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脑残说的话你也信?这世上有个屁的鬼!”

  等了差不多四五分钟,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没发生,反而那声音也渐渐弱了下去,黄毛又开始嘚瑟起来。

  特别是发现那个美艳少妇仿佛也在注意自己,黄毛的胆子顿时大了起来。

  黄毛从地上捡了一块砖头大小的石头掂量了俩下,走到草丛前面,似乎想要将石头扔进草丛里。

  “我劝你最好别这么做。”就在这个时候,秦林皱着眉头再次开口提醒。

  “傻逼!”黄毛鄙夷的扫了一眼秦林,一脸的不屑,根本就懒得搭理,抬手就将石头扔了过去。

  在他看来,这个秦林就是一个脑残,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证明这一点,当然更重要的是在那个少妇面前显摆自己的胆量。

  “傻逼!”于此同时,秦林也耸了耸肩,冷哼了一声。

  “你他妈的说什么,真当……老子……他妈的,这是什么!”黄毛好歹也是在社会上混的,听见秦林居然敢说他傻逼,当时就要发火,可话刚说一半,甚至身子都没转过来,语气就突然一变,惊恐的甚至说话都哆嗦了起来。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

  不仅是黄毛,现场的所有人在这一刻,脸色都瞬间变得一片惨白。

  借着汽车的灯光,只见草丛里突然涌出来密密麻麻各种各样的虫子,疯狂的朝这边涌来!

  刚刚那哪里是什么红色的草,分明就是虫窝,一簇接着一簇,只不过其中绝大多数都是血红色的,所以看上去像是红色的草而已。

  这一刻,天上地下全都是虫子,密密麻麻,遮天蔽地,简直就是一片红黑色的潮汐!

  黄毛发誓,他从没看见过这么恶心恐怖的虫子,狰狞的口器比人的手指还长,锋利尖锐,让人惊悚无比。

  他这个时候都快吓尿了,转身就想要跑,他现在可以说是后悔到了极致,自己没事那么贱干嘛。

  人家好心提醒他,他偏要不信,还故意挑事情。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迟了,他本来就离得最近,瞬间就被红色的虫潮给淹没了,甚至连惨叫都没机会发出。

  剩下的那些人也全都吓坏了,那个美艳的少妇哪有一点刚才的傲慢与不屑,脸都快吓绿了,嘴唇都在颤抖。

  只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虫潮的移动的速度也极快,根本来不及逃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虫潮冲着他们淹没而来。

  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死定了,后悔没有听秦林的话。

  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些虫潮就明明像是决堤的洪水,可却偏偏对他们视而不见,从一群人俩侧分开,像是在忌惮害怕着什么。

  “吧唧吧唧!”

  他们知道,那是那些虫子在进食与咀嚼的声音,而对象很可能就是刚才还和他们在一起的那个黄毛,这让在场很多人寒毛都倒竖了起来。

  没有人再说话,遮天蔽日的虫群从他们四周呼啸而过,让人大气都不敢出,静到极点,弥漫着一股惊悚的气息。

  这是一种煎熬,狰狞恐怖的虫潮就在眼前,在加上进食咀嚼的声,简直就像是在地狱,折磨人的心神。

  很多胆小一些的女人都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想哭却不敢出声,这种阵仗让她们近乎崩溃。

  一行人之中,也只有秦林表现的很是淡然。

  他挡在那个七八岁的小姑娘面前,甚至还有闲情抽着烟,像是看不见,或者完全将这恐怖的虫潮给无视了。

  过了一会,虫潮弱了下去,甚至众人都能透过虫潮看见不远处黄毛留下的尸骨。

  淡淡的血腥味在缭绕,森然的白骨上还残留着一些碎肉,并没有被虫群啃食干净,但这样的画面却更显惊悚。

  当最后一只虫子消失在视野,所有人都生出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只是他们心情还没缓过来,就听见虫潮来的方向突然响起了一阵铃铛晃动的声音,很是清脆,但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听到之后只觉得心中一阵发毛。

  顺着声音望过去,隐约就看见有十二个小灯笼模样的东西朝这边飘了过来。

  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全都紧张的盯着,等靠近了才看清,这哪里是什么灯笼啊,分明就是六只猴子的眼睛,在黑幕下泛着异样的红光。

  那六只猴子看起来就跟八九岁的小孩一般,只是全身干瘪瘪的,穿着衣服,人立而起,看上去说不出的怪异。

  最恐怖的是它们的中间居然抬着一口棺材!

  那棺材看上去并不大,甚至不像是给人准备的,因为就算是七八岁的小孩也装不下。

  棺材通体漆黑,边角露出铜绿,上面刻有古怪的图案,狰狞无比,像是地狱的恶鬼,让人心有寒意,望而生畏。

  这小棺材由四个猴子抬着,一晃一晃的。

  在前面还站着俩只猴子,身材略大一些,穿着古人的服饰,只不过并不像是国内的古人,更像是泰国的那边的民服。

  其中一只手里还拿着一根类似拐杖的东西,上面挂着一枚黑色的铃铛,之前的铃铛声正是从拐杖上发出的。

  昏暗的视线下,六只穿着衣服的猴子抬着一口棺材,越走越近。

  这样的画面实在是太恐怖了,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冷气,感觉头皮发麻。

  这不是闹鬼了?

  这他妈的简直是活见鬼了!

  就在这个时候,拿着拐杖的那只猴子突然咧嘴一笑,露出满嘴的大黄牙。

  “这……这不是刚才那个老头么!”有人惊呼了一声。

  众人仔细一看,的确如此,无论是表情还是动作,都像极了刚才那个老头。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又全都看向了秦林。

  显然,当时秦林就已经发现了,再三提醒他们,只不过他们当做耳旁风,还觉得秦林没文化,看不起他。

  现在看来,分明就是他们孤陋寡闻。

  这一刻,现场的所有人现在都无比的后悔,为什么当时没有听秦林的话,还嘲笑人家。

  掉个头很难么?

  不就是十分钟的事情嘛!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了,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口棺材越来越近……