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中,这里是尽管粉碎虚空踏破虚无,也依旧很难发现的地方,因为构成这片区域的物质,是不属于生物的本源之力所诞生的产物。

  而这里,就是许久以前某上古大能,在偶然发现这片区域后,以莫大的手段,强制建立的一套,万物皆须遵从的基準。

  而不知真相的世人,则称呼此地为阴间、地狱,或是具备力量之人则概称此地为轮回….

  虚无中的大殿,此处是掌管亡魂命运的人所居住的地方,他们的本体早已沉睡在此亘古,而外面那些在恒河上负责到处忙碌的,充其量就只是他们分散出去的大多分神之一,有的分神甚至连本体的万分之一都不到。

  “老夫为妖界七君主之一,无奈被斩了壽元,此地的管事,还不出来接见?”

  恒河中,一名浮在河上的灵魂淡淡的说道,言语中竟无异的蕴含了大道的法则,由此可见此人殒落前,定是不可一世的强悍存在。

  “入我恒河者,要嘛,就是重入轮回,要嘛,就是魂飞魄散,没有接见之说”

  从虚无的大殿中,浩瀚的传来一道声音,而这声音内丝毫不包括任何感情或是力量,有的,就只是单纯的传达旨意以及对法则的遵守。

  “虽然老夫不知你们到底是何人,但就算老夫只剩一丝魂魄,依旧还是可以撼动你们的法则”

  河上的灵魂不悅的说着,边说边在灵魂的上方,赫然出现了一只缺少崎角的大妖,此妖妖身通天,全身围绕着一道道滔天的死气,虽然从此妖身上看不到任何力量的波动,但光从死后依旧可以靠灵魂来化形,就可以见识到此妖的不一般。

  “你生前的实力的确惊人,但入我恒河者,依靠的,是我们的死气来维持灵魂的存在,而你现在想用我们的力量来对付我们,此行为未免也太过可笑了”

  虚无大殿中的声音,依旧是没有包含任何情感,但在他的这句话说完后,为於恒河上的众多分神里,就有一位长得像中年男子的分神,飞到了此妖面前。

  “判你不入轮回,化做恒河河水,此生永无转世之日,永远只能眼看众生渡过”

  那名飞出的中年男子看着大妖,冷冷的说着,边说边用手上的判官笔,对着大妖一画,这一画原本似骄傲的大妖立刻满脸惊恐,因为原本待在身边以为毫无用处的死气,此刻竟然飞快的带着大妖往恒河内而去。

  “等等,是我不知这里的规矩,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好吧,如果你入恒河而能保持意识清醒,则本判官,就再给你一次入轮回的机会”

  空中的中年男子看着大妖沉没,冷冷的说道,但恒河内化河水的灵魂,早已不知从何时开始,多到无法用数量来计算,而想在这一大片冤毒的意识中保持清醒,就算大妖生前实力惊人,依旧只不过是痴人说梦。

  “你又来了,说甚么保持意识就可以再入轮回,真是荒唐”

  中年男子的身旁,飞来了一位女子,她的身形虽然比中年男子瘦弱,但她的脸部却似乎被甚么所隐藏一样,给人一种看不清的神祕感。

  “这种自视甚高的灵魂,我见多了,这样只不过是再他消失前给予的一点希望罢了”

  中年男子抬头看了一眼女子后,就看着远处毫无尽头的恒河,慢慢的说着,虽然这些话看似是对女子解释,但在男子的心中,这些话也似乎是对他自己所诉说。

  “你就只会思考这些解释,都过几万年了还是这样,哼,我要回去岗位了”

  女子说完头也不回的飞离了男子身边,而中年男子看了一眼正离自己远去的女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过了许久,才同样回到自己的位置。

  莹儿,你在哪里?

  莹儿,我要找到你,你到底在哪里?

  恒河内,一颗正不断浮浮沉沉的红玉,发出幽幽般的声音,回荡在恒河内,但是这种灵魂残留的思念,几乎是每个灵魂都会发出的,因此外人从恒河中根本听不出有什么差別。

  不久后,这颗貌似与其他灵魂不同的红玉,同样与其他灵魂一起,顺着恒河流进了虚无的大殿,準备对重入轮回,进行洗礼。

  “入我恒河者,想重入轮回,不需要任何条件,但入轮回后所发生的事,却是要看你在大殿中的造化!!!”

  大殿中,一处浮在恒河上的高台上,一名坐在那里的老者,缓缓的对众灵魂说着,对他来说这个动作,几乎已经变成了本能,因为只要有新的灵魂流进来,他就会奉命重复的再说一遍那些话,千百万来,始终不变。

  “入轮回,天成因果….入轮回,天成因果….”

  在那名解说的老者背后,有一名手执判刀的男子,站在大殿的最后,看着众多灵魂,重复的说着那些话,并反覆的决定那些灵魂轮回后的命运,但突然眼前的一个东西,打断了他反覆不变的话语。

  “入轮回,天成因….咦?”

  那名男子脸色惊讶,带着手中的判刀,走到恒河之上,仔细的观察,那颗随着灵魂堆漂流,几乎毫不起眼的红玉。

  “居然有人用生命来轮回物品,这还真是首次发生的怪事”

  $最新b!章J节“上5q酷c匠。{网-

  男子看着河中的红玉,疑惑的思考著,而红玉一旁的灵魂,看到又有人前来,吓得都退到了恒河后头,就怕像之前的大妖一样,被判化成河水,但这样一来,就造成了少见的恒河阻塞。

  “你在做甚么?为甚么造成恒河阻塞?”

  从大典中一名身著黑衣的男子,因为感受到恒河有异,立刻飞到此处,想知道到底出了甚么事。

  “因为这颗石头上,居然有自成因果,这种状况,到底要如何处理才好?”

  那名手执判刀的男子疑惑的对黑衣男子说着。

  “直接判刀斩下,让他步入轮回不就好了,快点办,恒河阻塞太久事情会很严重”

  黑衣男子说完,转身就走,而手执判刀的男子,听完后也点点头,用手中的判刀,对着红玉,一刀判因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