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们不自量力,先惹事的。”看到正主出来责问,汪晗拍拍衣服,走到阿呆身边不卑不亢地说。

  “我们今天是来结交各路年轻俊杰,讨论修道之事,不管是谁先惹事,你也不应该出手这么重吧,而且还不听劝阻,怎么真以为自己无敌了吗?”云鹤带着训斥的语气看着阿呆说。

  先前几个少年无故生事的时候,他都不管,现在又这样说,很明显是在偏袒那几个少年。

  “别扯那些没用的了,你想怎样,直接说。”汪晗火冒三丈,他感觉今天倒霉到家了,被人欺负了自保都被人家无辜责怪。

  这种情况就算是个女子不能忍,更何况他这个有血有肉的汉子?

  “呵,还真不知天高地厚啊,怎么?我来陪你这位朋友练练手?”李铭踏前一步挺身而出,似笑非笑的看着阿呆,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还请云兄,李兄替我等讨回公道。”这时候那几个被暴走的少年,彼此搀扶着咬牙切齿地说道,想要让李铭替他们出气。

  “吆,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啦,刚才那云鹤分明可以接住你的,可他偏偏把你引向别处,让你摔在地上像条狗一样,真指望他给你们出头?”

  汪晗很不留情面的揭露云鹤的假惺惺行为,同时奚落那少年。

  “你休得胡说,你这等胡搅蛮缠不守规矩的人,吾等羞与你为伍,这里不欢迎你们,李铭把他们请出去。”云鹤阴沉着脸,指挥李铭让他把汪晗几人赶出去。

  “呵呵,请。”

  李铭背负这一只手,另一只手很有礼貌的虚引向山下,示意汪晗几人离开。

  “既然云公子说让你们走,你们就走吧,省的给自己找麻烦。”瑄婵说道,她明眸贝齿,声音婉转动听。

  “是啊,走吧,这里不欢迎你们。”

  “赶紧走吧!”

  一群云鹤的崇拜者出声符合,更有人说粗话,让他们滚下山去。

  看到这多人让汪晗他们滚,几个挨揍的少年急眼了,自己被揍了还没还回来,怎么能让他们就这样走了?于是出言挤兑,谩骂,希翼能激怒汪晗让他留下来,好让李铭收拾他。

  “都给我滚,小爷今天不走了,你们谁有本事把小爷打下山去谁过来,叽叽喳喳算什么本事?”被这么多人指责,甚至还有咒骂,汪晗大怒。他知道这是云鹤故意来激怒他的,这样才好让李铭有理由光明正大的出手。

  其实这些汪晗都能看的出来,他也看出了云鹤是个心里沉重的人,可他还是心甘情愿上当。因为今天阿呆突然短暂的恢复一点记忆,他感觉阿呆在不久的将来会离开他,心情本来就不好的他,如何受的了这般凌辱?

  “李铭把他们赶出去。”

  “严旭你先走,我跟阿呆来应付。”

  知道自己实力卑微,帮不上忙的严旭,低着头,对汪晗跟阿呆抱拳然后退了出去。毕竟相识时间不长,他不可能为了汪晗跟阿呆得罪几位天骄人物。

  “呵呵,拳脚无眼,你们了要小心了哦。”李铭漫不经心的活动活动手脚笑呵呵的说。

  “少废话,你不是想动手吗?来吧!”汪晗看不惯他那假惺惺的模样。

  汪晗一马当先,高高跃起,一个飞腿扫向李铭头部,想要踢烂他那惹人厌的嘴脸。

  可惜未能随他意愿,他的腿被李铭用胳膊挡住了,被牢牢抓在手里,进退不得。

  情急之下,汪晗用另一只脚进行攻击。可李铭修为不俗,反应更是灵敏,不待汪晗的另一条腿碰到他,就一脚踢在汪晗脊梁骨上。

  咔擦一声,汪晗的脊梁骨被踢碎了,碎裂成数断,整个人斜飞了出去。

  而整个过程阿呆都在一旁看着没有动手,仿佛汪晗不让他出手,他就永远不会出手一样,还真是彻彻底底的傻子。

  “阿呆。”

  汪晗已经彻底丧失了战斗力,他虚弱的喊了一声阿呆。本来他想着试试自己跟所谓的天才有多大差距,不想一直让阿呆给自己出头,现在看来,不让阿呆出手是不行了。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就像是有魔性一样。一直站立的阿呆龙行虎步地走到汪晗身边,帮他拿出丹药,给他服下。

  “阿呆,去揍他。”汪晗喘着粗气,拍拍阿呆的肩膀,指着李铭说。

  “呵,这傻子行吗?”李铭看着阿呆忍不住想笑,什么时候一个傻子也有资格做自己对手了?

  可是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阿呆狂暴的攻击,让他根本不敢分心,更没有时间笑。

  他发现自己看错人,遇到硬茬子了。因为阿呆那看似如同的攻击,落在他身上的时候会突然爆发出巨大的灵力。

  作为天才的他,知道这是对自身灵力的控制达到极为熟练精准的天才,才能做到这样,最起码他现在做不到在对战中,让灵力不外泄。恐怕就是云鹤,瑄婵他们也不一定能做到吧。

  他努力的去用肢体格挡来自阿呆的攻击,可他却发现低估阿呆了,也高估自己了。

  阿呆的动作很快,出手快而准,完全不像是一个傻子,甚至比正常人还正常。

  远处的云鹤,看着节节败退的李铭,还有阿呆的彪悍,他已经知道李铭会败落,只是时间问题。

  果不其然,在三十二招时,李铭招架不住阿呆的攻击,被阿呆钻空子一拳打在右肩膀。

  如同下棋,一步错,满盘皆输。这一个失误导致,李铭接连承受了阿呆六拳,最终被打的身上多处骨折,再无战斗力。

  被云鹤扶起来的李铭,羞愧万分。他之前还嘲笑阿呆傻,没想到自己被一个傻子打败,这残酷的打脸,让他颜面尽失,再也没了嚣张气焰。

  云鹤把李铭交给浅熙他们照顾,然后走向阿呆目光闪烁抱拳说:“这位道友,这次聚会我们以和为贵,之前不知道道友深藏不露,多有得罪,还请莫怪,道友请上座。”

  云鹤不愧是天才,眼光毒辣,就刚才片刻功夫他已经看出阿呆修为高深,并且战斗力惊人。最关键的是,阿呆跟李铭过招时只用最简单的攻击,完全没有用任何功法。

  要知道,李铭可是结丹期的高手,可以不用功法打败他,这很困难。虽然他云鹤也可以做到,但绝对没有这么轻松。

  他心里一番天人交战之后,理智的选择赔罪,说些客套话,希望能这事能停歇。因为他感觉自己动手的话,极有可能会步李铭后尘,这样的话那就得不偿失太丢人了。

  在权衡利弊后,他选择了讲和,虽然很憋屈,但目前来说,这是最好的处理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