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酷m$匠(:网c$永`久J免m{费R‘看^小说

  路过瞎眼老三家时,瞎眼老三叫停了我俩,摇头晃脑地走近。“咋了,两个小兔崽子赶着去投胎啊?看到三爷也不喊一声?”我跟阿联忍住火气,局促地搓着手心喊道:“三爷早啊。”瞎眼老三看到我俩唯唯诺诺的样子更加得意了,嘬了一口茶气定神闲的道:“小兔崽子,从我家这门口骑车过是要给钱的,知道不?”我偷偷地给了阿联一个眼神,阿联回给我一个我明白的眼神就站在一旁看我表演。

  我装作一副怕的要死的表情噙着泪水对瞎眼老三说:“三爷,我哪有钱啊。”

  瞎眼老三听到这一下怒了,一巴掌扇我脸上,“老子明明看到你口袋里有钱,小兔崽子你还敢骗我?”

  其实他扇的没多重,我却顺势扑通一下倒地,然后装作一副很难起身的样子爬了两步抱着瞎眼老三的腿说:“三爷我错了。下次不敢骗你了,我身上的钱全部给你!三爷求你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瞎眼老三看到我这么软弱,更加得意,然后竟然自己伸手在我裤子口袋里掏,把我的一百块钱拿走了。拿完钱,这混账东西竟然还不知足,又吓唬我:“一百块好像不够啊?你回家再拿两百给我,今天你骗老子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否则,小子,老子打断你的腿。”我故意装作被吓的脸色苍白,哭天喊地的求道:“三爷,我真没钱了啊,你就放过我吧,要不我告诉三爷一个好消息补偿您行吗?”这瞎眼老三听罢一愣,疑惑地看着我:“什么消息?说不出好听的老子打烂你的嘴。”

  “好消息好消息。”我继续谄媚:“三爷,周婶家那丫头想必您知道吧?”瞎眼老三听到余芷珊的名字眼睛一亮,眼珠子转了转后狐疑道:“那丫头怎么了?”“是这样的,三爷,我在学校跟那丫头吵了一架,那丫头打了我一巴掌,我一直怀恨在心,所以,想让她吃点苦头。今天她要去省里比赛,估计回村都得晚上十一点,我想找您帮我在村口堵她一堵,教训她一下。三爷,您只要帮我,我明天给您拿两条香烟。成不?”瞎眼老三听罢色心大起,估计他已经在脑补XXOO余芷珊的情形了,这买卖划算啊,又得美人又得香烟。瞎眼老三顿时乐不思蜀。没怎么犹豫就答应我了。

  我跟瞎眼老三约了,明晚10点半在他家集合,然后我带他去目的地。期间我问瞎眼老三:“三爷,晚上要不要多带点人手?”这瞎眼老三当即就拒绝,臭骂我一顿:“打个女人还要喊人干嘛?真是窝囊废。”其实他心里想的无非就是想单独XXOO余芷珊,商量好之后瞎眼老三便催促我们滚蛋,我跟阿联就点头哈腰地打招呼然后离开。骑到半道上阿联问我晚上怎么整他,我笑了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阿联白了我一眼,开始替瞎眼老三默哀:“这瞎眼老三惹上你也算他倒了霉了。”

  “这条老狗平时作威作福惯了,我不收他老天都得收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