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脚我是拼尽了全力!古有岳母刺字,今有我陈涵臭脚火拼特警!就这一脚,就这一脚,打你没商量,杀你一剑封喉!

  尼玛,伴随着哥的一声杀猪声的惨叫过后,此刻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电闪雷鸣间,我从那个特警的眼神中看到了无尽的恐惧!可能狗急了跳墙也是这个道理吧!

  老子的佛山无影脚可不是白练的,电影我就看了十几遍!

  狂风大作!瞬间大雨倾盆!哗的一声,就是现在,哥的脚丫子已经直奔那特警的脑袋!让你看看我们屌丝的力量!麒麟臂附体!

  “啊!”我的一声大叫,那特警直接被吓破了胆!

  他双手无助的空中挥舞,想要躲开我这一脚,妈的,可是一切的一切都晚了!惹了老子还想活着走出去!真是天方夜谭!

  碰......碰......踏!哎哟......“次奥,大哥别打我脸,我还是处男”......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躺在了那个特警的怀里!

  佛山无影脚虽好,但经不住你这么一个大熊抱啊!

  我转身对那个张姓女明星大喝了一声道:“快跑!别管我!”

  那个张姓女明星真实在,我喊完本以为她会来死俅白咧的救我一下,没想到这B早他妈的在我发大招之前自己先溜走了!

  尼玛,你真是个讲义气的人!我以(cao)你(ni)为(da)荣(ye)!!!

  我站起身来,刚想解释,不料,自己的双手已经被手铐牢牢地捆绑住了!“警察叔叔,你们好,我是......那个,我是去打酱油的,刚才以为你们是坏人呢!误会了啊!现在能放我走了吗?”

  那个特警没理我,一脸傲娇的拿出对讲机,说道:“队长,队长,我是土豆子,嫌疑人已经被我们制伏,请求下一步指示。”

  擦!今天看来老子是免不了进局子玩一圈了!

  不过好在那个张姓女明星逃脱了,这样就算那群人咬定我是拐卖,先奸后杀的话,现在这个女明星他们依旧找不到,那他们也无法定我的罪!

  哥就凭借这个就能从警察局平安无恙的出来!别问我为什么这么自信,咱可是龙的传人!地沟油苏丹红都没能把我怎么样呢!更何况区区一个警察局!

  半小时过后,我来到了离市中心很远的一处警察局内,奇怪,为什么把我放在这里?我记得离这仅有一百多米的地方就有一处警察局啊!

  哎,管他什么妖魔鬼怪,什么美女画皮呢!反正老子没犯罪,又能拿我怎么样!

  他们把我的手给拷到了离我挺远的一根暖气管子上面了,以至于我的脚只能稍微蹭到一点点地面。

  这时候门口进来了一个长相不怎么样的胖子,手里面拿着根警棍说道:“哎!你!是不是那个拐卖女明星,先奸后杀的那个!”

  我摇了摇头,很干脆的说:“什么女明星?是昨天新闻上说的那个张XX吗?”

  他怒了,二话没说上来对着我的老脸就是一顿左右开攻!啪啪啪几声声响!有时候啪啪啪是令人愉悦的声音,有的时候却是令人绝望的!

  他又狠狠的照着我的肚子踹了几脚过后,让他的属下替他点了根烟说道:“你说不说,早说早享福!”

  脸上那几下到是没什么,只是火辣辣的,眼睛也直淌眼泪,可是肚子上的这几脚可真是不轻!给我疼的就感觉连肠子都打结了!这不是最可恨的,最可恨的是,尼玛竟然还是中国结!

  我忍着剧痛,往地上吐了口唾沫说道:“麻痹的,老子跟你什么仇什么怨!干鸡毛给老子抓来!你有证据吗?”

  刚才那个打我的胖子牛逼哄哄的往我脸上吐了口烟雾然后饶有兴致的拿起了挂在旁边的警棍,说:“来人哪,用这个给我帮他开苞!”

  “什么?开苞!我都哭了!”次奥,难道这老B要用警棍爆我的雏菊吗!

  我菊花不免一紧,吗的,就算他爆我菊花的话,老子也不会承认的,因为一旦承认,可能我的小命都难保了!

  古有司马迁阉割写史记,今有我屌丝爆菊保狗命!我咬了咬牙,一脸蛋疼的看着他说:“吗的,爆菊花是吧!记得涂点润滑液啥的!”

  那人笑笑说:“润滑液我这可没有,不过我这有几个抠脚大汉!”说完他拍了拍自己的手,瞬间走上来几个镖行大汉,穿着监狱里的囚服,看着我不免舔了一口自己干涩的嘴唇。

  {p酷匠_网f:正+版首、发p

  哥咽了口唾沫,有些惊慌的看着那个预警吼道:“麻痹的,不会是真人吧!”

  他贱贱的一笑说:“你们几个,把钱给了,开苞费,一人八十!”那几个人欣喜若狂的一边抚摸着自己的裤裆一边心甘情愿的掏出了八十块钱!

  我尼玛!八十块钱!

  哥的菊花就值八十?你要是一人八百的话哥被爆菊了也就爆菊了!我也就认了!可是一人八十真心蛋疼啊!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只感觉自己的下体一阵发凉,冷风飕飕的,起初我觉得可能是自己被吊了这么久的原因,血液循环不起来,但哥低头一看,彻底崩溃了,只见一个大汉正拿着我的裤子在自己的手上把玩呢!

  “你这个基佬!爆菊大汉,给老子裤衩子还给我!死变态!”我几乎一口气给那个抠脚大汉十几个称号,可是他还是不放过我的裤子,一直放在手里不断的用鼻子去闻!

  “呦,还穿蜡笔小新的内裤呢!看样子肯定是雏,这种好事还是留给大哥吧!”

  这时候站在最后的一个高个子推脱道:“哎!三弟!你这说的什么话!有福同享,有菊同爆!你先来!”

  三弟看了看我的屁股,摆了摆手说:“不行,既然大哥不要,那就二哥来吧!我年龄最小,我当然是没权利享受他的第一次了!”

  站在我右边那个肯定就是二哥了,二哥这人笑了说:“咱们兄弟谁玩不都一样!反正都有机会,着什么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