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云彩滚滚翻腾而过,遮住了八月炽热的太阳,缓缓地向一座荒漠中的城池压去。

  城池周围的荒漠由于黑云的遮掩瞬间变黑,而城池中尚有点点灯光,如大洋中的一叶扁舟,在汹涌的波浪中随风漂浮。

  “唉!”城墙上方一个身着白色长袍,上身笔挺的中年人看了看城下如黑云般包围着城池的敌军,又看了看十几人合抱的撞木不住地撞向不堪重负的城门,哀叹了一声,“还好妻儿早已送出城外……”

  “难道上天今日真要绝我九鼎帝国?”中年人抬头望天,映入眼帘的却是无边的黑暗,没有一丝阳光。

  “轰!”一声巨响预示着城门被破,从此这个叫九鼎的千年古国就此覆灭。

  “护鼎军,冲下去与贼军决一死战!”中年人听此声音,笔挺的上半身一颤,随即缓缓拔出了腰间的刀,大声喝道。

  话音未落,周围已是一片喊杀声,城墙下的敌军已经杀上来了,而其余三门的敌军也已破开了城门,如潮水般向城池中涌去。

  “杀!”随着中年人手中刀光一闪,身先士卒劈开一名敌方士兵的头颅后,护鼎军与敌军短兵相接,喊杀声震耳欲聋。

  黑色的潮流转眼蔓延了整个城池,东城门的二百余名护鼎军几乎瞬间就被湮灭,只剩余身着血色红袍,上身笔挺的中年人在这黑色的潮流中舞动着大刀。

  随着大刀的每一次挥舞,面前的敌人总会被刀从腰部斩成两截,但在长时间的战斗及无穷无尽的敌人猛烈进攻之下,绕是中年人内功深厚,此时也是累得喘着粗气。

  短短数十息,中年人的刀下亡魂以不下百条,而敌军也因为他的凶猛畏惧了,从而退了下去。只有八个将军统领模样的人用着各式武器与中年人拼斗着。

  “杨彝!在此欺负不会内功的小辈,真是不知羞耻,快快束手就擒,或许饶你一命,否则死无全尸!”突然城池上方掠过一道黑影,剑光一闪便是将那能腰斩的刀挡了回去。

  “哈哈,郭枫你放着你那豪华的宫殿不坐,自己跑来找死,就别赖我手下无情!”中年人大笑道。

  面前身着黑袍,一剑挡开杨彝刀光的那人正是进攻九鼎帝国的大郭王朝国君,郭枫!

  “那就只好让老夫领教一下你的‘霸刀’了!”郭枫面不变色,只是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在这黑云的映衬下,老脸显得尤为阴森。

  “呵!你没资格看我家霸刀!”杨彝猛进一步,左手大刀挥出,正指郭枫咽喉要害。锋利的刀刃划开了似乎要凝固的空气,刮起一阵阵凌厉的刀锋,让得敌军士兵不住地后退了数步。

  “是没资格看,还是不敢让我看?”郭枫宝剑瞬间,手臂上提,将大刀隔开,同时剑尖轻点,指向杨彝身上数处要害。杨彝大刀反应不及,一时被逼的手忙脚乱,身形不住后退。

  “你不用霸刀,是打不过我的。”郭枫宝剑猛进,将杨彝弄了个踉跄,轻蔑的笑道。

  “真得想个办法了。”郭枫百忙之中,冲那个将军模样的人微笑地摆了个手势,随即那将军就走开了。

  “你想干什么?”杨彝不知为何,看了郭枫的微笑,怎么都觉得有些阴险,杨彝有着不好的预感。

  ,w看}正版章-节B上c酷*%匠,网H

  “父亲……”身后突然有小孩的哭声响起,杨彝身体一颤,脸色剧变,疯了般地回头,把自己没有防御后背完全留给了郭枫。

  郭枫哪会放过这样大好的机会,直接毫无花哨的一剑斩去。

  杨彝的后背只觉一凉,他知道这是中剑了,但他还是没回过头。因为,那孩子正是他十岁的儿子,杨嵩!此时杨嵩正被那名将军掐住了腰部,从他面部扭曲的表情就可以看到,那将军的手下得很重。

  杨彝右手捂住背后的伤口,左手大刀后摆将郭枫再次袭来的剑影格挡而去,转过身怒道:“郭枫老狗!你这是什么意思?”

  郭枫被叫做老狗,脸色依然不变,手上剑影不减,像是事不关己一样地道:“什么什么意思?只是前几日见一名歹徒掳走了你的儿子,我恰好碰见,被我救了回来而已。好像那歹徒叫杨奕吧?”

  “你……”杨彝听闻此话,血气上涌,把脸涨得通红,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睛瞪得溜圆,仿佛要掉下来一般。而他手中舞刀的动作也慢了一瞬。

  “生气有什么用?”郭枫趁着空挡猛进一步,近了杨彝的身,左拳挥出砸向杨彝小腹。

  “噗!”杨彝抵挡不及,只得凭借硬气功硬抗。只听一声响,拳头砸到的杨彝的护体罡气上。好在杨彝内功深厚,护体罡气浓郁,硬气功未被破开。但巨大的力道仍使杨彝后退的数步。

  “你想怎么样。”杨彝卸去力道,靠在墙上站定,喘着粗气问道。

  “交出霸王鼎。”郭枫看着有些狼狈的杨彝,如同猫看着耗子般地道。

  “你……我没有霸王鼎。”杨彝听闻此话,脸色突然剧变,由原来的愤怒变成了惊疑与恐惧。

  “别装了,我知道你们九鼎帝国的九只人级宝鼎只是掩人耳目而已,而真正的鼎却是地级的霸王鼎!”说着郭枫打了个响指,那掐着杨嵩的将军随即把杨嵩高举起来,举到城门楼的外面,仿佛将军一松手,杨嵩就会落到地上,摔个粉身碎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