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他打死他,打打打打打!哎呦卧槽,你怎么不保护我呢??阿联你他吗的追什么残血的豹子,吗的,不然这一波打赢了。”我看着屏幕上鲜红的失败二字后,满腔怒火的朝着夏时联吼道。

  “我错了,刚看到残血的我想着上去打一下就收了,结果被人秀成孙子了。”夏时联挠着板寸头欠声道。

  “算了算了,不打了,等会去四中报道,正好通宵时间也到了。走,先去吃点东西去。”我和阿联结账下机。

  饱餐一顿后,我跟阿联坐18路公交车来到了我即将度过三年,也许是4年或者更久的高中学校—南市四中。虽然一夜激情很累,但是初入新环境,心情不由得兴奋又捎带点紧张。沿着学校里的指示牌,我们两个一路摸索着找到了自己的班级—高一七班。老规矩,我们两个很识相的找到了最后一排最靠里的两个座位,坐定后开始泼猴般四处张望。环顾教室,人已经陆续来的差不多了,估摸着有五十多人。这时前排的一男一女回过头来找我们随口搭讪。

  “同学你好啊,大家以后就是同班同学了,请多多指教哈,我叫何雅婕。”“我叫张野。”一男一女和我们友好握手。我呢,天生就爱盯着人看,特别是女人。仔细瞧瞧,这何雅婕长的挺好看的,带个红色边框的眼睛,头发扎着充满青春气息的马尾;张野则是一张国字脸,皮肤黝黑,充满了乡土气息。

  可能是我对何雅婕盯的久了,她有些脸红,羞怯扭捏道:“你们还没介绍自己呢。”于是我老脸也一红,随即正色道:“我叫苏寻,他叫夏时联。请多多指教。”本着能再摸一次美女手的缘故,我又朝何雅婕伸出了我那略脏的手。“夏士莲?哈哈,这不是洗发露吗。”何雅婕听到阿联的名字不由嫣然一笑。于是我们四人便开始了热火朝天的聊天。

  “听说十二班来了四个美女,号称二班四朵金花,真可惜没分到十二班啊。”张野不知从何得来一则小道消息。

  “哦?此话当真?要不阿寻我们调班吧,调到十二班去?”阿联本来双眼朦胧,听到美女忽然双眼放出绿色光芒。我鄙视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正色道:“首先,我们是来读书的,不是来看美女的;其次,一个成功的男人自然会有美女主动投怀送抱;再三,我们没钱,哪有美女会看上。”阿联听到我的分析后竟然出人意料的没有反驳我。“阿寻啊,你说的有点道理哦,我说的是第三点。蛮符合我们的。”靠!我对阿联竖起了中指。

  “对了,是哪四个美女啊?”我也被勾起了兴趣,向张野询问。

  “听说最漂亮的叫木雨灵,然后到张芸,第三漂亮的叫李玉婷,第四漂亮的叫孙艳秋。孙艳秋已经有男友了,听说是个帝都转学来的富二代,其他三个都是单身哦。”张野眉飞色舞解说着。

  '“哎?这个木雨灵光名字听起来就好有诗意啊。她的爸妈一定很有才。”我也不禁感叹道。

  “听说木雨灵从小学开始每天都有人给她写情书,可是她有规矩,从来不回。”张野又八卦道。

  最.新章I节)上。F酷匠s网

  “哦?这么装?回个信是礼貌,哪怕是拒绝信,人家好歹也知道结果啊,一声不吭让人家白等干着急干嘛呢?”听到这话木雨灵给我的印象瞬间下降了很多,从一个清纯美少女变成了一个傲娇小装货。我倒要看看此女是何方神圣。正在思索时,一位身着西装,留着半地中海时髦头型的中年男子进入了教室,不用说,这是我们班主任了。人我也见了,所以,现在可以睡觉了。于是,班主任开始了他的新生演讲,我呢,则进入了梦乡。

  叮咛~~~~~~悦耳的铃声响起,这他吗的,做梦都能梦到铃声,这一辈子活该学生命。我在梦里嘟囔着。这时感觉好像有人在拽我。越拽越狠,我当时就火了,睁眼一看,原来是阿联在叫我起床,哦,恍然间,原来真的放学了。揉揉惺忪双眼,撑开朦胧一片。定神两三秒,我、阿联以及何雅婕张野一起走出班级。

  走到了走廊中央处,张野缩着脑袋在我们耳边细语道:“那边那个穿一身牛仔服的女孩就是木雨灵。”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迎面走过来一个俏丽身影—一身小清新气息的牛仔服,脚蹬白色轻跑鞋,梳着斜刘海,扎着马尾辫,脸庞洋溢微笑的一个女孩。不过一想到这女孩收情书从不回的傲慢样,我的眼神从迷恋向轻视慢慢转变。越来越近,她一步一步朝我们走来。终于,我跟她擦肩,我双眼斜视用余光扫着她,忽然发现此时她也用同样的眼神看着我。仅仅一秒钟的相遇,我跟她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对方。然后,就没有了然后。直到后来的某一天,我问起她看我的原因,她告诉我,她同学跟她说七班有个男生长得蛮帅的,成绩也好。于是就想看看是啥样。当然了,我知道那个人是我。我这人,除了穷,无耻,懒惰,邋遢,唯一的两个优点就是长的帅,会读书。当然,前面的缺点是现代男人的通病,优点嘛,苏寻专属。嘻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