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幕他也没想到。

秦覆海可是他们秦家的麒麟子,在燕京年轻一辈之中也是赫赫有名的高手,竟然被秦林击败了。

一个被他们秦家放弃了二十年的穷小子,竟然有这本事,这的确令他有些意外。

当然,这倒不是说,秦万峰就多么看重秦林。

毕竟,暗劲高手在秦家实在算不了什么,就算是秦旭这种没有修行天赋的,在秦家的资源栽培下,都也成了暗劲大成了,他自己更是武林名宿级别的高手。

但能被宗师榜第九的陈宗师看中的可只有秦覆海一个。

这也就代表着,秦覆海未来的成就简直不可限量,很有机会成为第二个秦风,是他们家的麒麟子。

而且,要是能通过陈南生这条线和武圣周亚结交,那他们秦家这几百年在燕京真的有机会成为一手遮天的存在了。

可以这么说,此刻秦林在秦万峰的眼里,依旧比秦覆海差远了,甚至不具有可比性。

不过秦林年纪轻轻有这种实力,也算是不错,所以秦老爷子还是想给秦林一个入秦家的机会,当然,必要的打压还是要有的。

“呵呵,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可就在这个时候,秦林却突然笑了起来。

“什么?”许多人都是一愣。

“谁跟你们说,我们母子来燕京就是为了入你们秦家?”

“你真的以为你们秦家,很了不起吗?”秦林看着秦万峰,脸色十分的平静。

什么叫了不起?是太了不起了!

在燕京这种卧虎藏龙之地,秦家不敢说是一手遮天,但至少明面上,秦家在全国都有一定的影响力!

在普通人眼里,一个地市的一把手都已经算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了,平日里都很难一见。

但在秦家面前,根本不算什么,甚至就是省一级的大佬或者大家族的那些龙头想要见秦万峰一面,都要客客气气的,甚至还要排队,还要看秦万峰的心情。

“呵呵,秦家很了不起吗?”

现场的所有人都无语了,秦万峰也是被秦林气笑了。

“秦林,你出生在县城,从小缺少教养,如同井底之蛙,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广阔!”

“秦家,根本就不是你能想象的!”

“或许你以为自己会点武功,就目中无人了,但我告诉你,你所依仗的在秦家面前,在老夫面前,根本不算什么!”秦万峰傲然的开口。

“是么?”秦林拍了拍秦母拉着自己的胳膊,摆摆手说道。

“那你又怎知道,你秦家所谓的依仗在我面前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秦林说的这是实话。

秦家,在世俗之中或许是个庞然大物,甚至在全国都有举足轻重的能量。

但在秦林这样的修仙者面前又能算得了什么?

甚至可以说,如果他秦林想要,瞬息间就能建一个比燕京秦家强大十倍百倍的势力出来。

秦家?

在秦林眼中,真的屁都算不上。

但这句话却让现场的所有人一阵目瞪口呆,全都无语了。

连秦家都不放在眼里,这已经不是狂妄了,而是彻彻底底的无知!

“呵呵,好啊,好的很啊!”秦万峰冷笑一声,他真的是被气坏了,他不想再跟秦林这个小辈废话,转身冷冷的看向了秦母。

“这就是你儿子?”

“这二十年,你就教了这么一个废物出来?”秦万峰呵斥道。

“狂妄,无知,而且自大,本事没有,脾气倒还挺大!”

“还看不起秦家,简直跟他爹一样,就是个逆子,你,你们俩都给我跪下!”秦万峰越训越来气。

“够了!”就在这个时候,秦母也突然吼了出来,显然秦万峰这一句将她也给惹火了。

秦母虽然性格温和,但也有底线,那就是她的丈夫和孩子!

原本看在秦家毕竟是她丈夫家,和秦林有血脉之情,所以一直在克制。

但她也看出来了,这些秦家的人又有谁念及亲情,她的克制换来的只有冷漠。

这些人从一开始就秦林各种冷嘲热讽,现在甚至连秦父都带上了。

“爸,还有你们几位长辈,我想问问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当年你们嫌弃我的出身,嘲笑我,我可曾对你门有一句不满?半句不敬?”

“现在,你们依旧如此,但我看在秦奇的面子上,我忍了,但你们这样针对我的孩子,左一句废物,又一句逆子,你们就不觉得过分?”秦母也是被气坏了。

“住嘴!”秦万峰显然也是被气的不轻,当年的确是他们对不起秦母,但他并不觉得自己错了。

他们秦家的人竟然娶了一个村姑,这种事情传出去,他们老秦家的脸都会被丢尽,成为燕京城的笑话。

“我本不该顶撞你,但我今日就要问问,我丈夫当年究竟……!”秦母已经豁出去了,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我说了住嘴!你再多说一句,今天就将秦林逐出秦家!”秦万峰眼神猛地锐利了起来,显然秦母的这句话触动了他心中的某个秘密。

而秦母听到这句话,也是一下子静了下来。

这对她来说其实并不算什么,但对于秦林可就非常严重了。

世俗之中本来就最重视认祖归宗,这一但被逐出秦家,那真的就没办法缓和了!

所有人都举的秦林母子要认怂的时候,秦林突然站了出来,一只手插在口袋里,轻描淡写的扫了一眼台上的几名老者,淡然的说了一句。

“看在亲人的关系上,我本来想赐你们秦家一世荣华富贵和无上辉煌,但是你们却不知道珍惜,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我们母子,既然如此。”

“那就逐吧。”秦林叹息了一声,同时又带着几分嘲笑的语气。

这话一落地,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已经不是狂了,简直是狂到没边了。

“简直是笑死人了,就你,还敢说什么赐秦家富贵?”

“你以为你是覆海啊?能拜入宗师榜第九的大人物门下?未来注定能成为一代宗师!”

“何况,就算真的是一代宗师,也不敢说这样的大话!”许多人都忍不住笑了,觉得秦林太狂妄了。

“呵呵,哪那么多废话,要逐就逐吧。”秦林摇了摇头,不想去解释。

以他现在的身份,宗师根本就没资格跟他相提并论。

但他不想去说,因为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

这些人的眼界实在太低,根本接触不到,甚至无法想象他现在的这个层面。

“好,你们去拿族谱来,今日我就……”

秦万峰的话没说完,就听见远处突然有人喊话。

“一代宗师,陈南生前辈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