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你不觉得你这么做,是与族人结下深仇了吗?”

  血族少爷绷着脸缓缓的对黑袍男子说着,眼中已经是充满着止不住的杀意,因为血族内部一次就只会选出两位护法,而这两位护法虽说目前只是新上任的,但任何一位对于血族势力未来的走向,都算是有莫大的影响力,而如果被族长知道,因为护卫任务而让右护法殒落的话,就算贵为血族少爷,也一样是有吃不消的惩处再等着。

  “哼,你觉得,没有人看到的话?还算是有深仇嘛?”

  黑袍男子讥笑的说着,下一秒就再度从体内暴发出源源不断的血气,向着血族少爷袭来。

  “你是不是忘记我有族印牌了?这样的血气冲击,无效!”

  血族少爷边说边翻到了空中,左手拿出族印牌,唤出了大量云雾来迎击黑袍男子的血气,但这次的云雾却连一秒的时间都不到,就被黑袍男子的血气所淹没,更別提甚么相互抗衡了。

  “怎么可能!!!你这血气竟然与刚刚的性质不一样?”

  血族少爷在空中讶然失声,但身体的动作却没有因此停止,只见他伸手取出藏在怀中的族宝红玉,顿时天空一片红光闪烁!!!

  而黑袍男子见到这一幕立刻双眼收缩,飞快的向大地打入一连串手印。

  当这些手印以迅雷不及的速度完成时,大地上冒出了原本惊现在天空的红光,而天空此时也立刻被一片黑云所覆盖,但这片漆黑却不是夜,是充满死气的遮天云雾,而在这云雾内不时还能看到一些劫雷翻腾,景象十分吓人。

  “这是甚么术法,天空竟然充满着死气?”

  血族少爷不安的问著,身边因为被红玉所释放的宝光环绕,所以还能保有一片平稳的空间,但在这片红玉宝光外的地方,却早已变得毫无站立之地。

  此刻,天空上的云雾,已经开始无限接近大地,而原本较高的树木,再碰触到一些黑云后,立刻开始枯萎甚至是腐烂!!!

  而地面上散发的红光,也因为黑袍男子的诱导,变得妖异而危险,从远方看来简直就像是一处红光炼狱。

  “给你个机会,交出红玉,我不会为难你的”

  此刻站在黑云与红光交接处的黑袍男子淡淡的说着,从语气里还似包含了一股惊天的威压,但这种非本身力量的威压在触碰到红玉宝光后,理所当然的消失了。

  “昼夜无际,光辉宝剑”

  血族少爷的身形此刻消失在红玉宝光内,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黑袍男子面前,而血族少爷的手上不知从何时开始,出现了一把被光辉所覆盖的虚化之剑。

  “你竟然会昼夜无际的昼的部分,看来不愧对你是血族少爷的身份,但就算是这样,在我面前也是没有用的”

  黑袍男子大声说着,天上的大量黑云,在此刻也自动聚集在了男子手中,赫然形成了一把天地之刀。

  昼夜无际,以昼的力量克制了血族天生怕光的力量,但是眼前的黑袍男子,却不是使用血族之力,而是以死气,这种最为原始的天地本源,来与之对抗。

  双方在空中各自形成了两股气旋,一方是血族少爷以红玉宝光护身造成的气旋,而另一方面,却是黑袍男子以天空大地之死气,相互融合护身所造成的气旋。

  相互碰撞后,血族少爷立刻就落了下风,虽然昼之力可以克制夜之力甚至夜之体,但毕竟对于使用死气的黑袍男子来说,这点完全没有特別的克制影响。

  因此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后,血族少爷的光辉宝剑就断裂消散了。

  “我…我同意将红玉给你,只要你饶我一条性命”

  血族少爷惊愕的说着,但在眼神深处却藏有一丝看不到的恶毒之光。

  “晚了,就算放过你,你也会带族人来追杀我,放与不放根本毫无区別”

  黑袍男子淡淡的说着,边说边发动最后一股,同时也是汇集了最强力量的一击,而血族少爷看到这一幕早已惊骇到极点,想要张口再向对方求饶点甚么。

  但下一秒,无尽的黑云与红光,已经汇流成一条大河,冲破血族少爷的红玉宝光,向着虚无而逝去,但就在血族少爷身影消失的那一刻,一股声音无声无息的响彻於天地间。

  “竟然毁灭本少爷的分身,这笔帐,我们没完”

  话说完后,黑云红光的大河也全数流向於虚无,消失在天地间。

  黑袍男子看着地面上,并没有与血族少爷一同消失的红玉,缓缓的飘向地面,準备捡起那颗族宝红玉。

  但就在黑袍男子踩到地面时,他的身上隐隐约约,散发出了阵阵死气,就连身形,都似乎有种说不出的虚弱。

  “借助红光所爆发死气的力量,已经开始反噬了吗?不过,无妨…再让我做完最后一点事再走”

  黑袍男子虚弱的说着,边说边用手捡起地上的红玉,抬头看着黑云消散后的天空,黑袍男子似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缓缓的坐在了地上。

  “再过不久,血族的长老与护卫都会过来吧,莹儿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u酷kc匠,%网唯k一I正版;k,其◇他z|都_=是!盗73版

  黑袍男子愣愣的笑着,眼角不自觉的流下了两行泪,看着那片乌云过后的天空,回忆就如同死气般同样的出现在男子心中。

  当年,我们两个在族长大典上相遇,人海中,你对我微微一笑,这一笑触动了我只知杀戮的内心,让我第一次,有了特別的情感。

  后来,你因族命逼迫不得不加入权力内斗时,那最后一晚在我房里,你依旧还是对我微微一笑,但我的心,却因那个微笑,再流泪。

  最后,当我听闻你在一次暗杀中被队友背叛,而陷入陷阱而亡死,我的心已经撕裂了,虽然最后我一人不顾家族反对,屠杀了那个背叛你的对友,但我知道,你依旧还是回不来了…..莹儿,现在的你,过得好吗?是不是依旧还保持当年那个微笑呢?

  如果你会寂寞,你先等我一下,因为我….马上就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