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那头,吴队长听完心里一阵疑惑暗自嘀咕

  e更@¤新;最EX快v上酷。-匠。网X

  “苏寻网吧?我怎么没听说过?难道新开的?这谁打电话举报他?估计是哪个同行恶意竞争想整整这家新开的吧。。。。。算了算了。正好最近手头紧,我就走这一遭,顺便捞点外快。”

  想到这吴队长招呼了两个手下开着警察便前往苏寻网吧。

  我正坐在吧台翘着二郎腿休闲地等待吴队长大驾光临,网吧里面的学生都走光了,连冲击波网吧的张总也跑过来把他安排过来捣蛋的人带走了。开玩笑,他带这么多未成年人来网吧监控都拍到了,他哪来的狗胆还敢在这呆着。整个网吧顿时显得空空荡荡,只留下一些零零散散的社会人员还在上网。

  我也不着急,端着一杯茶耐心等待,期待着和吴队长“不经意”的邂逅,嘴里还哼着小曲。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你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带给我惊喜~~~~~~~~”

  咳咳。

  听到上楼的脚步声,我赶紧起身主动去迎接。

  只见一个三十五岁左右的警察率先走在前面,一脸正义感地扫视着我的网吧。身后两个小警察也是快步跟了上来。

  “您好您好。这位就是吴队长吧。幸会幸会,小弟姓苏,正是这家网吧的老板,以后承蒙吴队长照顾啊。”我掏出香烟递给那三十五岁的警察,一通马屁拍了上去。这吴队长显然很享受这一套,老神在在接过我递给他的烟有些趾高气昂看着我。

  “这个这个苏老板是吧。我刚才接到电话有人举报你们这边接待未成年人上网啊。有这事吗?”这吴队长打着官腔,装模作样地说道。

  看到他装着一手好比,我心里一乐,小样演的还挺像。不过我仍旧不漏声色地拍着马屁:“哪有的事儿,吴队长您看,我这边手续证件一应俱全,来玩的也都是成年人。吴队长您英明神武我相信应该不会听信小人谄媚的话吧?”

  吴队长听后更加得意,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笑吟吟地说道:“没有就好。这个苏老板啊,我也是明白事理的人,那些个举报信息我也清楚肯定是你的竞争对手故意为之的,不过能躲得过一次不一定能躲的过第二次啊,万一局里哪天搞个突击检查来搞你,你这网吧就不用开了,不能大意啊,苏老板?”这厮还特意在突击检查四个字上加重了语气,一脸奸相地看向我。

  听到这我就明白这厮要干嘛了。伸手找我要钱呢。不过我等的就是这机会,随即我继续谄媚道:“对对对,吴队长提醒的是。我这新开的网吧,免不了要受到周围竞争对手的针对,以后一些琐事还得仰仗吴队长帮扶。”说着我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先前预备好的红包悄悄地塞到他手里。

  这吴队长看到鼓鼓的红包脸上笑意更盛了,随即不漏声色地塞到公文包里,言语之间也是变得情切许多:“苏老板果然是个明白人,怪不得如此年轻就能开这么大的网吧。我就爱跟这样有能力的人做朋友。以后局里有什么行动我肯定倾囊相告,哈哈哈”

  我借坡下驴又接着说道:“这个吴队今晚可有时间?小弟我在大富豪夜总会定了一个包间,晚上吴队能赏脸来高歌一曲?”

  吴队长一听到大富豪三个字眼睛一亮,随即掩盖下去装模作样地看了看表开口说道:“哦,这样啊,正巧我今晚没活动,就过去陪苏总喝两杯吧。”

  “好好好,那我晚上就恭迎吴队大驾光临了。”

  。。。。。。

  送走了吴队长,我心情也是大好。计划开头就这么顺利,也是感觉萌萌哒。随即我想到一个人,拉着阿联打个车就前往南塘村。

  下车之后继续步行,路过我家门口我仍没停下脚步,阿联略微疑惑地看了我一眼,不过没多问。一直走到了我们村的司马春家,我停下了脚步。

  这司马春是龙塘出了名的色魔,年纪轻轻二十五岁不到就坐了两次牢,罪名是性骚扰加恶意偷窥。可是谁能想到就这么一个人竟然是中科大毕业的。这货从小就爱偷看村里的女人洗澡,长大了考上中科大学了通信应用,本来凭他的文凭这辈子飞黄腾达应该问题不大,可是哪知道这厮学了一身本领不去报效祖国神马的,竟然偷偷地制造窃听器和监听设备继续搞偷窥。大家也都是醉了。

  咚!咚!咚!

  敲了好半天门终于隐隐地听到门里有拖鞋走路的声音传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