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口气这么大,肯定是个天才了,你可敢跟我比试比试?赢了我你才有资格说这话,才能参加聚会。”此地都是年轻一辈的俊杰,汪晗说大话,自然有心高气傲的人看不惯,喊着要跟汪晗一试高低。

  看着那结丹期的少年在昂首挺胸望着他,汪晗心虚了。他有什么本事自己最清楚,肯定不是那少年的对手。

  “想跟我比试啊,也行,你先打败我小弟再说。”汪晗不怯场,指了指阿呆,面带微笑着说。

  他打不过,可不代表阿呆打不过啊,幻想着那少年被阿呆暴揍,汪晗笑意更浓。

  那少年顺着汪晗的手指看去,看到呆呆的阿呆气愤的说道:“你竟然让我跟一个傻子打,你是在侮辱我吗?”

  “让你跟阿呆过招是看得起你,你还说他傻,阿呆揍他。”少年生气,汪晗更气,他早已经把阿呆视为兄弟,那少年侮辱他兄弟,说他兄弟傻,他能不生气吗。

  别说阿呆不傻,就是真傻,也轮不到别人来说,怒发冲冠的他,直接让阿呆动手。

  “喝!”

  那少年反应很快,在汪晗让阿呆动手的时候就动了,手捏拳印携带着浓厚的灵力,带着呼啸声轰了过来。阿呆也是握拳,打出平平淡淡的一拳,没有灵力波动,没有繁奥的招式,只有最简单,最寻常的一拳。

  砰!

  两拳相撞,接着众人便看到那个少年被阿呆一拳打在胸口倒飞出去,倒在地上大口吐血,不能言语。只有白衣猎猎的阿呆,现在场中央,目视前方,面无波澜。

  这一幕惊掉了一地下巴,不说别人,就是汪晗都很吃惊,迷惑地问:“你修为又有进步了?”

  可阿呆却没搭理他,默默走回他身旁,一副如同事不关己的模样。

  嘶~

  倒吸冷气的声音在附近络绎不绝,对于阿呆的彪悍战斗力感觉十分震惊。他们知道那少年是结丹期修为,在附近这一带也是小有名气的人杰。

  可阿呆就这样一拳把他打的,直接丧失战斗力,这得需要多高的修为,才能一拳把结丹期的修士打败?最起码也得是结丹后期才能做到吧,未曾露面的几位聚会主角都不一定有这实力。

  阿呆这一拳彻底震慑住在场的所有人,前来参加聚会的年轻俊杰有很多人,大多数都是凝旋到结丹期修为。至于修为在结丹后期的几位天骄人物还都没来,几位天骄不来试问现场的还有几人是阿呆的对手?所以他们选择沉默。

  “小,小姐,他怎么会这么强?”玲儿结结巴巴的说道,说话都不利索了,还陷在震撼中无法自拔。

  “这……我也不知道他怎么这么强。”袁姗姗目光复杂的看着阿呆说,她很不理解阿呆那普通的一拳怎么能打败对手的,难道他是专门修炼肉体的体修?

  “咳,诸位,不知我们兄弟二人现在可有资格参加聚会了?对了还有这两位姑娘?”汪晗咳嗽了声,指着玲儿跟袁姗姗好生说道,声音洪亮,让山脚下的每个人都能听到。

  “二位有如此修为,自然有资格。”

  “二位公子真是神勇无双啊!”

  “哈哈刚才是我们眼拙,没看出来,原来二位道友是沉藏不露啊!”

  汪晗的故意讽刺,让许多人都阿谀奉承。修道者以实力为尊,既然他们实力高深,又没有恩怨,也没必要得罪,所以都热情的夸赞。

  “两位兄弟,我看你们风尘仆仆远道而来,我这里有点陈酿,不如来喝几杯如何?”更有人上前打招呼,有结交之心。

  “哎,这么强的公子,奈何老天却没让他生出一副俊俏的面庞。可惜了,老天不公啊!。”还有花痴的美貌女子在埋怨。

  “这位兄弟,我看你很眼熟,对你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来我们好好聊聊。”有人主动套近乎,热情招待,还有酒,汪晗当然不会冷眼对待,哈哈大笑着,带阿呆去喝酒。

  “兄弟我叫严旭,你很强势啊,一拳就把那小子打的倒地不起,真厉害,这杯我敬你。”严旭自报姓名,并且向阿呆敬酒。

  谁知阿呆理都不理他,拿着一壶酒自己大口大口的喝,让严旭很尴尬。

  “我这小弟就这样,不爱说话,兄弟你别介意,来咱们俩喝。”汪晗拿起酒,适时替严旭解围,为他缓解尴尬。

  “无妨,无妨,高手就该有高手的风范,不是我等可以揣摩的。”严旭倒是挺好说话,也不介意,开始跟汪晗喝酒。

  “我突然想起来一些事情,我不是你小弟,我有名字,我知道是你救了我。”汪晗跟严旭喝得正高兴的时候,阿呆突然这样说道,把汪晗都吓了一跳。

  相处了几个月,他从来没听阿呆说过一句话,今天阿呆突然说话,着实让他吃了一惊。

  “啊,你恢复记忆了?”汪晗声音有点颤抖的问道,听着陌生的声音,他情绪很激动。

  “没有我只是想起一点过往。”阿呆沉声道,然后开始喝酒,还用手拍头颅。

  “你都想起什么了?”

  “别问了,我头疼,又都忘记了,啊~”阿呆不停拍打头部,他感觉脑袋一片混乱,许多记忆碎片闪过,还不等他记住又都消失殆尽。他感觉头部胀痛得要炸裂了,忍不住大吼。

  “我这有一颗养魂丹,快给他吃下去。”严旭看情况不妙,赶紧拿出一颗丹药给汪晗。

  汪晗不敢耽搁,立马按住阿呆,给他服用丹药。丹药入口,汪晗用灵力牵引,把散开的药物牵引到阿呆头部。

  随着丹药化开,发挥药性,阿呆感觉疼痛减轻了,他逐渐安静下来。皱着眉头一口又一口的喝酒,也不搭理人。

  他这种状态,让汪晗摸不清他到底有没有恢复记忆。此时的汪晗心中思绪万千,他希望阿呆恢复记忆,又不一样恢复。

  他跟阿呆相识时间虽然不长,但是这短短几个月里,他指使阿呆做过许多亏心事,他害怕阿呆回复记忆羞与他为伍,怕阿呆不再跟随他身边。

  所以他很纠结,在开心与失落之间徘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