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啾啾~

  清晨鸟儿在枝头上跳跃,欢快的唱着歌儿寻找着食物。

  经过一夜的调息,杨云已经完全恢复过来。这一夜他可算是睡得美滋滋,不用守夜,还能在车厢里睡觉,真舒服。

  “小虎,昨天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变成那样?”玲儿关心的问道。

  昨天看杨云状态不好,怕打扰他休息就没问。别看她平时跟杨云斗嘴凶得很,其实这丫头心地善良,为人和善,就是调皮了点。

  “我昨天在拿着柴火回来的时候,遇到了传说中的鬼勾魂,然后跟一些鬼魂打了起来……”

  杨云把昨天的经历说了出来,当然隐瞒了一部分事情,毕竟出门在外,防人之心不可无。

  尽管他很简洁的把发生的事情叙说出来,可还是把玲儿吓得不轻,姗姗也是目露异色。虽然她没见过杨云出手,可凭直觉,她觉得杨云修为不低,说不定还比她高。可昨天杨云那疲惫的样子,足以说明那一战有多凶险。

  “既然没事了就赶路吧!此去沧澜国路途遥远,而路上可能有些出人意料的麻烦,所以我们要尽量到达,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姗姗坐进马车,示意杨云来驾车。

  杨云耸耸肩,跳到马背上开始赶路。一边驾车一边在考虑要不要修炼牵魂术,因为这门功法他总觉得吧有点邪乎,像是妖术。

  他心里很矛盾,这么霸道的功法不修炼有种,守着金山不用的感觉,修炼又觉得不合适。想来想去最后杨云想通了,其实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功法,都不能说是妖术,毕竟施展功法的人不同,做的事情不同。可以说除了那些炉鼎,双修,还有夺舍之类伤天害理的功法,其他的都很正常。

  杨云一路琢磨牵魂术,深深投入其中不能自拔,他越研究越欣喜。因为这牵魂术,有控制人的作用,是可以把人变成类似傀儡的功法,修炼之人可以控制别人的魂魄,让他做一些你想让他做的事情,很实用。

  就这样,他一边琢磨,一边赶路,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一处大约有十几间,房屋错落,简单朴素的村子。

  这就是周家。

  周家在很久以前是个名门望族,族里人才济济,天才辈出,可谓是风光至极。后来却不知为何遭遇灭族之灾,家族被不明人士血洗,功法,丹药什么的都被劫掠一空,最后只有少许外出游历的后人才幸存下来。如今的周家,族人稀少,修为不高,他们在家族遗址上面重新建造房屋。

  并继续守护着千疮百孔的家族,还有一个直达沧澜国的传送阵。因为家族底蕴都没了,还需要守护传送阵,所以周家资源稀少,最后就跟路过的修士做交易,以略低于别的传送阵收费的标准来换取晶石,用来补充家族底蕴,组建家族,培养族人。

  驾车来到一处空旷的大地上,便看到一个纹路复杂,占地面积庞大的传送阵。上面刻有繁复的符文交织在一起,还有晶石槽,只要投放足够的晶石,就可以激活传送阵,把人送到沧澜国。

  传送阵两旁盘坐着两个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看样子是守护传送阵的周家人。

  杨云问好价钱,交了一千晶石,跟着姗姗玲儿一起踏入传送阵。

  只见传送阵旁的其中一人,分别往晶石槽里放上约莫上百块晶石。然后整个传送阵上的符文就开始抖动,发出刺目的光芒,晃的人睁不开眼睛,接着杨云变感觉天旋地转,斗转星移,片刻间就出现在一片混乱的战场上。

  这让他目瞪口呆,不是说传送到沧澜国吗,怎么会来到山林里,而且还在发生大规模的战斗。人,妖,魔,鬼怪都有,数不胜数,五彩斑斓的灵力,不时在身边爆发,几次差点伤到他。

  “大爷的,这破传送阵怎么回事?”杨云气愤的骂道。

  “坏了,周家的传送阵可能是因为年代久远,出了问题,我们被送错地方了,大家小心。”姗姗不愧是大家族的人,见过大世面,一针见血的说出了问题所在。

  “嘿,又来几个不怕死的?”她话刚说完,就有人拿着法宝杀了过来。

  没别的可说,那人上来就是大杀招,巨大的斧头,携带着红色的灵力,带起罡风劈了过来。

  杨云见势不妙,立马拉着姗姗跟玲儿倒退。本以为可以躲过这一击,谁知道后面又有人杀了过来,冰冷的长矛定入他的左臂,直接穿了过去。他躲过了斧头,却没有躲过长矛,毕竟这片战场很混乱,而且个个修为强大,最低的都是结丹修士,修为高的更是超过蜕凡。

  就说用飞矛伤的人,修为最少都得是结丹后期,幸好受伤的是手臂,如果是头颅,估计他就要完蛋了。

  “小虎你胳膊。”

  “杨云,你怎么样?”

  看到杨云受伤玲儿跟姗姗都关心的问道,并且都神情紧张的看着四周窜动的人,谨慎戒备。

  “我没事,这里太危险,我先送你们离开这里。”杨云强忍着伤痛说道。

  他把速度提升到极致,想要带玲儿跟姗姗离开这是非之地。他在混乱的人群中不停穿梭,左闪右躲,躲避那些刀剑利刃,还有灵力风暴。

  终于到了人少的地方,即将突出重围,他提着的心稍微放松了下。

  “终于安全点了。”他话音还没落地,突然一只毛茸茸的大脚踩了过来,速度很快,快到他根本来不及闪躲。最后关头,他一咬牙,用力把玲儿跟姗姗推了出去大喊道:“快走。”

  而他自己却被踩中,被一脚踩进地下。好在那只大脚不是故意针对他,没有继续攻击他,可即便如此他也被伤的不轻,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位,浑身苦痛,大口咳血。

  他爬出人形大坑,发现玲儿跟姗姗正要回来救他,被一只结丹后期的百丈蜈蚣拦住。

  杨云冲了过去大喊:“快走,不要拖累我。”

  他一掌拍在蜈蚣坚硬的甲壳上,跟大蜈蚣展开生死搏斗,挡住蜈蚣的去路,给玲儿姗姗跑路的机会。

  远处玲儿跟姗姗很想回去帮杨云,可结丹中期的姗姗,还有凝旋期的玲儿修为太低,在这片战场根本就不够看的。

  最后姗姗一咬牙,强行拉着玲儿迅速逃离,因为她知道自己帮不上忙,确实如杨云所说,她们修为低,去了只会成为累赘。

  相处这么久,她才发现杨云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修为,看来肯定是个天才。可惜却有可能会夭折在这里,她在心里发誓,倘若杨云能活着离开这里,以后再相遇,一定会报答杨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