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俩娘跟她们客气下,让他们走们还真走啊!”

  杨云一边对敌一边嘀咕,感觉玲儿跟姗姗不厚道,然而却忘了是自己让他们走的。

  “他奶奶的,打不过小爷还跑不过?”

  杨云打烦了,大蜈蚣极为难缠,皮糙肉厚打了好久都不动,他直接开溜。

  然而来去又怎么能是他说了算的?战场上灵力纵横四射,不时有崩塌的山脉碎石激射而来,更有各种杀器袭杀过来,他刚开溜就又被堵了回来,逼的他不得不战斗。眼看没有退路的杨云生气了,他几时被这样欺辱过?

  不能忍,真不能忍,那就大开杀戒吧!

  “哎吆,哪个孙子踹我屁股?”

  “吼,小贼别跑。”

  “呱,呱,卑微的虫子你想死?”

  他像是疯了一样,在战场里四处乱蹿,偷着打这个一拳,踹那个一脚。遇到打不过的,他就用牵魂术进行骚扰,被骚扰的对象追他他就跑,过会又进行骚扰,可谓是贱之又贱。

  可被他骚扰的修士,或者妖兽,大多都无法脱身,因为都有对手。至于他能打的过得,下手那叫一个不客气,逮住机会只管往死里下黑手,一点都不含糊。最关键的是,他一边搞偷袭,一边捡漏,捡些死者的宝物,丹药什么的。

  最后他几乎得罪了战场上的所有参战者,惹起了群愤。以至于到后来,许多人都不在跟对手纠缠,开始追杀杨云因为他太可恨了,总是偷袭人,还偷东西。最可气的是他做完这些还嘲讽,真是气死人了,真贱。

  “杀,杀了这小子。”

  “不,抓到他不杀,折磨死他。”

  “我要把他抓起来每天打他屁股一百遍。”

  一群修士还有妖兽都同仇敌慨,都要抓杨云。想要折磨他,蹂躏他,方解心头之恨。

  “至于吗,这么多人都来欺负我。有本事你们来打我啊!”杨云大喊,表示不畏怯,不服气。

  说完话他拔腿就跑,可真是,人怂嘴不怂,嘴上说不怕,身体却很诚实,不要命的跑。

  看到他不要命的逃跑,让后面的追杀者认不住嗤笑,笑过之后感觉杨云太胆小,杀他玷污了自己的名声,又都放弃追杀他,各自寻找自己的对手,展开生死搏斗。

  “呼~终于不追了,吓死小爷了。”

  杨云看到战场上战斗又在继续,没人搭理他,就跑到大树上乘凉,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的查看收容戒指里的收获,乐的合不拢嘴。

  他在树上坐了半天,也没人找他麻烦,他就在树上观看这场混战,想要从中学习一些战斗技巧。

  他密切关注着打斗最猛烈的几个修为高深的大人物,看他们打生打死,想要学习他们的战术。其中他看上了一个魔道修士的功法,那魔道之人竟然可以吸收别人打进他身体里的灵力,炼化为己用。

  这样他体内封灵力可以做到永不枯竭,可以支撑他长时间出于灵力饱满的状态。这门功法跟奇特,很逆天,它的转化别人攻击的灵力为己用很无解,除非对方的修为高出自己太多,攻击力太大,不然会此功法的人,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这门功法的作用细思极恐,杨云越看越心动,越想越渴望得到,最后差点坐不住,想要去把那魔人撸过来,逼问功法。只可惜那魔人是蜕凡境界的高人,他实力不够,才没出手。

  那魔人越战越勇,终于引起了其它强者的注意,开始围攻他。然而魔人丝毫不惧,以一人之力,力抵围攻他的几大高手,竟然不落下风反而隐隐有略微占据上风的意思。

  最后临近傍晚,这场混战才结束。不管是人类修士,还是妖魔鬼怪,在太阳即将下山之时都三五成群,或者独自离开。

  看着那魔人拖着沾染许多鲜血的躯体独自一人离开,杨云赶紧打起精神,隐藏自身气息,悄悄在暗中跟上。

  他默默跟在魔人后面,尽可能的不出纰漏。毕竟魔人修为高深,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逃不出他的感知。

   明月高悬,洁白无瑕,宛如明镜。微风泛起,吹来阵阵带着血腥味的清风。

  终于魔人在一处偏僻的小山头停了下来,他在半山腰突然轰出一拳头。狼烟四起,灰尘弥漫,一个大洞展现在眼前,他宽大的绣袍一挥,顿时把灰尘扫的干干净净。

  魔人向四周看了看,然后一头扎进这个简易的洞府里。

  看他匆忙进洞府的样子,莫非受了重伤?

  看着魔人的举动,杨云在心里猜想。这种可能性很大,毕竟在战场上有好几个人围攻他,虽然没能击杀他,可也打伤了他。

  杨云躲在暗中心思百转,他在想办法,在想以自己的修为怎么才能从魔人那里得到他想要的功法。

  要说趁着他受伤偷袭,必须的一击致命,不然给魔人有动手的机会,这等大人物一巴掌就能拍死他。用毒药的话,也得先接近才有下毒的机会,可杨云根本没接近的机会,真要离得进了,估计他就会被发现。

  他很头疼,真的很无奈,他烦躁的拍了拍自己不聪明的脑子。他一巴掌拍下去,就像是变聪明了,还真想出了办法。

  他前几日刚得到的牵魂术,经过研究,已经小有所成。虽说他还没有检验过成果,可白天用牵魂术对别人进行骚扰,感觉效果奇佳。因为不管是人类还是妖兽,魂魄强大的都很少,更别说会修炼魂魄的功法的人了,那根本就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可杨云偏偏就会。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窃喜,由衷的感叹到,真是天助我也!

  啊~

  就在他在窃喜的时候,他听到山洞里传来痛苦的大喊声,还伴随着山洞爆炸的声音。听这声音,好像是魔人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发狂,然后击打山洞的声音。

  “难道是走火入魔了?”

  杨云心里一动,立马释放魂力查探。事实还真如他所料,魔人在山洞里揪着自己的头发,一边拼命拍打头部,一边发狂的用头撞山洞。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在魔人精神失常的情况下,杨云果断对魔人动用牵魂术。

  他没能牵出魔人的魂魄,不过却轻而易举的控制住了魔人,另他不再发狂,让他变得犹如行尸走肉的傀儡。

  这一切都很顺利,超出了杨云的想象,他不敢耽搁时间,怕魔人突然清醒,迫不及待的直接问道:“把你能吸收别人打进你身体里的灵力转化为自己灵力的功法传给我。”

  魔人沉默不说话,杨云紧张的死死盯着他,观察他的表情,他的动作,准备随时跑路。

  “天地万物皆有灵性,都有灵力。我的灵力可以为我所用,那别人打进我身体里的灵力为什么不能为我所用……”魔人面无表情的开始说话。

  “停,直接说功法。”看他磨磨唧唧的说这没用的话,杨云直接打住,让他说功法,这才是他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