡得正香,口水都流到了桌上。

  听着越发高亢的鼾声,众人面面相觑,再看沈碧瑶的反应,讲台上挂起了风,课本被吹着呼啦作响,灵力外放,女暴龙的忍耐终于到极限了。

  “你要死啊!快醒醒!”岳珊珊用力地晃着陈封的肩膀。

  沈碧瑶伸出一根手指,对着陈封,处在一条直线上的男女顿时跳着脚闪到一边,这位女女暴龙大怒的时候,后排的石墙不知道被轰塌了多少回。

  陈封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怎么,下课了吗?终于完了,没想到听一堂课比修炼还累。”

  众人听到这句话,脸上的表情可就精彩的。

  “陈封!你太放肆了!”

  巨大的声波轰击在耳膜上,震得人脑袋发晕,众人立即捂住耳朵,神色痛苦。

  “不用喊那么大声,我听得见。”陈封无奈地挖着耳朵,“有什么事?”

  岳珊珊气极,低声说道:“课上睡觉也就罢了,你还打鼾,这不是成心和沈老师作对吗?”

  “哦,不好意思,昨晚太累了没睡好。”陈封道歉道,“也不能全怪我,这课讲的实在无聊,我也是……”

  “就算有院长关照,我也要教训你!”沈碧瑶的吼声打断了陈封的话。

  “课上可以睡觉,只要能回答对,她提出的问题是吧?”陈封看着岳珊珊说道。

  “恩。这是沈老师给的特权,不过要至少回答对她提出的三个问题,而且不限制书本上。”

  陈封了解地点点头,“有这种好事,早说嘛,这睡觉的特权我要了,三个问题你问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