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白胡子穿着青袍的老者御风而来,右手张弓,弓形为半月,两边镶嵌着两道金纹,似龙蛇走兽。

  “院长!”

  “快看呐!院长手上所持的是黑铁级武器——青龙半月弓。”

  “院长打出的只是一道灵气,如果是用破魂箭,陈封已经是死人了。”

  “院长……院长,这小子想杀我!”李亨后背全是冷汗,激动道,“开除他!不,这太便宜他了,要重罚,然后再通报给他家族,如此大逆不道的学生留着也是祸害!”

  院长苏星河,云水城绝顶高手之一,在学院一直颇有威望。

  陈封吐了口血,挣扎着爬起来,双眼通红,“苏老头,为何阻我?”

  “他叫院长苏老头……我是不是听错了?”一位学生神情呆滞。

  “疯了!他杀疯了……敢和院长叫嚣起来了,我靠!要不要这么狂?”

  “都说陈封曾是天鹤学院的头号天才……难道说他要崛起了?”

  苏星河看着陈封的眼睛,微微一怔,那是怎样的眼神,他说不出来,疯狂、偏执、不顾一切。

  “刚才的事儿我已经听学生讲了,你们两人都有过错,这件事就这么算了。”苏星河说道。

  “哈哈,就这么算了?那我这几年来受到的侮辱和刁难,就这样一笔勾销了是吗?”陈封惨笑道,“苏老头,以大欺小来压我,我不服!”

  “院长,您也看到了,他性格如此恶劣,执迷不悟,学院怎么能收留这样的人渣!”李亨急声道。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这样吧,武院、药院、器院三院你可以自由出入,也可以选修其中的课程。”苏星河的话音一顿,“但你能不能留在学院得看本事,半年时间,你如果不能达到武者一重天,到时还是要勒令辞退,我也好给众师生一个交代。”

  说这句话的时候,苏星河特意看了李亨一眼,“你现在已经无力再战,去争这一口气,还不如想着怎么样去变强。”

  “一点小伤而已,苏老头,总有一天,你也有求我的时候。”陈封哼了一声,双腿虚弱无力,迈步很快便远去了。

  陈封回到宿舍,对伤口做了简单的包扎,便出门去往了药院。

  有炼魂王鼎在手,只要弄到一些炼药材料,炼上一粒补元王丹,一个时辰伤势便可痊愈。

  一路上能看到不少行色匆匆的药院学生,每个人手上碰着一个朱红色的盒子,小心翼翼地捧着,仿佛里头发放置着什么宝贝。

  陈封经过两名少年身旁的时候,鼻息嗅了嗅,恍然大悟:“原来是补元丹,只是这气味不对,想必材料用的是冰蜘蛛血,药力至少要降低两成。”

  S酷:h匠y网2永、久$免◇¤费‘看小说"

  正匆匆走着的方脸少年一怔,随即怒道:“你是什么人?我可警告你,这是我参加考试,浪费我两天两夜才炼制成的补元丹,如果达不到六成药力,那就是你这张臭嘴给咒的!”

  “赵鹏,和这个白痴废什么话,时间快到了。你看他这身衣服,一看就不是药院的学生,他懂什么。”

  “炼药师考核?”陈封微微一笑,“已经可以炼制补元丹了,那这么说,你们两个已经不是学徒,算得上一品炼药师了?”

  “说你不懂还硬装!”赵鹏得意洋洋道,“补元丹可是二品炼药师入门才能学的,我和师弟成为一品炼药师已有一年,这次师弟只是陪着我来,他炼制的补元丹全都碎了,还差些火候。”

  “哦,考核炼制丹药的课程是谁规定的?我记得补元丹是入门便可学,一品丹药能熟练炼制任意五种,有百分之七十的成功率,就可以学习。”

  “哈哈哈……你脑袋是不是坏掉了乱说胡话!这可是齐连城大师规定的,学习炼丹之法要循循渐进,不可急躁,他可是炼丹师里的权威!”赵鹏一脸的崇敬。

  我靠!

  这个人陈封认识,是齐连城那个小王八蛋,当年死皮赖脸要拜在自己门下,门下天赋异禀者实在太多,这个人又呆傻又笨,看起来平平凡凡,竟然过了三十年后混的人摸狗样,真是有种莫名的喜感!

  “齐连城可在药院?”陈封问道。

  “不得无礼!”赵鹏的师弟怒道,“齐大师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大师三十年前就离开了天鹤学院,据说他的恩师出了意外,走得急忙……”

  三人边走边说,陈封听到这句话不由得露出苦笑。

  树倒猢狲散,当年自己陨落,门下那些已经颇有建树的弟子肯定都找好了靠山,这个最笨的徒弟反而最有良心,苦苦寻找自己,先前安心留在学院执教,理想不大,但勤勤恳恳。

  罢了,这两个人对齐连城如此崇拜,也算得上是他的学生,竟然遇见就帮次忙吧。

  “就凭你盒子里这枚补元丹,想要考核通过可没希望。”陈封说道,“丹虽成,药力却只在两成左右,已经练废了。”

  “废了?胡说!这枚可是我这三天以来炼制最满意的,你小子是不是找揍?”

  “你若不信可打开,用力捏丹药的两边,底部会出现一道很细的裂口,丹药内残渣过剩,自然药力不足。信不信由你,我知道补救之法。”

  “师兄,别理他!”那位一品炼药师催促道。

  赵鹏心里有鬼,二话不说把盒子打开,按照上述要求手指刚一用力,“啪嚓”一声,底部竟然真的裂开了一道细口。

  “这、这……”赵鹏直接傻眼了,看向陈封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这位大哥,快帮帮小弟,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冰蜘蛛血融合性较弱,你催动源气的时间又太短,所以有部分血液根本没有化开。凝固之后自然变成杂质,想补救倒也不难,我帮了你的忙,得有回报,你想获得二品炼药师的考核资格,得拿出诚意来。”陈封嘿嘿一笑道。

  赵鹏连连点头,“那是,那是!你想要什么?尽管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