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天亮的特别早,刺眼的阳光照在我脸上热烘烘的。大地苏醒的比任何时候都快些。起床洗漱完毕后我就去阿联家喊阿联去学校。

  我们住的地方是一个名叫升龙塘的城中村,面积挺大的,有好几百户人家。我们村历史非常悠久,从汉代流传至今距今已经两千多年。至于为什么叫升龙塘,村里的老人说,很久以前我们这里不是凹地,而是一片湖泊,当时村名都靠打鱼为生。有一天,天空本来晴空万里,呼吸之间骤然变成雷云滚滚,黑夜降临,紧接着一条十多丈长的大蛇从湖里鱼跃而起朝雷云深处飞去,这条大蛇是要渡劫化龙,只听得雷声震震伴随着尖锐的哀嚎声,半个时辰后大蛇全身着火从天空坠落而下跌入湖中,剧烈高温将整整一湖的水蒸发成雾。

  事后村民走下河床去一探究竟,赫然发现大蛇全身焦黑的尸体,最震惊的是,村名发现这条大蛇竟然已经长出了龙角和一对龙爪,只差一步就能蜕凡成圣。村民们为了纪念这条大蛇陨落在我们村,把村名改为升龙塘,至于村子以前叫什么塘已经无从考证。

  村子的建筑一直沿着当初龙骨的走向建造,分为南龙塘和北龙塘。南龙塘都是村子的原住民,北龙塘都是其他地方搬迁过来的,由于文化差异太大,南北两片经常闹矛盾,不过长久以来一直都是我们南龙塘的吃亏,因为北龙塘的村民好多都是以前跑路到这定居的,所以民风一向非常剽悍野蛮。我跟阿联上学必须要穿过北龙塘,所以每次都是小心翼翼,谨慎再谨慎。

  很多时候,你不去找麻烦,但麻烦却会自己找上你。我刚走出家门,就看到隔壁周婶坐在石阶上哭哭啼啼地叫骂着。我过去问过究竟才得知,又是北龙塘那臭名昭著的瞎眼老三干的好事。

  这瞎眼老三是北龙塘数一数二的老农痞,成天横行乡里,三天两头就来欺负我们村的村民,可是瞎眼老三手下有一二十号兄弟,势力庞大,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这今天一大早瞎眼老三带人偷了周婶家养的七只鸡,并且在周婶家院墙上用油漆歪歪扭扭地泼了几个字:老三到此一游。平日里即便是瞎眼老三也不敢这么横,可是瞎眼老三也是个聪明人,专挑软柿子捏。我家隔壁周婶早年丧夫,一个女人含辛茹苦把她女儿余芷珊拉扯大,日子本就难过。这瞎眼老三就喜欢专挑周婶这种软柿子欺负。

  周婶平时挺照顾我的,经常送些她自家田里产的蔬菜给我吃,看着她这么可怜,我走过去赶紧帮她扶起,送她回去歇息去。临走时我在她家饭桌上放了五百块钱。悄悄地带上门,我走出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这个瞎眼老三,横行乡里鱼肉百姓,该让他吃点苦头了。一边往阿联家方向走我一边在分析瞎眼老三这个人。瞎眼老三一向欺软怕硬,没事干就喜欢捉弄村里的小姑娘,也是个老色鬼,不过他至今尚未娶妻,这次打周婶的主意,莫不是想占余芷珊的便宜?余芷珊小时候长的不咋地,越长大越出落地水灵。她现在也在我们学校读高中,不过她比我大两岁,她读高二,我才高一。长得漂亮读书又好,瞎眼老三最好这口,就想糟蹋良家妇女。想到这,我心生一计。

  ,p酷匠u网.正u版gr首发

  跟阿联汇合后,我们俩向往常一样赶路上学去。走到北塘村时,我停下脚步“阿联,今天走这边,换点新鲜的风景。”

  我手指了一个方向,阿联看到我所指,吓了一跳:“走这?你确定?这条路经过瞎眼老三家,你想讨打啊?”我笑眯眯地盯着瞎眼老三家的方向半开玩笑:“最近皮痒了,想找人来帮我松松。”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我的眼神却变得稍显冰冷。

  我从上衣内口袋掏出一张一百塞到牛仔裤后面的口袋,并且露出了四分之一的区域。阿联疑惑地看着我,我笑了笑没解释,阿联也没多问,就跟我跨上车接着骑。

  前面二十米就是瞎眼老三的家,远远望去,瞎眼老三正坐在大门口老神在在地品着茶呢。阿联稍显紧张,看了我一眼,看到我气定神闲,也就放心了下来,紧跟我后骑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