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s匠}o网+z唯)r一正版9,W其他◇*都1是}盗8版g

  细细的揣摩了林少聪和王军二人的性格。我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计划。首先,林少聪这个人仅仅因为我跟木雨灵交好就带人打我,毫无疑问,林少聪这个人心狠手辣,而且心胸狭窄。既然他不能忍受我喜欢木雨灵,那么他会忍受王军喜欢木雨灵吗?答案是否定的。林少聪手底下十多个人有三个都是王军田径队的队友。让王军和林少聪闹掰,林少聪的势力一定会大打折扣,对我就有利的多。

  想到这,我就从书桌抽屉里掏出木雨灵给我的回信,挑了一封就开始修改。我把信中我的名字全部改成了阿军,然后从头到尾通读了一遍,感觉还不错,像极了木雨灵亲自写给王军的信。我自己看着都忍不住笑出声来。中午放学的时候,我偷偷地跑到王军和林少聪所在的一班,将那封信丢在了王军的桌子上。果不其然,中午王军和林少聪一伙人吃完饭回来准备聊天打屁的时候看到了那封信。林少聪这混球平时就作恶多端,看都那封信抢到手就拆开看,一边看一边脸色发绿。估摸着还没看完,一把就信窝成一团朝王军脸上狠狠地砸去。

  王军一脸茫然诧异道:“聪哥,怎么了?”林少聪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上去扇了他一巴掌,怒骂道:“你这王八蛋,老子就算养了一条狗,它也不会咬自己主人。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知道!”王军被骂后脑袋微垂,眼中却闪过一丝恨意。王军弯腰捡起那团信,打开一看吓了一跳,随即开始争辩“聪哥,这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我自从知道聪哥你对木雨灵有兴趣后我就没给他写过信了。”

  林少聪正怒火中烧,听到王军的解释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当即又给了他一巴掌,“还说没有,木雨灵喊你喊的这么亲热,你还说没有!狗东西,老子真是白养你了”。王军此时既是不解又是生气。心里思忖:“木雨灵为什么会写信给我?还有林少聪这个王八蛋竟然骂我是一条狗,还口口声声说我是他兄弟。”越想越气,王军张嘴和林少聪解释:“聪哥,我真没有和木雨灵写过信。我是被陷害的。”

  这时李虎抱着双手插了进来,尖声细语地嘲讽道:“哎呦,王军啊,你可真不是东西,聪哥那么照顾你,你竟然反捅聪哥一刀,聪哥,这种背叛兄弟的渣滓不配和我们称兄道弟。”李虎惦记林少聪的钱已经很久了,苦于王军霸占着那个位子,他始终没法和林少聪走的更近,眼看机会来了,李虎当然要除掉王军这个心头大患。

  王军已经百口莫辩,索性不再解释,扭头就跑出教室。下午放学的时候,我看到王军一个人推着自行车孤独地在路上走着,就和阿联跟踪他。走到半道上,我跟阿联赶了上去。王军一看是我,当即警戒起来。

  因为上次他打过我,他以为我来报复他。我笑了笑,拍了他肩膀,“我不是来找你打架的,你的车胎瘪了,难道气被人放了?我这有简易的打气筒,帮你充点气。”王军听到这感动的都要哭了,以为我真的是以德报怨,殊不知他气门芯是我拔的,目的就是为了嫁祸给林少聪那伙人。我忍住笑,和他聊了起来。一路二十多分钟,他跟我说了他被人陷害情书的遭遇。

  我跟阿联对视一眼,对着王军拉拢道:“兄弟你要是不嫌弃,以后跟我们做朋友,不要理那帮人,以后咱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说着说着我还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来发给他。

  王军这人还是比较单纯的,明明不会抽他也不说,被烟呛得眼泪都留了出来。一路同行,王军对我是感恩戴德,一会功夫就亲热地称呼我为寻哥。我跟他说了我要找林少聪报仇,王军犹豫一下之后就答应我了,并且还帮我把他的三个田径队员一起带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