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出狂言的黑袍人平静的说着,听完他的解释另一名黑袍人才稍微放心的,与他一起往不远处的顶端而去。

  再经过一柱香的时间后,两名黑袍人才抵达这座石台的顶部,而与庞大的根基不同,石台的顶部就只是摆放红玉的小型基座而已,甚至就连两人同时上来都显得有些勉强。

  抵达顶部后,因为当初族长给予的族印牌在口出狂言的黑袍人身上,所以就由他去取下红玉,而另一人则在低一点的石阶上等他。

  看着散发不寻宝光的红玉,口出狂言的黑袍人小心的将族印牌取出,与红玉的中心相互对照起来。

  而当红玉完全认证此次携族印而来的人时,就会自行脱离基座飞进到携带族印而来的人身上,而这个认证除了是带走族宝必经的过程外,其实也是认证族人天资的一项测试方法,从拿出族印牌的时间开始算起,红玉愈早离开基座,就象征了这次的族人天资愈好,而历代的族人中最快的据说是半柱香的时间。

  而口出狂言的黑袍人从拿出族印牌的时间开始,到取得总共花费了三柱香的时间,因此算是族中资质偏好的。

  “哼,才三柱香,我还以为本少爷能到当初族长的两柱香呢”

  狂言的黑袍人闷闷的说着,但是不开心归不开心,还是叫上了下面等待中的另一人,準备使用红玉离开,再将一切準备就绪后,黑袍人轻轻的将红玉举高,红玉立刻像是知晓使用者意志般,散发出比来时更刺眼的光芒将两人包覆。

  当光芒再次消失时,两名黑袍人已经回到了石洞前,但是当他们回过神来时只听到石洞前传来一股淡淡的声音,随后就有强悍无比的威压朝两人袭来。

  “你们终于出来了吗?我等很久了,自行交出红玉,或者死!!!”

  在石洞前守候的就是原本的黑袍男子,但此刻的他却又显得与原本不一样,当初喷出鲜血后的脆弱模样早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现在全身缠绕血气,模样狰狞的黑袍男子。

  “你是谁?你可知道我是血族少爷?”

  “哼,血族少爷佑智的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呢”

  “喔,既然你知道我是谁,还不马上让路?本少爷不是不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看着对面嚣张跋扈的血族少爷,黑袍男子不屑的一笑,随即立刻起身,缓缓的往对面的两人走去,虽然黑袍男子本身只是淡淡的移动,但他身上的血气却似乎是感受到了命令,开始无限的向四方伸展,所延伸到达之处,立刻被染成了血红色,看到这样的一幕,血族少爷立刻不悅的对旁边的黑袍人下达命令。

  “哼,装神弄鬼的东西,右护法,我命你现在立刻去将他抓起来”

  “遵命,少爷”

  右护法听到命令后,立刻往前方迈出一步,这一步立刻使四周刮起了常人无法承受的强风,但这强风对于黑袍男子而言却丝毫不构成影响,他依然只是缓缓的向右护法走来。

  而看到这一幕的右护法立刻改变了原本想要速战速决的决定,因为这一步迈出的风,并不是寻常攻击用的风,而是类似於一种测试,力量再施术者以下者,被此风吹到或多或少都会稍微被影响速度。

  但眼前的男子却无动於衷,这就说明了他的力量与右护法同级,甚至比右护法更强上许多,因此右护法的双眼立刻变得认真,并準备使用血族的绝学来与之抗衡。

  x酷w"匠网&)正版首◇发

  “昼夜无际,血吞四方”

  右护法的声音此刻蕴含了夜的力量,回荡於四方,并在这招使用后,大半的枯叶之森都被短暂的黑夜所覆盖,而在这片夜所形成的区域内,凡是身体内有血的生物,都立刻被抽取掉生命一半的力量,来供给右护法的肉身强化。

  “我再给你一个机会,现在投降还不迟”

  右护法看着黑袍男子轻视的说着,而黑袍男子冷眼看着右护法,终于听下了脚步,并举起右手对着右护法一指。

  “昼夜无际,血海无疆”

  顿时,原本向着四周伸展的血气在一瞬间全部回到黑袍男子身上,并在男子指出的空中,凝实成一片妖绕的血海,向着右护法而去。

  而右护法看到对方竟然也使用同源的力量,让右护法的身形竟然在短短的一瞬间造成停顿,而这停顿就直接导致了黑袍男子的血海,直接毫无阻碍的冲击右护法的肉身。

  阿….右护法的惨叫声随着身影,渐渐的被血海所覆盖而消失,但就在这时,从石洞前的血族少爷上爆发出了,比进石洞前更加强大的力量。

  那些原本被收进体内的云雾,此刻也是源源不绝的帮著右护法冲击血海,而黑袍男子看到这一幕,脸色一沉便挥手停止了血海的扩展。

  “呵呵,你刚刚不是很嚣张吗?怎么不继续施展了?”

  “你使用族印牌来对抗,寻常的血族功法怎么可能会有效”

  “哈哈哈哈,血海无疆可不是寻常功法,说吧,你到底是族里的谁?”

  血族少爷轻松的说着,但眼神里却没有了当初的嚣张,而是似乎能看穿一切及重视对手的锐利眼神。

  “我是谁,并不重要,但你觉得你已经救回你的人了吗?”

  黑袍男子淡淡的说着,而听到这一句话,血族少爷立刻回头查看,原本不看还没什么察觉,但这一看血族少爷立刻脸色就沉到谷底。

  “你做了甚么?以右护法的力量此刻怎么还没醒来”

  血族少爷沉著脸,瞪着黑袍男子,身边的云雾也开始止不住怒气的往四周飘去,而这些看似愈漂愈分散的云雾,此刻正无息的聚集著力量。

  “我甚么也没有做,只是刚刚的血海似乎无意的将他魂魄冲散了而已”

  黑袍男子看着血族少爷不在乎的说着,甚至连原本的血气,都似不在意的没有行动,而一旁的血族少爷听到这句话差点被气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