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所门口的小小插曲丝毫没有影响到安真真的心情。却让我隐隐有了一丝不安,总觉得接下来要发生点什么事。

  安真真仍旧亲密地抱着我胳膊,胸前的两团坚挺不经意的在我臂弯处蹭来蹭去,惹的我一阵心猿意马。

  铛~

  酷"匠网*正_9版z首发…i

  电梯到了。一个身着旗袍的女服务员带着我们一起走进电梯。考,不贵是名流们的聚集地,这电梯里都装潢地颇有档次,四周都贴着金色的壁纸。到了四层高度,女接待员率先走了出去作了一个请的姿势恭敬地接我们走出来。

  走出来便看到这层大厅大约有两百多平米,已经来了不少人,个个穿着华丽举止优雅地相互举杯。看到我跟安真真走进来,眼光都是瞥向我们,这群人注意到安真真跟我如此亲密,个个都面色惊讶,顿时相互窃窃私语。隐隐地听到好像对我跟安真真的关系很感兴趣。

  安真真却丝毫不在意这些,仿佛对众人瞩目这种情景早已司空见惯,她就像一只高傲而又优雅地白天鹅,依偎着我闲庭若步的走到大厅中央。今天她穿了一身紫色的露肩长裙,头发上带了一只皇冠庄的发箍,当真是贵气逼人,气若天仙。我也被她强大的气场所影响,情不自禁之下也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自信。我牵着她信步走到大厅中央。周围的名流们都给我们让出一条道。

  这时一个约莫二十岁的女人走了过来,看到安真真亲切地打着招呼:“真真你来啦。”随即看到我又疑惑地追问道:“介绍下,这位是??”

  安真真看到这女人也是异常高兴,展颜一笑跟这女人打着招呼:“莹莹姐!这位是苏寻,我的男朋友。”说罢还特目光如水地看着我。若不是我先前知道安真真故意拿我作挡箭牌,我还真能以为安真真爱上我了。

  这莹莹姐听到安真真的回答表情明显变得惊讶,随即又恢复微笑跟安真真开着玩笑:“哎呦,原来这世界上也有能让真真看得上的男人啊?真是稀奇呢。我来多瞧瞧。”说罢眼睛真就直勾勾地看着我。

  安真真听到这莹莹姐说的话也不由得小脸一红,脸颊升起红云。我站旁边看到她娇艳如花的样子也不得惊呆,痴痴地看着。

  安真真也注意到我看着她,脸色更红了,低下头小声嘟囔着:“看什么呢!”

  我赶紧回过神来尴尬一笑。

  这莹莹姐随即喊了服务员过来,拿了三杯香槟跟我们俩举杯共饮。原来上流社会的聚会也不是那么无聊嘛。最起码有点心吃有美酒喝。我不禁暗暗想到。

  正聊得正欢,忽然这莹莹姐面色一变,然后低下头小声对安真真苦笑道:“真真,你又有麻烦了。诺。这杨玉郎也来了。”顺着莹莹姐嘟嘴的方向,我回头一看,不是那门口遇到的杨少又有谁?这杨玉郎也看到我们一行,接着快步走了过来。

  “真真,莹莹姐。”这杨玉郎颇有风度地举着酒杯跟安真真还有莹莹姐打着招呼,唯独撇下了我。对此我也是无奈一笑,不过丝毫不在意。莹莹姐一眼就看出了蹊跷,当即掩嘴轻笑狡黠地看了安真真一眼。

  安真真对他依旧仿佛陌生人一般冷淡,回了个嗯字就没再理他,随即又亲热地跟我聊着天。这杨玉郎碰得一鼻子灰,当即眼神阴翳地看向罪魁祸首,也就是我。然后轻蔑地开口道:“哦,刚才没注意,原来苏寻小哥也在。我们这是第二次见面了。”

  听到他的话我是又好气又好笑,这么大个活人站这难道你眼瞎呢?也判断出这个杨玉郎是典型的纨绔子弟,毫无城府可言。话虽如此,我还是很有礼貌地回了他一句:“杨公子。”就没再多说。

  宴会继续进行。这时主持人开口说话了:“今天是夏婉婷小姐的生日,感谢大家的光临。下面有请杨玉郎先生为大家即兴表演一段节目—舞剑。掌声鼓励!!!有请杨玉郎先生!

  听到这话众人眼光都朝我们这方向看来,我也略觉得惊讶,这杨玉郎还会舞剑?

  杨玉郎似乎非常享受众人瞩目的感觉,沉浸了几秒之后这才不急不缓地走向舞台,接下主持人递给他的剑。

  站定了几秒,杨玉郎右手握剑,左手并拢双指抹了一下剑身,就舞了起来。乍看之下这杨玉郎舞的确实是有模有样,众人也都纷纷拍手称好。其实我仔细看了一下。这杨玉郎舞剑光有形而没有意,也就是传说中的空架子花把势。在真正的练家子看来是不值一提的。不过我也没说出来,毕竟不关我的事。

  可谁知正当我兀自喝着香槟时,台上传来一声呼喊,正是那杨玉郎的声音:“敢问苏寻公子有没有兴趣和我切磋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