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一瓶补元丹,药力可以较差只有两三成,天黑以前就要。”

  “一瓶,那岂不是五十粒?”赵鹏为难道,“容我几天时间周转绝对没问题,大不了我去城中的丹药铺买去,可晚上就要的话……”

  陈封扭头便走,“你为了应付这次的考核,炼制起码有上百次了吧,只要丹药没碎必然会留着,说不够一瓶,看来也只有傻子才会信。错过今年的考核机会,你就老老实实再等三个月吧。”

  赵鹏急匆匆地追上来,“大哥别走!快告诉我补救之法,成交!这一瓶药力都在三成以上,你拿去吧!”

  陈封看到他一脸肉痛的样子,淡淡一笑,想当炼药师是个烧钱的活儿,院方每人只提供十分材料,如果用光了只能去外面买。补元丹在外面按照六成药力来算四枚金币一粒,三成以下价格减半,这一瓶至少值一百金!

  试想,陈封以前去猎兽,变卖一级魔兽身上的材料,忙活半天才得四金。

  就算这瓶丹药不自用,拿去拍卖会寄售,扣去一成成本,也有九十金的赚头。

  陈封在学院这几年来,穷迫潦倒,衣服就那么一两件,即便受了伤都不舍得买一粒补元丹疗伤。

  “二次炼制难度要翻一倍,所以也要看你对源气的控制,记住,不要用源气对着底部的裂口,先上,再左右均匀运行,用你的武魂去控制火候,再加入一份火尾蝎血,丹药可成。”

  “火尾蝎血……这不是最常见最低等的魔兽吗?”那位一品炼药师质疑道,“这种烂大街的蝎血一百份挂上五金都没有人看一眼,也能作二品补灵丹的材料?”

  也难怪他会质疑了,补灵丹的冰蜘蛛血是最贵的,即便是药院的老师也笃定,二品丹药肯定是要用到二级魔兽的材料,这样药力才有保障。

  v酷“匠!0网X唯fD一正y(版,"I其;}他‘8都0。是B盗版

  火尾蝎体型臃肿,看起来一身是肉,身上没一点值钱东西,导致一些武者去狩猎都懒得杀它。

  如果冰蜘蛛血能够用火尾蝎血来代替,那两者的差价至少有几十倍之多。

  冰蜘蛛血一份价值十金,而火尾蝎呢,连血带身上的皮、肉、四肢也不过十个银币。

  陈封的骨子里就很爱财,因为他真的是太缺钱花了。重生后的他察觉到内心有这样强烈的想法,莞尔一笑,缺钱的感觉真是有好久没体验过了。

  “为何不可?谁规定的炼制补灵丹一定得用冰蜘蛛血?”陈封笑道。

  “师兄,你上当了!他肯定是个骗子!齐大师留下的《炼药全编》写的清清楚楚,据说是他跟随恩师学习,花了无数时间整理的笔记,天鹤学院历代炼药师皆以此为范本,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草!

  齐连城这个死胖子,真是一根筋啊,自己当年谈及补灵丹只是随口一说,当时住在寒冰城周围环境冰蜘蛛随处可见,火尾蝎基本看不到,故而才有了这样的论调。

  “你随我同去!”赵鹏眼珠一转,“我当面实验,如果发现你在骗我,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好吧,炼药师考核,我也有很久没参加了。”陈封淡淡地道,“那就随你过去看看。”

  炼药师考核,为了防止学生去城中的丹药铺购买来充数,院方和各药铺都签了协议,同时考核的五日所有参加考核的人不得离开药院,专门有人来监督。

  所以想作弊基本上不可能,赵鹏全指望这枚丹药能成呢,为了练手买材料花了一大笔钱,考核再没能通过,即便家里有些钱也少不了一顿胖揍。

  陈封随口问道:“齐连城……哦,齐大师如今已经是几品炼药师了?”

  他看到两位少年瞪眼睛,只好改口,他娘的,真没想到三十年后,炼药师这么不值钱了,随便一个人就敢称大师。

  “齐大师离开学院的时候已经是五品,如今药院的分院长是齐大师当年所受的关门弟子,可是个冰美人!齐大师这一走,云水城最厉害的炼药师就是她了,二十岁,三品炼药师,还是分院长,啧啧,真是让人羡慕啊!”赵鹏说道。

  “师兄,我之所以来这药院,就是奔着慕容婧院长才来的,只要能远远地看上她一眼,我死都值了!”那位师弟一脸花痴地说道。

  陈封顿时有点无语,齐胖子竟然收了女徒弟,那这个叫慕容婧的岂不是得叫自己师祖了?

  三人很快走到了一处偏殿,进了里面随处可看到花花草草,这些可都不是普通的凡物,而是富有灵性的灵植。

  “哎哟,这不是赵兄嘛,听说你在拍卖行连买了四百金的炼药材料,光冰蜘蛛血就买了十份,一份足够练出十颗了,盒子里放着的就是成品了吧,药力怎么样?要是连五成都不到,干脆我送你一颗好了,反正炼制五成药力的补灵丹对我而言轻而易举。”

  走过来的少年衣着华丽,紫袍白面,手上拿着的盒子做工精良看起来气派十足,赵鹏听到这句调笑的话,额头的青筋抽动了一下。

  陈封用鼻子嗅了嗅,盒子的密封性很好,这样可以保证药力一丝一毫都不会渗透到外头。

  这种密封盒按照市价来算,至少也要二十金币。

  “怎么变哑巴啦,给你看看我炼制的补元丹,别太嫉妒,一品炼药师考核你赢了我,以后都不会再有这种机会了,哈哈。”

  紫袍少年把密封盒打开,一枚圆润的蓝色丹药静静地躺在里面,从色泽、形状、大小各方面来看都是上品。

  “七成药力,还算勉勉强强。”陈封看了一眼,心道。

  赵鹏一瞧脸色就有些难看,同为炼药师,他怎么会看不出这枚补灵丹的药力,应付考核完全不用担心。

  “该让我见识一下你的了,凭赵兄炼药上的天赋,哪是我这种半吊子能够相比的。”紫袍少年用眼神催促道。

  赵鹏握紧手里的丹盒,打开的话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这是一颗废丹,杂质过多底部有裂口,粗略估算,药力能有三四成就烧香拜佛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