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鹤说着自认为很降低身份的话,然后一脸真诚的看着阿呆,希望这位深藏不露的高手能既往不咎。

  可是这面前的高手,仿佛没听到他说话一样,也不说话,就那样看着他,目光深邃,犹如一潭深渊,深不见底,让人望而生畏。

  “咳,我这兄弟不喜欢跟外人说话,除非是遇见他认为有资格做他对手的人,不然他不会跟陌生人说话的,还请云鹤兄见谅。”汪晗拖着伤体,适时站出来替阿呆说话。

  他这话看似是在替云鹤解围,缓解尴尬,其实只是奚落云鹤,说他实力不行。他一席话说的滴水不漏,不知不觉中,让云鹤从一个尴尬的局面,到另一个尴尬的局面而已,相比之前的尴尬有过之而无不及。

  云鹤做为年轻一代的天骄人物,哪里能听不出来汪晗话中话的意思。他面庞抽出,暗中在心里把汪晗家人问候了个遍,表面上却又微笑着说无妨,并再次邀请汪晗几人上座。

  可汪晗又不傻,刚跟人家朋友打过架,把人揍的悲惨不已,就算是自己也没有那么快放下恩怨。他果断拒绝,谎说自己浑身疼痛,经脉受损需要及时回去疗伤,然后不给云鹤再次挽留的机会,拉着阿呆就走。

  “汪兄,你这位兄弟真是深藏不露啊,我感觉他比云鹤还要强,我竟然跟这等人物喝过酒,还坐在一起,这是在做梦吗?哈哈~”下山的路上严旭唠叨个不停,情绪很激动,好像认识阿呆这样的人很荣幸。

  其实事实也是如此,谁不希望有一个或几个,在年轻一辈叱咤风云的兄弟朋友?认识这样的人,以后走出去与人说起,那可是很光荣的事情。

  “行了,不用这么激动。今天我们招惹了几位天骄,虽然现在没闹翻。可恩怨已经结下,我跟阿呆倒是不怕,怕的是会给你带来麻烦,你尽快离开这里吧。”汪晗打断严旭的碎碎念,把他从亢奋中拉回来。

  “嗯~也好,那我这就离开,二位兄弟,有缘再见,保重!”严旭冷静下来考虑了一会,觉得汪晗说的确实在理,毕竟他不是阿呆,没有力压群雄的实力。万一那帮人找上他,那就完蛋了。

  严旭走后,汪晗跟阿呆也离开壤山,漫无目地的走着,反正对于他们来说,去哪里都行,走到哪里就住那里,一点也不为吃住烦心。

  “有人跟着我们。”一声不吭的阿呆,冷不丁冒出一句话,吓了汪晗一大跳。

  “谁?几个人?”

  汪晗激动的问,心想难道是云鹤派人跟踪他们?

  “是两个女子。”

  “呼~”

  汪晗长出一口气,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也查探了下,尾随而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白天结伴同行的两个少女。

  只是他有点摸不清这两个少女的心思,竟然敢在深夜暗中跟随异性,难不成是因为自己太帅气迷人,迷倒了两位姑娘?

  汪晗在心里胡思乱想,完全没把她们放在心上,反而有点欣喜。反正两个少女又不能把他们怎么样,就是两个小姑娘就算想做坏事又如何?阿呆一个人就能把她们解决掉,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不好的事情发生。

  一路上,汪晗故意走走停停,有时候还回头看看,虽然什么都看不到,可他一联想到后面的两个少女,惊慌失措,四处躲藏的样子,就很开心。

  壤山圣地附近有几条热闹的街道,特别是灵气浓郁的客栈,满目皆是。不过这些大客栈汪晗不敢住,一是因为在壤山惹事了心虚,二是因为,之前让阿呆抢的晶石已经所剩无多,囊肿羞涩,实在住不起。

  汪晗带着阿呆,左转右转,最后在远离壤山数千米的一处街尾,找了个偏僻的小客栈。

  客栈不大,因为位置偏僻,所以住宿的人不多,因此价格便宜,两间上等房才六块晶石,价格非常亲民。

  汪晗跟阿呆在客栈吃过饭,刚被店小二带到各自的房间,袁姗姗跟玲儿就走进客栈,要了一间靠近阿呆房间的上等房。

  “小姐,你说这阿呆真的会是那个人吗?我看不像啊,最起码那个人比阿呆长的俊多了。”房间内,玲儿再次询问。

  她一直想不明白,自己家小姐怎么会怀疑阿呆就是那个登徒子。虽说阿呆的修为跟那个人有一拼,可这样貌相差也太远了,而且人还傻乎乎的,一点也不好玩。

  “我也不敢确定,只是感觉有点像。”袁姗姗略显迷茫的说道,其实她也不确定,只是在阿呆出手的时候感觉跟那个人很像。

  “我们直接问不行吗?你要是不好意思我去问”

  “不行,你没看到那个汪晗一脸贱兮兮的样子吗?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人,我们还是暗中观察一下再说吧,对了一会你去让店小二送点热水来,我要沐浴。”袁姗姗为玲儿分析厉害,不让玲儿鲁莽行事。

  其实从那天杨云拼命给她们争取离开战场,之后她就一直担心杨云安危。战场上高手如云,而且个个凶神恶煞哦都不是善茬,她觉得杨云多半是活不下来了,可是潜意识里还是希望杨云能活下来。

  “阿呆开门。”

  汪晗紧急的敲着阿呆的房门,怕晚一点会错过好事。因为他刚才听到店小二说给隔壁的两位少女送热水,这分明是要洗澡,生性好色的他哪能错过这好事?所以想带着阿呆去偷窥美人沐浴。

  客栈里人很少,上等房就只有他跟阿呆还有两位少女住,这可是方便了他。

  汪晗带着阿呆,隐藏气息,悄悄地来到袁姗姗跟玲儿住的房间门口。他熟练的把窗户弄开一个拇指大的小洞,然后探着脑袋向里面看。

  来的正是时候!

  视野里,玲儿跟袁姗姗现在木桶旁,玲儿正在往冒着热气的水里撒一些新鲜的玫瑰花瓣,袁姗姗正在宽衣解带。

  袁姗姗背对着他们,一头长发如瀑布般铺散在后背,她缓慢的褪去外衣,身上就只剩一件淡红色的亵衣。

  那雪白光滑的后背,盈盈一握的小蛮腰,散发着一股年轻少女特有的魅力,真是极品啊!

  汪晗看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这等好事他没忘记自己的兄弟阿呆,很够义气的赶紧拉着阿呆让他看美女沐浴。

  阿呆把眼睛凑近小洞,刚好看到袁姗姗转过身正欲把脱下来的衣服挂到衣架上。

  “卧槽,我女朋友。”

  突然一声激动的大喊,打破这百年难得一遇的一幕。接着变听到屋里发出一声尖叫,然后袁姗姗迅速穿好衣服,历声道“谁?”

  然而却没人回答他,只听见屋外传来拳脚声,还有凄惨的喊叫求饶声。听声音,袁姗姗知道是汪晗发出的惨叫声。她知道了自己洗澡被汪晗偷窥,又气又恨,却又不好意思出去质问,毕竟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哪里知道该如何应付。

  惨叫声持续了好一阵子才停歇,汪晗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狼狈不堪。

  阿呆的房间内,汪晗躺在床上不停呻吟,痛苦不堪。

  “你竟然偷看我女朋友,不,偷看我倾慕的人洗澡,你是不是活腻了?”阿呆怒目喝问汪晗。

  就在刚才他看到穿着亵衣的袁姗姗,被那诱人的一幕刺激,竟然瞬间恢复了记忆,找回了失去的记忆,知道自己是杨云,激动的连另一个世界的口头语都说了出来。

  “啊?兄弟我不知道她是你倾慕的人啊,我要知道你给我一百个胆我也不敢啊!对了你恢复记忆,想起以前的事了?”

  “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偷懒姗姗洗澡,这事怎么说?”

  “兄弟这事不能怪我啊,我这不是想让你看看吗,你看要不是我你怎能恢复记忆?我是好人啊,你别冤枉我,我刚才什么都没看到就被你暴揍一顿。”汪晗一脸委屈的说。

  想到自己看的比汪晗还要多,还暴揍人家一顿,杨云理亏但还是说道:“你还好人?你自己干了多少坏事还要我说吗?在我失忆的时候你更是让我做过不少伤人害理,有伤天合的事,你就是个人渣,我怎么会认识你这样的人,我真想杀了你为民除害……”杨云想以前汪晗指使他做过的坏事,越说越气愤,最后竟然真动了杀心,想杀汪晗。

  房间里杀气弥漫,感觉到杨云真的动了杀心,汪晗竟然不害怕,反而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是,我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我该死。但是阿呆你要知道,我汪晗对不起所有人,却唯独没有对不起你,这点你自己摸着良心说。”

  汪晗很失落,很难过,杨云终究是恢复了记忆,这本来是值得高兴的事,可他却感觉很孤独,他觉得杨云很快就会抛弃他,那他就成了孤家寡人,再也没有人陪伴他可。

  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杨云恢复记忆,这样就可以一直陪着他了。

  杨云被汪晗一席话质问的不知该如何作答,是啊!汪晗做过很多伤天害理的事,对不起家人朋友,却唯独没有对不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