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来吧,既然弄出了这一切,我想你肯定会亲自看着的,而不会躲在幕后等消息传来。”

  想通了这一切之后,天皇也就释然了,他淡定的把门给关上,不让火焰从外面突破进来,就转身朝着自己的后方看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的后方已经站着一个人了,对方有着一头金发金发,脸上带着邪魅的笑容,居然是一个外国男人。

  “我就知道是你!”

  当看到对方样子的时候,天皇就冷哼了一声,根本没有半点意外的表情。

  “五年前,你害死了我的父亲,为的是让你自己的官途顺利,你的目的达到了,五年时间之内,你爬上了现在这个至高无上的位置。”

  “但你想不到吧,曾经被你害死的那个人的儿子,也跟你一样,花了同样的时间,花了整整五年的时间,从一个黑龙组刚入组的小喽罗,爬到了彻底掌握黑龙组的位置。

  “五年!整整五年的时间,你知道我这五年是怎么过的吗!?”

  外国男人狰狞的笑着,为了现在这一刻,他等了足足五年的时间,这五年时间之内,谁也没法想象他到底吃了多少苦多少累!

  “你的父亲不是我害死的,而是上一任山口组的老大,你父亲死后,留下了对付对方的手段,我不仅没有杀你父亲,我甚至还帮他报了仇!”

  天皇说道,上一任山口组老大被他灭掉了之后,自然就换上了如今的山口安烈,对方是他一手扶持上去的,自然也是支持他,所以他才能在与另一个候选人的争夺之中,笑到了最后,成了天皇。

  “如果不是我刻意放过你的话,你以为你自己还能够活到现在么?但我没想到你竟然筹备了这么长时间,就为了这一刻。”

  “你想象不到吧?仇恨的力量是无限大的,直到这份仇恨把当事人,以及他仇恨的对象所吞没!”

  话音才刚落,外国男人已经冲向了天皇,他的速度很快,竟然也是一个练家子!

  天皇对此早有准备,他的手中在后方猛的抽出,就往前撒了一把几乎无色的烟尘!

  外国男人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他赶紧朝着旁边躲开,谁知道在他躲开的空隙,天皇已经从他的身边冲过,直接跑到了窗边,一跃而下!

  能够当上天皇,除了智慧之外,自然还要有足够的魄力,留在这里必死无疑,既然这样的话,那还不如跳出窗户,说不定还能够求得一线生机!

  事实上他也猜对了,跳出去之后,他的面前恰好就是一棵大树,他直接顺着树枝滑了下去,然后就没命似的朝前跑去。

  “给我站住!”

  外国男人愤怒大喊,也跟着跳了下去,他好不容易才等到这样的机会,可不能够让这家伙跑了!

  ……

  裴小东的怀中抱着楚诗诗,表情有些疲惫。

  楚诗诗则是像一只小猫咪一样,蜷缩在他的怀里,整个人都虚脱了,香汗淋漓。

  气氛显得有些暧昧,两人就这样拥抱着沉默了一会儿,裴小东才忽然说道,“诗诗,我们结婚吧。”

  “嗯?你在说什么傻话?”楚诗诗弹了一下裴小东的额头,根本不相信这货的嘴,“你可别耍我了,虽然我也挺想的。”

  “我是认真的!今晚咱们就造个小人,然后奉子成婚!”裴小东一个翻身,就把楚诗诗给翻倒压着。

  这样的决定,他已经考虑很久了,虽然拥有着外卖系统,但他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什么时候,就回不来了,所以在这之前,他不想让自己留下遗憾!

  “你…你是认真的么?”楚诗诗反而有些不太敢接触裴小东那火热的目光了。

  “认真的!”裴小东邪魅一笑,在这些方面之上,他从来都不说谎,“来吧老婆,咋们造小人。”

  “不要啊!我真的受不了啦!”楚诗诗赶紧求饶,但根本就没法逃脱裴小东的魔掌。

  两人又是一阵翻云覆雨之后,伴随着窗外一道雷霆的炸响,雨声落下的声音也高到了极致。

  ……

  裴小东和楚诗诗都洗了个澡之后,他就接了个电话,然后脸色一变。

  “怎么了?”楚诗诗拿浴巾擦拭着自己湿漉漉的发丝,莫名有着一种美感。

  裴小东看着吞了吞唾沫,该死的,要不是事情紧急,他都想要把这妮子再吃一次了。

  “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一下,大概半个小时后回来。”裴小东捏了捏她的脸,穿上衣服套上黑袍之后,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你没跟我开玩笑吧,天皇会被人追杀?”路上裴小东在电话里问道,是柳哥给他打来的电话。

  “我骗你干什么?他就是在被人追杀,刚刚还打电话给我,说让我联系你去救一下他,不管什么要求都答应咱们呢。”柳哥怀里抱着一个美女,懒洋洋的说道他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不管天皇怎么样,跟他们都没有太大的关系,不管是他还是裴小东,看中的都只是天皇的那个,什么要求都能答应的承诺而已。

  “把他的位置给我,既然她什么都能答应,我就救他一命!”裴小东神秘一笑。

  ……

  天皇跌跌撞撞的跑入了一片树林之中,他开车开到树林之外就被堵住了,如果不弃车逃跑的话,他现在已经死了!

  他跌跌撞撞的跑到了树林深处,就再也跑不动了,因为在他的周围,已经出现了数人。

  “天皇大人,你聪明了那么久,怎么这次就这么蠢呢?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是故意把你放跑,然后让你淘到这种罕无人迹的地方的么?”

  外国男人哈哈大笑着,他拍着手,从一边走了出来,眼中带着夺目的仇恨。

  “我知道,所以我一直都在拖延着时间。”天皇苦笑了一声,堂堂天皇却被逼到这种境地,估计也没谁了。

  但如果连拖延时间都没用的话,那他真的没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