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荷尔蒙分泌旺盛的青春期都会有场最通俗的戏码,那就是暗恋了。

  没错,我暗恋了,暗恋了隔壁班的他!

  那是一个下雨的晚自习,快要饿得不行的我冒着雨飞奔出去买食物,回来的路上边撞上大伞的他,刚要奔进教学楼就听他在后面喊,“喂,小娘们儿,你东西掉了。”然后我双手一摸兜发现,好吧,不争气的吃的果然掉了。我回头刚想要骂他,便看到他朝着我嘿嘿一乐,那洁白的小牙齿,像是排列整齐的白萝卜一眼,那是什么味道呢?

  j~最-新U章节s}上酷4_匠C网s

  “喂,高斯,你怎么魂不守舍呢,想啥呢你,一会就停电了你还不洗漱啊!”室友李婷边说边带着我朝水房走去。

  “婷婷.....我.....想问你个事”我吞吞吐吐的和李婷说,“啥事儿啊,痛快说呗,整的像个小娘们儿一样的,还挺娇羞,哈哈”。李婷边笑话着我边掐了一下我的胸。“今晚我看见一个男生,个子不高,挺黑的,瘦瘦的,晚自习下课出去打着个粉色伞,你见过他么。。?”李婷眼睛转了转想了一下问我,你说的是不是今晚自习时候你跑回来撞到的那个男生啊?我心里突然咯噔一下“你怎么知道??”我吃惊地问,李婷有点小得意的说:那当然了,下课我正好趴窗台看雨景呢,正好看见你俩那一幕,啧啧,整的跟许仙和白娘子似的呢。”哎呦,那你到底知不知道他么?“我拽着李婷的衣袖有点带着撒娇的语气说,”他啊,三班的,叫刘牧,别看小个子不高,但他还挺有女生缘儿的。你看看他班那几个小妖精,都可喜欢管他借衣服穿了。”“啊,这样啊。。。。”我略带小小不快。和女生都走那么近,不是啥好玩意,可是,为啥我会总惦记他呢?难道这就是蠢蠢欲动?

  五月份的夜晚还真是凉飕飕,寝室里开着小窗户到时觉得有点冷了,小蚊子们被隔在纱窗外非常渴望吸我们的香甜的血,突然就想把蚊子都抓紧女厕所,满足他们的欲望。

  躺在床上去毫无睡意,这时候寝室大姐问我们,:你们都睡了么?我们寝室大姐张迪,家室我们S市的某村儿的妞,学习一般,为人不仅彪悍而且开放泼辣。有时候微黄却能引得我们哈哈大笑。“我没睡”“我也没”,寝室里不安分的小妖精们又都开始发言了,“诶,你们说,那些走读班的小姑娘咋样,我觉得也不咋好看啊,为啥那些男生都喜欢撩骚啊?”“因为她们会撒娇被,人家一句哥哥哥哥的叫,哪个男人不心动啊?”寝室老三发话了。“也是哦”这个回答得到了寝室的一直赞同,而我却也一直在想,如果我能娇一点,再娇一点,那么,他是不是就是我的了?微风吹拂,慢慢合眼伴着思绪入睡,好舒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