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的双手瞬间环抱住顾峰的脖子,这样的举动让顾峰一时间无法回头看向我这里,那一瞬,我的确有点心惊胆战,好在顾峰听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任何的声音之后也就没有注意什么,双手抱着杜鹃纤细的腰肢就要亲吻她的嘴唇。

  “峰哥,我们这样会不会被人发现啊?”杜鹃的手指挡住了顾峰的嘴唇问道。

  “上次看见我们的人是不是萧鼎?”顾峰想了想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上次在君姐的寝室,其实君姐只是想问他一件事情。”杜鹃神情妩媚,身上散发着香气,一举一动已经让顾峰心痒难耐,她娇媚的搂着顾峰的脖子慢慢的转身,这样一来,顾峰的背影就对着我这里了。

  “什么事情?”顾峰挑着眉头,右手在杜鹃的腰肢上摩挲着,试图掀开她的衣衫,但是杜鹃却腾出一只手按住了他不老实的咸猪手。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询问萧鼎学裁剪学的怎么样了,如果不行的话,她好替她叔叔再找一个学徒工。”杜鹃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就敷衍过去。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王丽君看上萧鼎那小子,两个人要偷情呢!”顾峰对杜鹃的解释深信不疑,虽然王丽君只是一个车间主任,但是在内衣厂,她的权威是没有人敢质疑什么的,毕竟她是董事长的亲侄女!

  我扭头看了看赵尘三个人,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是找准机会的时候了。我全神贯注的盯着前方,随时都会冲出去,但是现在顾峰还是有点警惕,需要杜鹃再一次给他灌点迷魂药。

  杜鹃自然明白我的意思什么,她勾着顾峰的脖子一点点的往我这里靠近,顾峰的双手在杜鹃的身上这捏一把,那抓一下,逗的杜鹃娇喘连连,那声音无疑是彻底的点燃了顾峰体内蹿升的荷尔蒙。

  当他们两个距离我的位置只有六七步的距离之时,杜鹃靠在顾峰的肩膀上气喘吁吁的呢喃着:“峰哥,你真讨厌,人家都要痒死了呢!”

  杜鹃说话的时候,眼睛看向了我这里,那表情对顾峰充满了恶心的样子,眨巴眼睛的时候在询问我:你们还要看戏看到什么时候啊,再不动手的话,顾峰就要得逞了!

  我抓着布袋微微点点头,杜鹃立即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她紧紧地搂着顾峰的身体耳鬓厮磨着,顾峰的心思全部在杜鹃的身上!

  在顾峰掀开杜鹃的衣衫之时,我嗖的一声窜出去,与此同时,赵尘跟谢宇也窜了出去,我拿着布袋就将顾峰的脑袋套住,在顾峰惊叫一声的时候,赵尘瞬间就抓住了顾峰的双臂。

  “你们什么人?”顾峰只是呆愣了几秒就开始挣扎,可是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抵抗我们三个人呢,只是几个呼吸间,他就被我们三个捆绑起来,随后像是拎小鸡一样将他提到了一棵大树的旁边,直接绑在了树上。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知道不知道我是谁!”顾峰并没有放弃挣扎,他越是挣扎,我越是将绳子勒的越紧,他吃痛的叫了几声又说道:“杜鹃,你在什么地方?”

  “我在这儿,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杜鹃说着也在挣扎,但是我们谁也没有对她做什么,只是打消顾峰的怀疑,她带着惊恐的声音让顾峰感觉到了不妙,难道绑架勒索我?

  “兄弟,放开我,如果要钱的话,你们说多少!”顾峰放弃了挣扎,开始想办法摆脱眼前的困境。

  我二话不说,甩开膀子就是几个大嘴巴抽在了顾峰的脸上,啧,虽然隔着布袋,但是没想到顾峰真的是皮糙肉厚啊。几个大嘴巴下去之后,顾峰隐隐约约意识到似乎踢到了铁板,他们并不求财,难道是劫色?

  我对着赵尘摆摆手,指了指顾峰身上的衣服,与此我撕开胶带缠住了顾峰的嘴巴,刚才他挣扎惊叫的时候已经引起了不小的动静,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搞定这一切。

  赵尘一点都不客气,直接将顾峰的衣服撕开扔到了一旁,裤子也扒掉,眨眼间,顾峰一丝不挂的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之中。我掏出手机拍了好几张照片,赵尘跟谢宇同样如此,做好这一切之后,我立即给王丽君发了信息:事情已经办妥,你马上过来吧。

  我总得给自己一个完美的台阶下啊,所以王丽君也要配合一下!

  “呜呜……”顾峰的嘴巴里发出让人厌烦的声音,嘴巴不能说话,但是耳朵却听见了拍照的声音,如果照片流出去的话,自己以后怎么做人?

  揣好手机,我又掏出了黑色的布条,随后将顾峰的眼睛给蒙上,紧接着拿着事先准备好的剪刀将布袋给剪开,这样除却顾峰的双眼之外,他的脸就清晰了起来。

  又是一顿拍照之后,身后传来蹬蹬的脚步声,郭燕青来到我们面前指了指前方,那里有一盏手电筒的亮光越来越近。我确定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之后,右手一挥,我们四个撒丫子跑进了树林之中。

  远离顾峰之后,我长长的吐出一口闷气:“照片都保存好,千万不要让人看见,虽然顾峰不知道是我们几个,但是他回到内衣厂之后一定会盘问我们几个!”

  “你放心,不在场的证据早就想好了,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们分开走!”

  “好,一定要记住不要引起顾峰的怀疑,过几天风平浪静了,我们在进行下一步计划!”我说完就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不过我并没有回到内衣厂,而是打的直接回家。

  路上我给师父打了一个电话:“师父,事情已经办妥,顾峰若是去车间找我,你就说我今晚有点发烧,你开车带着我看完病之后就送我回家了。”

  “明白,你尽管放心吧!”师父笑道。

  站在家门口,我掏出钥匙扭开房门,一抬头就看见客厅正跪着一个女人在那里擦拭地板,那撅起的翘臀以及迷人的背影让我咳嗽了一声换上拖鞋走到沙发上坐下。

  余小凤扭头看了看我:“你今晚怎么回来的这么早,莉莉呢?”

  牛莉莉还在加班,此时只有我跟余小凤两个人在家,我坐在沙发上欣赏着她的身体,眼中流露出的神色肯定是想把她一口吞下去。

  这时,她才略带羞涩的来到了我的旁边坐下:“你提前回来是不是想做点只有我们俩才能做完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