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呆,今天参加聚会的人会有很多,大多都是身份显赫的大家族子弟。里面能人异士有很多,希望有人能治好你的伤,让你能恢复如初。”

  汪晗背着手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说,也不管阿呆能不能听得懂。他早已经知道阿呆如今这番模样是跟魂魄受损有关系,可他修为低下,不认识大人物,不然早就可以治好阿呆的伤。

  最开始他跟阿呆是主仆关系,可能是因为阿呆对他言听计从,也可能是因为阿呆原因听他说着心事。渐渐的汪晗对阿呆不再是当下人看待,而是当成了感情深厚的兄弟。

  汪晗很阿呆一前一后慢悠悠的往壤山走,一点也不着急。沿途偶尔看到年轻漂亮的女孩,汪晗还是会忍不住眯着眼睛多看几眼,恨不得扑上去就地正法,没办法多年养成的老毛病不好改。

  “吆喝,今个让小爷碰到个漂亮的,真是苍天有眼啊!”汪晗邪笑着看着前面的两位少女,眼镜直放绿光,口水差点都就出来了。

  只因为前面两位少女太迷人,那个矮点的就不说了,尤其是那个身穿红色长裙,把身段勾勒的十分匀称。她头戴玉簪,步履轻盈,光看背影就是个美人。

  “哎,两位姑娘这是要去哪里?”汪晗连忙跑上前去微笑着打招呼,

  他一身白衣,手里轻摇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来的一把画有山水图的扇子,再加上样貌本就俊俏是个翩翩公子,看上去很礼貌有涵养。

  “我们要去壤山。”身材高挑的那个少女说话了,不过却是看着汪晗身后的阿呆说的。

  汪晗看到她的正脸,心中大喜。眼前的美人儿,面白无暇,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清秀有神,高挑的鼻梁,殷红的樱桃小嘴,简直就是倾国倾城啊,饶是他见过很多漂亮的女子,也不及眼前之人的十分之一美丽。

  “这么巧啊,我也要去壤山,不过我对这里不熟悉,敢问可否与二位姑娘同行,也好有个照应?”汪晗动心了,想要用去壤山的理由跟随两位少女,这样接触的机会就多了。如果能顺利拿下就好,若是不行,那就直接敲晕带走,汪晗在心里思考怎么把没人弄到手。

  却没发现没人的目光,始终都在阿呆身上。

  “如此甚好,那我们赶紧上路吧。”

  “在下汪晗,这是我兄弟阿呆。敢问两位姑娘姓甚名谁?”

  “我叫袁姗姗,她叫王玲,对了你这为兄弟我看着有点熟悉,他怎么不说话?”袁姗姗说出自己和王玲的名字,就开始说出心里的疑问。

  “我也觉得有点眼熟,小姐你说会不会是他?”王玲仔细打量着阿呆说。

  “不会,他不可能变成这样的,这位公子你是哪里人?”

  奈何不管两人怎么问,怎么看,阿呆就是不说话,弄得两人好尴尬。

  “哈哈,我这个兄弟就这样的不太爱说话,两位姑娘别介意。”汪晗在一边说话缓解尴尬的气氛。

  袁姗姗点了点头,示意没事,然后继续往前走。只是已经心不在焉,心思全都在阿呆身上。

  她在阿呆身上有种熟悉的感觉,虽然这种感觉很淡,但那一瞬间的感觉,确实存在。她内心很纠结,希望是心中的那个他,又希望不是。

  她想见到他,一个完整的,正常的,却不想见到这样呆呆的他,所以她心情不佳,只埋头赶路。

  一路走来,尽管汪晗想方设法的说一些幽默的话语,可谓是本领尽出,希翼能让心中的美人儿开心,可袁姗姗就像没听到一样,只顾着赶路。弄得到最后汪晗惺惺泱泱也不说话了,默默的赶路。

  此去壤山路途遥远,在不能飞行,没有坐骑的情况下,四人到傍晚时分才来到壤山山下。

  壤山顾名思义,是一座土山,其实就是一个大土坡。说是土坡吧,它跟别的土坡又有很大不同。

  壤山上的土坚硬无比,一般的武很难在上面留下痕迹,其中最为特别的是壤山上的土里,蕴含着磅礴的灵气,被修行之人视为修道圣地。

  山上葱葱郁郁,树木繁多,枝叶茂盛,遮天蔽日。因为灵气浓郁,山上的树木都格外的粗壮,数人合抱都抱不过来的大树,随处可见,就连一些扑通的野花野草,也长的比寻常地方的要茂盛。

  公认的修道圣地果然不一般!

  还没到宴会开始的时间,山下已经来了很多人,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讨论着一些修行之事,还有当今的天骄人物,在等待着今天的几位主角现身。

  “嘿,你们说我们沧澜国年轻一辈的第一人是男是女?”

   “真正的排名还没出来呢,现在流传的只是人们私下弄得排名而已。”

  “对,沧澜国何其大?人才辈出,不出世的天才多的是,我们现在知道的都只是一些明面上的,说不定暗地里,还有更多天才呢。”

  “哼,什么天才,我看多半都不及阿呆。”汪晗听到附近的人议论,不服气的嘀咕到。

  “喂,你说什么呢?”

  “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希望等那几位来了,他还敢这样说。”

  汪晗说的声音虽然小,可来壤山的都不是庸人,自然能听得到他说的话。

  “来了又怎样?到时候让阿呆打屎他们。”汪晗叫板道。

  袁姗姗想上前去替汪晗解围,其实更多的是想帮那个不言语的少年。她刚要迈步,就被身边的王玲拉住了。

  “小姐,我们跟她们又不熟,只不过是半路上认识的,没必要为了他们得罪人,而且我感觉他俩怪怪的,不像什么好人。”王玲仔细分析厉害,劝说袁姗姗,让她冷静。

  袁姗姗犹豫了一会,终究是理智占了上风,她没有替汪晗两人说话,选择旁观。

  人心就是如此,萍水相逢的遇见,对于混迹江湖的人来说,仅仅相识还不至于出头帮忙。

  袁姗姗真正关心的只是看上去呆呆的阿呆,只因为感觉他像一个人,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