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公子,我家小姐想请你一叙。”

  杨云心里正在天人交战的时候,门外传来了玲儿清脆悦耳的声音,邀请他到隔壁。显然是因为刚才自己激动的大声说话,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他很想接受邀请,这样就可以多看看袁姗姗,冲淡对她的思念。

  可是他不敢啊!毕竟刚才还在偷看人家洗澡,而且最难堪的是,还被发现了。这会过去肯定会被兴师问罪,搞不好还会有生病危险,毕竟一个女孩的贞操如同性命。

  杨云几次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硬着头皮挤出笑脸看向汪晗,向他求救。

  “嘿~嘿嘿~”

  一边的汪晗虽然被揍得很惨,可是在他听到玲儿喊杨云的时候,再联想到杨云偷看袁姗姗洗澡,他就忍不住想笑,可是不敢笑出来,就一直憋着。

  直到杨云求救的看着他,他彻底忍不住了,死就死吧,临死之前也得笑一把。他嘿嘿的笑了起来,并且笑声逐渐放肆,传遍整个客栈。

  杨云黑着脸,满脸愤怒之色,还有郁闷,随后想到一切都怪汪晗,都是汪晗的错,他就直接拿汪晗当出气筒,再次开打。

  对汪晗噼里啪啦的一阵暴揍,杨云终于消气了,坐在椅子上倒了杯水,一饮而尽。可怜的汪晗似一摊烂泥,倒在地上哼哼唧唧,苦不堪言。

  “你这忘恩负义的家伙,杀了我吧,别再折磨我了。”汪晗要崩溃了,他实在忍不了了,要杀就杀,要打就打,可哪有打完又打的?太欺负人了。

  “谁说要杀你了?”杨云喝着茶面不改色地咕哝道。

  这他奶奶的,之前就动了杀机,说要杀自己,现在又不承认了,还有这样耍赖的人?汪晗在心里暗骂。以杨云家人为中心,亲人为直径,在心里进行无伤害的谩骂,发泄自己心中的委屈。

  “木公子,可否出来一见?”门外又传来说话声,听声音是袁姗姗在说话。那声音婉转动听,可那略微颤抖的声音,掩藏不住她的杀意。

  这可怎么办?杨云急躁不堪,在屋里走来走去,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今天这事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理亏,也没脸见袁姗姗,更多的是不敢。

  “这里没有木公子。”杨云没辙,硬着头皮冲门外喊到。

  “性木的,你在不开门,本小姐就自己进去了,你可别后悔。”知道杨云在屋里的袁姗姗,见杨云不开门还撒谎,气得她火冒三丈,直接一脚把门踹飞。

  然而屋里空荡荡的,哪有杨云,连个人影都没有。

  “大小姐,近日偷看你洗澡,虽然非我所愿,可终究错在于我。如此毁了姑娘清白,若是姑娘以后嫁不出去,我会对你负责的。”远处传来了杨云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啊~木易,你去死!以后让我见到你我会杀了你”袁姗姗尖叫,怒发冲冠,如果此刻杨云在她年前,她真会杀了杨云。

  用这么大声的说偷看自己洗澡,是怕别人听不到吗?还说自己嫁不出去,这一连串的无形攻击,气的袁姗姗直欲吐血,有追上去打死杨云的冲动。

  阿嚏,阿嚏!

  远处抓着汪晗在空中飞行的杨云一连打了几个喷嚏,不用想他就知道肯定是袁姗姗骂他了。

  “哎呀,今个明月高悬,满天星斗夜晚的星空真美,真好啊!”看着带着自己仓皇而逃的杨云,汪晗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

  “闭嘴,在敢说话,我就把你丢下去,摔死你。”杨云对着被自己提着的汪晗脑袋拍了一巴掌恐吓道,吓得汪晗再也不敢说话。

  杨云带着汪晗在低空飞行,直到逃离客栈几百公里才发现,由于刚才慌不择路又来到壤山附近。他在一处人少的地方降落下来,准备再找个客栈歇息。

  好巧不好,他所停下的巷子里,前面突然有人打了起来,挡住了出路。

  “快说,汪晗跟那个傻子两个小子在哪。”

  “我不知道。”

  “不说我就杀了你。”

  “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知道,”

  两个人一边打一边对话。

  “是严旭。”汪晗指着其中一个身穿绸缎的少年说道。

  原来是在壤山聚会散会以后,云鹤为了讨回颜面,让手下的追随者四处寻找杨云几人。而倒霉的严旭刚好被人发现给堵住了,被逼着询问杨云跟汪晗的下落。

  凝旋期的严旭倒是挺有骨气,被结丹期的人给堵住丝毫不慌,竟然还敢出手反击。不过胳膊始终拧不过大腿,微薄的修为短板不足以让他战胜眼前的高手。

  在他无力抵挡对手的攻击,即将败落,节节败退之时,一只强有力的大手贴在了他的后背。他顿时感觉体内枯竭的灵力变得葱郁的起来,并且他的四肢被身后之人控制这进行格挡。

  在挡住对手的强烈一击后,他被人控制着,一拳打在了对手胸口,把他不可匹敌的对手打得如同炮弹般激射出去,撞塌了附近的房屋。

  “咳,谁?”

  灰尘弥漫的瓦砾中,走出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年轻人,出声喝问道。

  “我就是你要找的人,不知你找我有何指教?”杨云邪邪一笑说道,他今天心情郁闷,想找人练练手,正好来了现成的把子。

  “原来是你这个傻子啊,来的正好,看我把你擒回去跟云公子领赏去。”那年轻人哈哈大笑着向杨云杀了过来。

  “严旭,你怎么在这,还好我们来了,不然估计以后就看不到你了。”杨云的在前面跟人过招,汪晗在后面跟严旭打招呼。

  “汪兄原来是你们啊,对了阿呆恢复记忆了?还有你怎么受伤了,严不严重?”杨云看到汪晗激动万分,关心的问他怎么了。

  “咳,没事,一点小伤而已。”汪晗咳嗽一声,心想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刚被杨云揍,心里还没平复呢,又被人揭伤疤,戳他痛处,这是没法聊天了。

  “胆小鬼有本事你别躲,总是躲来躲去搞偷袭,你是不是没本事了?”跟杨云对战的年轻人,打不到杨云还经常被偷袭,他烦躁了,想尽快解决杨云,索性直接拿言语激杨云,让他跟自己正面过招。

  “你可别后悔哦。”杨云戏谑的说了一句,然后跟那年轻人对轰了一拳。

  两拳对轰,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然后就看到那年轻人抱着胳膊倒飞出去。

  显然他的胳膊被杨云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