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云鹤来了。”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然后便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轩然大波。

  “还有浅熙,李铭,瑄婵……”

  闹哄哄的说话声,把汪晗从纠结的情绪中拉回来。他顺着众人目光看去,看到远处迎面走来四位衣衫华丽的年轻男女。

  男的丰神俊朗,仪表不凡,有种特别的气质,女的貌美如花,淡然出尘,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看来这就是今天的几位主角了,汪晗在心里想到。

  几位年轻男女被山脚下的同辈俊男俏女,众星捧月般的簇拥着,向山上走去。

  “哎,何时我才能像他们这么优秀啊,哪怕是有这样优秀的人做朋友也好啊!”严旭喝了口酒,抹抹嘴,叹息道。

  “走,我们也上山。”

  汪晗起身,带着阿呆跟严旭,跟在人群后面。

  山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摆满了桌椅,桌子上还有美酒,灵果。云鹤,浅熙,李铭,瑄婵四人坐在最中间的位置,四周是各路年轻一辈富有名气的同辈人杰。

  因为来的人太多,还有几个人挤一张桌子,席地而坐的。

  “这也太看不起人了,我们就坐这。”汪晗带着阿呆和严旭,找了一个靠近袁姗姗的位置坐下。

  “这位道友,我们兄弟几个没位置坐了,可否移位?”汪晗三人刚坐下,就听到旁边有人说让他让位置。

  说话的人是个俊朗少年,身后跟着四人,都看着他们虎视眈眈。

  “小爷好不容易找到的位置,你说让就让?”汪晗一百个不乐意,阴沉着脸说。好歹也是个少爷,虽说家族不大,但也是有身份的人。再说旁边这么多人,还有两个人一张桌子的他们不去,非要让他让位,这摆明了就是欺负人。

  更何况他向来飞扬跋扈,都是自己欺负别人,几时沦落到被别人欺负的时候了?

  “你真不让?”那少年看汪晗语气不善,提高声音,释放灵力,威胁道。

  看他这架势是想打架啊,眼看情况不妙的严旭,赶紧悄悄拉了拉汪晗的衣角,想让汪晗退一步,毕竟好汉不吃眼前亏。

  “不让。”

  汪晗感觉到了严旭的动作,也知道对面人多势众,还实力强大。可自尊心在心里作祟,不允许他退步。

  “让不让?”

  那少年向前迈出一步,释放灵力对三人施压。磅礴的灵力如同山岳般压在汪晗三人身上,严旭实力较低扛不住,当场被压的半跪在地,额头汗如雨下。

  汪晗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跟严旭修为差不多,被压的弯着腰。双手抓住膝盖,红着眼镜,用尽全力坚持着不让自己臣服。

  无穷无尽的灵力,挤压的他抬不起头,他心中怒火熊熊燃烧。在这么多人,还有很多美人面前,被人这样羞辱,很丢人,他咬着牙一字一句说道:“小爷说了不让,今天谁说了都不好使!”

  “挺有骨气啊,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哼!”少年冷哼,再次施加压力,释放全部的灵力压向三人。

  终于这边的动静被参加聚会的人所发现,纷纷关注这里。

  “聚会还没开始就要动手了吗?”浅熙瞥了眼说道。

  “小打小闹的,随他们去吧,真过分的话,就让李铭去跟他们上一课。”云鹤泯了口酒,淡淡说道。

  “小子,还不臣服吗?你现在求我,我立马饶了你,给你滚蛋的机会,怎么样?”那少年猖狂的大笑,在同辈人群里出风头,他心里开怀至极。

  “阿呆。”面对少年的冷嘲热讽,肆无忌惮的羞辱,汪晗忍不住了。他本想在袁姗姗面前留下美好的影响,可他实力不够,避免不了被羞辱的事实,忍无可忍的他终于使出杀手锏。

  轰!

  一股闷响在几人之间爆发,还有杂乱无章,后退的脚步声,那是灵力的碰撞导致的。

  阿呆在汪晗喊他的一瞬间释放灵力,击散那少年施加的压力,并震退他们。

  “哈哈,真觉得小爷好欺负吗?”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气得汪晗目光挑衅的说。

  “有点门道,你让我很惊讶啊!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本公子今天就给你来点教训,让你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少年恼怒,本来不堪一击的小绵羊竟然能对他进行反击,而且还反击成功了,让他很生气。

  “接我一剑!”

  少年大喝,向阿呆劈出一剑。五米的距离,这么迅捷的一剑,而且还有如虹般的剑芒。这一剑没法躲,根本躲不开,哪怕是今晚的四位主角都不行。

  “嘶~”

  旁边倒吸冷气的声音成片,都在为阿呆担忧,替他惋惜。觉得他这样对战很不理智,这么近的距离,他是必败无疑了,说不定小命都没了。

  叮!

  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少年的剑在距离阿呆肩膀寸许距离,被阿呆一掌拍断,蹦飞出去好远,定入大树,全部没入。

  这,,,

  让旁边看热闹的人满脸惊讶,全都一副活见鬼的样子看着阿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这都能挡住?最重要的是不仅挡住了,还把少年的宝剑一掌拍断,要知道那可是灵品宝剑啊,就这么一掌拍断了?

  “哈哈,一群跳梁小丑,阿呆揍他们。”汪晗哈哈大笑,让阿呆继续出手,替他出气。

  而那少年也反应极快,在短暂的震惊之后,立马回过神来,大喊:“上,一起上。”

  说完手持半截宝剑,带头往前冲。只是他去的快,回来的也快,还没跑出两步,就被阿呆一脚踹飞,砸在同伴身上。

  “咳,我就不信,我们怎么多人还打不过你一个?”少年恨恨地吐了一口血,又招呼着身后几人一起上,要拼命。

  “住手,都给我停下来。”云鹤大喊,刚开始他以为是小打小闹,没放在心上。可现在看那少年动了杀心要拼命,他坐不住了,毕竟他是这次聚会的筹办人之一,为的就是结交一些能人异士,待以后收为己用,所以他是不允许发生生死决斗的。

  可是他说晚了,关键的是阿呆不会听他的话。阿呆已经虎入羊群般大开大合,暴力出手。

  砰!

  啊!

  噗!

  一连串的声响,接连不断的发出,几人如同沙包般被阿呆一一打飞。

  修为最高的那个惹事少年,不知道是被怒气冲昏了头脑,还是不知死活,被打飞了,再次冲上来。这次阿呆下了重手,一掌拍在他胸口,把他打向云鹤那里。

  看着在半空中不断吐血的少年砸向自己,云鹤虚手一引,改变他飞来的方向,把他引向别处。

  “我说话你没听到吗?你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云鹤脸色温怒,他感觉阿呆不听他的话,不顾劝阻毫无顾忌的出手不尊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